国际要闻 三才新语:封城、锁国,对或...

三才新语:封城、锁国,对或错?

分享
在这次全球大流行迄今,有个防疫表现堪称国际楷模的台湾,很值得国际社会借镜。

【新三才独家首发】武汉肺炎肆虐下,自从1月23日中国武汉市采取闪电封城措施之后,不论当时中国其他省市,或是近一个月来的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国家与地区采取这样的封锁措施。不论是美国纽约与加州的封州,或是到全球最大规模的印度对13亿人口封国,到最近很可能也走上封城之路的东京,都一次又一次的震撼着世人。然而,封城、锁国,究竟是对还是错?

虽然《科学》杂志曾对武汉封城进行研究后发现,封城的方式只会延迟疾病传播,但不会降低长期影响。当时研究人员就预估即使武汉封城后,2~3 周内,全球病例仍有迅速增长的危险。果然,这个不幸的预估到现在看来是「一言中的」了。

台湾中研院生医所兼任研究员的防疫专家何美乡当时也认为封城的效果有限。她以SARS做比较,SARS之所以能被隔绝,是因为没有不发病的感染者,而且初期感染性很低,一旦发病较易辨识,可在医院里被隔离。然而,武汉肺炎疫情不但已经扩散,而且病毒所造成的轻症或无症状者如同「隐形飞机」,很难侦测到。

更有媒体已经指出,武汉当初搞到必须封城,极可能是一串失误的结果。因为许多调查都指出,中共当局早在2019年12月就已得知疫情,但官僚系统都在等待党中央的指示,不敢轻举妄动,因而错失防疫先机,最终只能以封城防堵疫情。

可是,我们却看到越来越多国家或地区采取了封城、锁国这样极端的措施,结果却还未蒙其利,就已经先产生经济和社会活动停滞,对人民与社会造成严重冲击与伤害。

例如,印度当局在3月21日宣布闪电封国,四个小时内就要封锁,结果造成大量民众措手不及,以及许多外出工作的移民根本没有机会搭交通工具返家,只能徒步几百公里回去,更不用说几亿人口原本就依靠很不稳定的时薪工作维生,一封锁之后没有工作,连生计都是严重的问题。

而近日法国官方统计局对整个法国封城之后的经济活动损失进行估计,数据显示经济活动萎缩达35%之多。义大利光是米兰、威尼斯等14座城市封城之下,就至少损失74亿欧元的观光收益。

另一个已开发国家的代表-美国,刚几个州宣布封州之后,就已经马上产生几百万人的失业潮,迫使政府不得不祭出史无前例的2兆美元以上天文数字金额来应急。影响之深远,甚至连没有全州封闭的田纳西州诺克斯县都在短短两天内造成9人自杀死亡,比当下该地区染上武汉肺炎而死的人数还多。

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市长格伦·雅各布斯(Glenn Jacobs)说:「这一数字令人震惊,这让我怀疑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是最好的方法。」「我们必须确定如何对武汉肺炎做出反应,以使我们的经济保持完整,让员工就业并赋予他们充满希望和乐观的感觉,而不是失望和绝望。」

然而,在这次全球大流行迄今,有个防疫表现堪称国际楷模的台湾,很值得国际社会借镜。由于台湾与中国之间的人员来往密切,地理位置也十分接近,原本在一月份武汉与中国境内疫情刚爆发之初被国际社会评估为第一波大流行就会大爆发的台湾,甚至在无法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艰难情况下,结果迄今不但确诊人数仍不到三百人,还跟中国之间有几个城市保持航线,也没有采取任何封城锁国的极端措施,甚至大部分的民众都还是保持正常的生活。

或许,就如同美国全球发展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杰里米·柯南迪克(Jeremy Konyndyk)所言:「强制性隔离很难去落实,而且常适得其反。」「政府真正该做的,是让人民相信你的讯息和指挥,并感觉到政府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封城、锁国,究竟是对或错?也许我们可以静待日后历史给出评价,但也或是人们应该仔细去思考,究竟这个疫情当初是为何演变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如果没有找到真正灾祸的根源并且去除掉,那即使挡下了一波,后续是否还有第二波、第三波?又如果最极端的封城、锁国都还控制不住当下的疫情,那还有没有超越人为力量之外的方式或机会?

(作者:吴仁莘)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独家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