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汉肺炎前线】邮轮公司面...

【武汉肺炎前线】邮轮公司面临武汉肺炎爆发的法律风暴

分享

【新三才首发】乘客、机组人员和投资者发动起诉世界前三大邮轮公司,指控其对武汉肺炎爆发的处理不当。

[延伸阅读推荐:【武汉肺炎前线】精华回顾系列]

[延伸阅读推荐:三才新语:武汉肺炎精选系列评论]

嘉年华公司、皇家加勒比海和挪威人邮轮公司合计占全球邮轮业收入的近70%,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法律风暴,此前船上的武汉肺炎爆发导致数千人患病,许多人死亡。

起诉这几家邮轮经营者的人包括一名失去丈夫的美国妇女、一群遭受经济打击的投资者以及一名后来确诊武汉肺炎的保加利亚船员。

自嘉年华公司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于2月初在日本横滨港被隔离以来,已有43艘邮轮上的3,000多人确诊武汉肺炎。

但是大多数邮轮的行程一直持续到2月和3月初,只有当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于3月14日发布禁航命令时,该行业才暂停新航次。该机构援引了人们对邮轮高传输率以及有迹象表明,下船的乘客正在该疾病传播至远离水域的社区。

根据船舶追踪网站Cruise-Mapper的数据,迄今为止,至少有69名邮轮乘客死于武汉肺炎。批评人士称,船上的危机反映了一种行业文化,这种文化优先考虑「利润高于生命」,并通常无视乘客和船员的安全。

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苏珊·多瑞蒂(Susan Dorety)起​​诉嘉年华(Carnival)的公主邮轮公司(Princess Cruise Lines),罪名是她的丈夫迈克尔(Michael)于三月下旬死于武汉肺炎。这位68岁的退休消防员在这对夫妇庆祝40周年的旅行中,在「大公主号」上感染了该病。

苏珊说,当他们夫妻俩于2月21日在加州登上「大公主号」时,心情非常欢喜。「我们充满信心,如果有问题,他们不会让我们继续前进。」

但是苏珊所不知道的是,该船上一次前往墨西哥的航行中至少有一名乘客曾在船上寻求呼吸道疾病的护理。根据法院文件,「大公主号」邮轮出发四天后,Princess Cruise Lines向所有在旧金山下船的乘客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告知他们可能感染该病毒。

但是,尽管有62名乘客和上次旅行的船员留在了船上,船公司却未通知船上的人员。

后来一名前乘客于3月4日在医院死亡-这是加州首例因武汉肺炎死亡的消息。五天后,这艘船提前返回旧金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派遣直升机过来提供了病毒测试套件。

而她先生迈克尔则确诊后于3月20日在医院死亡。

苏珊的律师鲁斯蒂·哈丁(Rusty Hardin)说,鉴于日本「钻石公主号」当时的疫情爆发,「大公主号」的行为「令人发指」。他说:「他们之前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这家邮轮公司把金钱置于乘客福祉之上,而就是这使迈克尔丧命。」

之后,「大公主号」确诊了100多名患者,而死于武汉肺炎的第二名乘客家庭也起诉公主邮轮公司过失。

同时,澳大利亚警方在3月下旬允许乘客在悉尼下船后,对该公司的另一艘船「红宝石公主号」 展开了刑事调查,更加剧了这一系列案件。

嘉年华拥有的邮轮公司Costa Costas也面临着法律诉讼,Costa Luminosa船上的乘客声称尽管知道某些乘客有武汉肺炎症状,但该船仍在航行。

迈克尔逝世前后,另一艘邮轮在法国西北部的圣纳泽尔(St Nazaire),为首航做准备。该国已经在应对重大疫情,该船有1,400名船员。来自保加利亚的船员亚历山德拉·内德尔切娃(Alexandra Nedeltcheva)就在其中。

她说尽管法国当时的确诊数量已经有所增加,她的上司仍拒绝允许船员戴着口罩或加强船上的卫生措施。直到3月25日,所有船员被隔离,最后她和200多名机组人员都确诊了武汉肺炎。

内德尔切娃现在已在美国对皇家加勒比(Royal Caribbean)发起了集体诉讼。她说她知道她不会找回工作,但是希望诉讼可以「为子孙后代改变一些东西」。她说:「对他们(邮轮公司)来说,小船员的安全并不重要。他们不把我们当作普通人对待。我认为这是不能接受的。」

第三大邮轮公司挪威人(Norwegian)则是面临着来自投资者的法律诉讼。媒体报导称挪威人公司指示其销售人员为了业绩而低估该病的严重性。诉讼称该公司的「错误作为和不作为,以及该公司证券的市场价值的急剧下降」使投资者遭受了「重大损失和损害」。

法律专家说,这场危机凸显了对该行业进行更多监督的必要性。大多数邮轮公司都在加勒比海避税天堂注册,这使它们可以规避欧洲和美国的劳工和环境法律。

海事律师詹姆斯·沃克(James Walker)表示,邮轮运营商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诉讼」。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