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汉肺炎前线】对抗世纪之...

【武汉肺炎前线】对抗世纪之毒武汉肺炎的一些发现

分享

【新三才首发】武汉肺炎经过几个月的大流行之后,世界各地的医学专家们开始对这个世纪之毒有些认识,以下是一些重要的发现。

[延伸阅读推荐:【武汉肺炎前线】精华回顾系列]

[延伸阅读推荐:三才新语:武汉肺炎精选系列评论]

病毒从会对全身的各个器官进行破坏

武汉肺炎被认为主要是呼吸道疾病,但是一些感染者会出现非呼吸道症状,例如中风。 德国汉堡大学医学中心的Tobias Huber与他的同事对27名罹患武汉肺炎患的亡者进行验尸,他们发现病毒在肺部的含量最高,而在肾脏,肝脏,心脏,大脑和血液中也有但含量较低。通过仔细研究基因活性的数据库,研究小组发现,已知会促进武汉肺炎病毒感染的三个基因在肾细胞中具有很高的活性。

S309抗体可阻止SARS与COVID-19两种冠状病毒

导致2003年SARS爆发的冠状病毒是这次武汉肺炎病毒SARS-CoV-2的远亲。而研究人员从当年罹患SARS的幸存者血液中发现有一种抗体可以抵抗这次爆发的COVID-19病毒,这种抗底会识别并且阻断这两种病毒,他们将其命名为S309。这种新发现的抗体是由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David Veesler和瑞士的Davide Corti生物学家与其同事所发表的。此一抗体是一种对免疫产生标示作用的分子,它会附着在称为刺突(spike)的病毒蛋白上,而病毒是借由这个蛋白进入人体细胞的,抗体借此阻断了病毒。

年龄小的幼童最有可能须要住院

根据欧洲对感染武汉肺炎病毒的儿童所进行的最大规模研究,罹患的儿童比罹患的成人其死亡风险较低。这是意大利Turin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urin)的Silvia Garazzino与他的同事分析了168位18岁以下罹患武汉肺炎病毒的儿童的数据所得到的结果,这些儿童的冠状病毒检测均呈现阳性,但这168位患者都完全康复。

但是一岁以下罹患武汉肺炎病毒的婴儿有接近80%须住院治疗,而11岁至17岁的儿童中有53%住院治疗。一项全国调查估计,意大利受感染儿童的总体住院率要低得多,约为4%。其中三分之二的孩子中至少有一位父母是被感染的,且通常比他们的孩子较早出现症状。

少数民族罹患武汉肺炎病毒的死亡风险较高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谜团

非白人而罹患武汉肺炎病毒的人其致死的风险要比白人高得多,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解释。这大概只能归因于既有的健康状况和社会经济因素。

难民和流离失所者极易感染武汉肺炎病毒

另外,英国牛津大学的Ben Goldacre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大量病例的研究,他们分析了超过1700万英格兰居民的病历,发现有些医学疾病例如糖尿病等,会使罹患武汉肺炎病毒者有较高的死亡风险。但此一发现尚未经过医界同行的确认。但是,这种状况在少数族裔人群中只对染疫风险起很小的作用,而对低收入者等社会劣势群体的作用也是如此。 研究人员说,迫切需要更好的措施来保护少数族裔的人免受这种病毒的侵害。

康复后的人通常会产生强烈的抗体反应

一项对超过1300名罹患武汉肺炎病毒的人进行的研究发现,几乎每个从罹患武汉肺炎中恢复过来的人都会产生新冠状病毒的抗体。

抗体测试表明冠状病毒感染人数远远超过官方的统计

纽约市西奈山伊坎医学院(the 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Ania Wajnberg,Carlos Cordon-Cardo及其同事发现,参与研究的被感染者中有超过99%最终会产生抗体,这表示他们将能够对未知的再次感染有免疫力。研究也发现免疫反应的产生可能会很慢,有些参与研究的志愿者直到发病一个月后才产生可检测到的足够抗体。且研究小组发现,一个人的年龄和性别不会影响他们产生抗体的表现。

在症状消失后两周或更长时间,有接近20%的志愿者其病毒RNA呈现阳性。这意味着病毒RNA的存在并不能用来确认病毒是否已经清除了。但此项研究也尚未经过医界同行的确认。

免疫系统显示出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异常反应

根据针对受感染的细胞以及白鼬鼠和人体的免疫分析,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免疫反应不同于其他呼吸道病毒所引起的反应。 这一发现对于人们认为免疫系统疗法可以治疗武汉肺炎的想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纽约市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Benjamin Oever及其同事发现,感染武汉肺炎病毒的细胞与被其他呼吸道病毒感染的细胞相比,其所产生的抗病毒蛋白含量很少,抗病毒蛋白被称为干扰素。 但是在受感染的白鼬鼠和人中,能够诱发更广泛免疫反应的某些蛋白质(例如IL-6)的量要高于未感染的对照组。这个结果说明存在免疫失衡现象,低水平的干扰素会降低细胞阻止病毒衍生的能力,而针对性较低的免疫反应的则比较会使发炎产生。

武汉肺炎病毒可能会通过劫持宿主的免疫防御系统而入侵

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是透过病毒的一种蛋白质与ACE2结合后侵入人体细胞的。ACE2是存在于人体器官细胞中的一种蛋白质。 但是目前对于这种关键性的相互作用所知有限。为要进一步了解此一作用机制,美国哈佛医学院的Alex Shalek和麻省理工学院的Jose Ordovas-Montanes以及其他同事对流行感冒患者的呼吸道细胞进行研究。 他们发现流感病毒和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都会侵入呼吸道。在罹患流感的人中,称为干扰素的信号分子(通常有助于抵御病毒)会打开宿主基因使其对ACE2蛋白进行编码。 这种结果表示,人体对病毒攻击的防御作用可为ACE2去驱动基因的活化。

唾液检测可能是解决测试器材短缺的好方案

一个人是否感染了武汉肺炎病毒可以从他们的唾液准确地验出,这个发现可以使病毒测试更加安全并且有利于进行广泛检验。检验是否感染武汉病毒的标准测试程序是使用细长的取样棒伸入喉咙后部取样。但是这种取样棒因供应不及而缺货,而且取样棒伸入喉咙时会引起受检者咳嗽或打喷嚏,从而有可能喷出大量病毒粒子危及医护人员。

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Anne Wyllie和她的同事从感染武汉肺炎病毒而住院接受治疗的人那里收集了他们的唾液和喉咙样本进行测试,他们并未从取自某些患者喉咙的检体中检测到病毒,但却在同一患者的唾液样本中检测到病毒。 唾液测试的结果还发现,没有任何症状且喉咙检体测试结果是阴性的两名医护人员实际上已被感染武汉肺炎病毒。

比较发现武汉肺炎病毒的不同测试法之间存在细微差异

目前医生是依靠一种称为定量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quantitative Reverse-Transcription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缩写为qRT-PCR)的测试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感染了武汉肺炎病毒。 由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Nathan Grubaugh所领导的一个小组对九种广泛使用的测试方法进行比较,发现它们都能可靠地检测出该病毒。但是研究人员还发现,在检测低病毒含量方面,其中的三种效果最佳。这三种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所采用的一项测试,香港大学开发的测试以及柏林慈善大学的测试方法。

来自美洲驼的抗体有助于抑制武汉肺炎病毒

科学家发现来自美洲驼(Lama glama)的抗体可能有助于对抗几种危害人类的冠状病毒。比利时VIB生命科学研究所的Bert Schepens和Xavier Saelens以及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的Jason McLellan所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分离出两种骆驼抗体,这种抗体会黏合冠状病毒藉以进入人体细胞的刺突(spike)蛋白。 其中之一种抗体能中和导致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的冠状病毒。 第二种则可以清除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冠状病毒。将来自美洲驼的SARS抗体与来自人的抗体融合在一起,可以产生一种混合抗体,这个混合抗体可中和导致武汉肺炎的病毒。 研究数据显示此类抗体可用来对抗武汉肺炎病毒的流行。

(编译:郭慕法)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