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香港:威胁潜伏,战斗继续

香港:威胁潜伏,战斗继续

分享

【新三才首发】评论家说,中共新的国家安全法是对城市自治判了死刑,但年轻的香港人仍在奋战。

从19岁起,林宝荣(Paul Lam)参加了每年的7月1日游行,这标志着香港于1997年从英国移交到中国。林宝荣(Lam)于2003年首次参加时,他和五十万示威者成功抵制当时拟议中的安全法案。上周三,此活动的23周年纪念日与过去不一样了。随着中共的国家安全法在前英国殖民地生效,这每年的游行第一次被禁止。

现年36岁的林做了一个选择:面对可能被捕的威胁。林与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一起走上街头,站了出来。林是一名视听设计师,当他绕道走进足球场附近的一条小街,以避免与警察冲突时,他说:「虽然我们『被』沉默了,但我仍然需要努力反对这种独裁统治。」「我父母的这一代几乎避开了政治。我这一代的人不能再这样了。」

针对中共的新法,评论家们说,相关术语含糊不清,可以经由当局的任意解释。香港的抗议者和国外一些政府都称其为香港的自治、自由和独立司法权判了死刑。

「借来的时间」

香港长久以来被称为「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香港在1989年中国天安门广场屠杀之后以及1997年被中国共产党接管之后发生了大规模移民。

但是这次,许多人的选择是战斗而不是逃跑。这是因为后殖民时代的人们将香港视为家园,在那里,他们是遵行自由、公平竞争和法治等价值观的种族,而不是当中国人。

香港是一个从中国大陆逃离战争和政治动荡的难民建造的城市,香港约有60%的人口来自其他地方。

今年35岁的黎明(Minnie Li)从她十几岁还居住在家乡上海时,就对自由的思想如飞蛾扑向烛光一般的向往。正当她在香港读博士的时候,她面对为真正自由而必须征服恐惧。2014年,在大规模的亲民主派的雨伞运动静坐期间,黎记得犹豫了半小时​​后她在Facebook上发布抗议活动。当时黎还不是这个城市的永久居民,她冒着敢于大声疾呼的人在中国大陆会被刑事判决的风险。

毫无疑问,她萌芽的激进主义震惊了大陆当局,后者警告她的父亲等她回家她将失去工作。即使这样,黎也不去理会。 「你必须鼓起勇气来对抗自己的恐惧。事后看来,你的恐惧似乎被夸大了,但这并没有使它变得不那么真实。但是,你仍然直面自己的恐惧,打开内心查找恐惧的根源。」黎明表示。「总之就是要实践个人选择并且每天去对抗。这是每天的严峻考验。」

2019年夏天,现在已经是大学讲师的黎明,率先参加了反对引渡法案的绝食抗议,该法案遭到数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而被击退。根据国家安全法,她知道自己的立场:「我不会审查自己和言论,而且这项新法律肯定无法瘫痪我的行动。」与美国人结婚的黎明还表示,她的家人没有离开的计划。像黎明的丈夫一样,在750万香港居民中,近一半持有外国护照。

为自由而战

在最近几周,随着国安法将终结香港自治迫在眉睫,澳大利亚和美国一直在考虑采取措施,为香港人提供逃脱之路。上周,英国宣布计划将持殖民时期护照的所有香港居民的居留期限从六个月延长至五年,并可以选择申请英国国籍。再次离开的诱惑一直是存在的。

但是岑敖晖(Lester Shum)并非如此,他将放弃美国国籍,以便在下周参与立法会即将到来的选举的民主派初选。该市的宪法限制了在立法机关任职的外国公民的人数。27岁的岑出生于纽约市,于1990年代中期回到香港,此后一直住在这里。作为2014年雨伞运动的学生领袖,岑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提出了自己的座右铭,即他们属于「被时代选择的世代」以抗拒北京。但是现在,正是他选择了坚持自己的立场。岑说,尽管他为放弃外国护照的决定而苦苦挣扎,但他对成为候选人感到更加坚定。

岑说,「走出来是对国家安全法的一种重要的强烈回应,让世界各国看的见。」「示威者之所以引起全球关注,是因为我们表现出坚强的抵抗意愿。」他说,走出来竞选将对政府构成挑战,这将是激怒亲民主盟友的另一场压倒性胜利,就如去年11月岑赢得地方议会席位时的民主胜利。

几周前,香港警方给他发了一封信,指责他在Facebook上散布谣言,暗示在抗议活动中警察牵连一名学生坠楼身亡。这是一项指控,根据新法律,岑可能会受到起诉和惩罚。然而,岑在追求自由方面仍然坚定不移。他说:「即使我可以离开到一个自由的国家,但我在那里享有的自由也不会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在我的家乡香港争取自由。」

(编译:雪丽)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