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1.6万亿美元百年债券:川...

1.6万亿美元百年债券:川普对中共独特筹码

分享

【新三才首发】美国川普政府正寻求方法以惩罚中共对于武汉肺炎大流行的处理不当,现在,川普有了独特的筹码,一笔1.6万亿美元的百年债券。

总部位于田纳西州刘易斯堡的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持有1.6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务(包括利息),这是最远可追溯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百年债务,其中包括利息。基金会希望美国政府协助要求中共赎回债券。全世界估计有6万亿美元或以上的未偿债务。

这些 「湖广铁路债券」是清朝政府1911年为筹资修建湖广铁路而向美、英、法、德四国发行,当时以黄金作为担保。1912年政变推翻了大清帝国而成立中华民国。民国政府曾承认债务并付利息,直到1938年停止支付。在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中华民国被颠覆而由毛泽东的共产党接管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逃到台湾,台湾是其官方统治领土。

欠债的是中国,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宣称自1949年后它就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权,并且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根据国际法,继任政府应对其前任政府的债务负责。

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主席乔纳·比安科(Jonna Bianco)表示,川普总统是一位「作出承诺,信守承诺」的总统,她说:「他对我说,他将进行这项交易,完成这合同,并使中共承担责任。」

比安科拥有成千上万美国债券持有人95%的授权书,她说让中共偿还其债务「不是惩罚」,而是国际金融的基本基础。

这种举动在国际上有先例:英国总理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于1987年要求北京赎回英国人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否则会失去进入英国资本市场的机会。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认为有义务履行责任而达成协议,金额为2,350万英镑。

根据债券评级公司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国际界定,中共若只赎回一些人的债券而不赎回其他债券,属于选择性违约。比安科说,除非中共付款,否则它无法在国际市场上出售债务。

美国和中国在1979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但最早可追溯至1973年5月的一份电报显示,美国国务院告诉北京不必偿还债务,但不等于永远勾消。

美国民间过去曾尝试对中国前债券进行集体诉讼。

1979年,根据《外国主权豁免法》,由福建铁路债券持有人提起的集体诉讼被取消,该法对针对外国政府的诉讼规定了限制。

从那以后,一些情况的发展表明,对于某些类型的债务,主权豁免可能不那么强大,但是这些情况可能因为与债券合同本身的特定用词绑定在一起。

康奈尔大学副院长兼法学教授奥德特·利瑙(Odette Lienau)表示:「提起诉讼非常困难,因为此时此刻这些债券真的很老旧了。从技术上讲,这些债券不一定会过期,但是在实践中,要做类似的事情将很困难。必须在法律上创造性的去解决。」

当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于2001年8月成立时,比安科花了一年的时间研究这个问题,并与白宫、国务院、证券交易委员会、联邦贸易委员会、前田纳西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比尔·弗里斯特、前国会议员巴特·戈登和前国会议员沃尔特·琼斯合作。

尽管在国际法中尚未广泛接受非法债务(odious debt)的理论,但与中国的论点类似,该法指出,非法政权招致的国家债务是不可强制执行的。

内战结束后,美国面临同盟国义务的负担时,美国也提出了类似的论点。1868年,国会通过了《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其中说:「美国或任何州均不得承担或支付因对美国的暴动或叛乱而产生的任何债务或义务。」

列瑙说,尽管有「合理的法律论据」来赎回债券,但这在「政治上是困难的」。比安科在2018年与川普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努钦(Steven Mnuchin)就此事进行了会晤,当时中美正在进行美中贸易协议的第一阶段谈判。他说,美国财政部可以吸收这些债券,并用它们来抵消美国对中国的债务。

然后,美国可能会说债务已偿还,但中共仍可能对此争执不认帐,使双方谈判重新回到原点。

列瑙说:「最终,如果要达成协议,这将必然是某种协商的解决方案。」「否则,美国只能继续用国债付款。」

1933年在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领导下成立的外国债券持有人保护委员会,帮助美国公民从外国政府收取违约债券,目前已解决了47起案件。如果该小组能成功解决此案,那就是第48件。

她说,比安科的客户愿意接受「比原价便宜的兑换美元」(pennies on the dollar),而其余的则用于帮助偿还已膨胀至25万亿美元以上的国债,因为政策制定者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来保护经济免受武汉肺炎相关的影响。

政府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援助,以应对破纪录的工作损失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严重的经济紧缩,这是由于为了限制武汉肺炎传播的减少外出(stay-at-home)命令导致美国经济停滞不前。

川普政府和一些国会议员在最近几周一直在研究惩罚北京的方法,因为中共在武汉爆发疫情之初曾隐瞒关键资讯。

美国政府正在施压要求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搁置投资中国公司40亿美元股票的计划。但是其他可行的方案是有限的。

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政治学教授卢小波(Xiaobo Lu)说:「几乎没有一种干净俐落的工具可以用来对中共施加压力而不会伤害自己。」

5月初,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玛莎·麦萨利(Martha McSally)、布雷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蒙大拿州的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提出了《阻止源自中国的病毒传染法案》(Stop China-Originated Viral Infectious Diseases Act),该法如果获得通过,将赋予美国人起诉中共的权利,以赔偿武汉肺炎对经济和人类生活造成的损害。

由南卡罗来纳州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领导的另一批参议员提出了武汉肺炎问责法案,该法案将赋予川普权力以实施制裁和旅行禁令,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国企业提供的贷款,并禁止中国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卢还重申了这些方案的可行性,并指出美国在制裁方面「已经做了很多」,而且中国公司可以在其他国际市场上上市。

尽管要像谈判贸易协议那样艰苦奋斗,但争取用老旧的中华民国票据收取款项将没有这些弊端。比安科说:「偿还美国人的债务,中共需要这样做。」

(编译:雪丽)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