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媒:中共强摘中国人器官获...

美媒:中共强摘中国人器官获利

分享

【新三才首发】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导,几十年来,中国共产党声称其依靠被处决的囚犯来进行其器官移植贸易,且声称现在所有的人体器官都严格地死于死后的「自愿」捐助者,但人权活动家和国际领导人仍在收集证据,证明饱受困境的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社区(又称东突厥斯坦)可能是继长期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争议后最新的另一个争议,中共批准的一长串「受害者」都因其心脏,肺部,肝脏,肾脏和其他重要身体部位而被杀害,有时甚至还活着从他们的体内摘除。

本月早些时候,两个维吾尔族组织-东突厥斯坦民族觉醒运动和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向国际刑事法院投诉中共领导人,指控最高领导人对维吾尔族人犯下了种族灭绝罪,包括从主要是穆斯林突厥族裔群体偷窃器官,并敦促进行调查。

此举是在今年早些时候由总部设在伦敦的由七人组成的中国法庭完成的定罪报告之后举行的,该法庭由著名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杰弗里·尼斯·QC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他也是负责确保对塞尔维亚领导人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Milošević)在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ICTY)犯有战争罪指控会受到制裁。

法庭以「毫无疑问的不确定性」断定,「在中国,从良心犯中摘取器官的做法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虽然据说大多数受害者是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这是一个偏向佛教的宗教和群体,但越来越多的人担心维吾尔族人正成为一个更大的目标。

「通过集中在单一的被关押人群(法轮功修炼者),中共从本质上已经从我所谓的「活摘1.0」(针对法轮功修炼者)演变为「活摘2.0」。」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向《福克斯新闻》表示,他是「结束中国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的联合创始人,也是2017年诺贝尔奖提名人。「目前的系统——有系统地选择健康的年轻人进行活体器官摘除,将器官运送到工业规模的医院以及移植到国内外接受者——更快,更有效,并且更好地隐藏在世界的监督之外。 」

根据在国外寻求避难的多个幸存者和家人的说法,大约四年前,中共官员开始对新疆的那些人进行详尽的体检,包括超声和血液样本检查。但是,立即有人怀疑该数据被用于确定谁拥有最健康的器官以便进行所谓的「捐赠」。
古特曼说:「这种选择纯粹针对特定种族:因为新疆一半以上的汉族人口都免于接受这样的医学检查。」

维吾尔族古拉格幸存者奥默·巴卡里(Omer Bakari)在伦敦的维吾尔族世界维吾尔人大会上为《福克斯新闻》提供的证词中说,他在2017年3月下旬于Pichan的警察局接受了第一轮强迫血液和尿液检查,并进行了眼睛和全身检查。第二个月他在医院接受了第二次检查,然后被「扔」进了卡尔迈监狱,在这里他被鞭打殴打,并和社区中的其他人关在一起,这些人都在格子笼中被「像肉一样吊著」。他怀疑自己正在接受检查,可能会被摘除器官。

同样,现年46岁的古尔巴哈尔·耶利洛娃(Gulbahar Jelilova)表示,她在前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为出口业务接货时,于2017年5月被中国当局扣押。

她声称自己随后被迫作出虚假的供认,称她已将钱转移到了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土耳其公司,并作证说在整个15个月的监禁期间中,所有妇女都被发放了阻止月经周期的药片,并且她很早就被脱光衣服进行身体检查。

加拿大人权律师戴维·马塔斯(David Matas)对非法摘取器官问题进行了广泛研究,他强调说,在新疆喀什机场,甚至有各种语言的标志,表明将器官运送到飞机以出口到国外的路线。一张2018年9月发布的照片显示了该「优先通道」。

关于维吾尔族穆斯林可能成为袭击目标的另一可能就是,有报导表明,许多前往中国抢救生命器官的人来自富裕的中东国家。因此,对「清真」器官的需求——不受猪肉等饮食选择影响的身体以及与伊斯兰教徒保持饮食习惯的人的需求——是存在的。

古特曼断言,虽然没有关于「清真器官」的广告,但有几项证据跟该说法有关,其中包括记载写着「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中央医院的中东国家器官游客」的文件。

他继续说:「过去几年,天津中央医院的外国人入口会礼貌地询问您是否要使用英语或阿拉伯语。」「最近,至少有一家中国医院向全世界公开宣称,它拥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穆斯林祈祷室和一家清真餐厅。」

专家们说,最重要的市场是国内市场,而器官购买者则来自世界各地。
马塔斯说:「最大的客户是有钱人或有政治联系的当地华人。」「而最大的外国客户是日本人、南韩人和沙特人。」

东突厥斯坦政府总理沙利赫·休达亚(Salih Hudayar)指出:「维吾尔族囚犯也已被转移到韩国边境附近的黑龙江省;众所周知,韩国是器官大市场。」

但是,鉴于新疆的广泛镇压,对于外部调查人员而言,要深入了解是极具挑战的事。

据估计,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消失」在集中营中,中共称之为「再教育营地」,是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必要国家安全工具。此外,受害者的尸体会被迅速处置——通常告诉家人,他们原本健康的亲人突然死亡,并在观察和掩埋尸体时受到当局的密切监督。

尽管如此,中共仍一再否认使用不道德的器官移植做法,并坚称其在2015年已经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

然而,2019年11月在BMC医学伦理杂志上发表的一项调查指责中国「系统地伪造和操纵官方器官移植数据集」,以掩盖自愿捐赠者登记的数量与发生移植手术的数量相比的情况。

活动人士将其称为「医学上的种族灭绝」,据估计,这种快速的器官移植贸易每年为中共的私人口袋赚进至少10亿美元。

总部位于美国的「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说:「自2000年以来,每年平均有1到2所中国肝病医院可以与整个美国的移植数量相当。」该机构声称已对中国200多家医院进行了梳理。研究结果包括其收入、床位数、病床利用率、外科专业知识、培训计划,以及国家资金等。「虽然中共官员声称中国每年只进行约10,000例移植手术,但光是少数几家医院就可以轻松超过这一年度数字。根据中共当局规定的最低处理能力要求,这164家获批准的移植医院每年可能进行70,000例移植手术」。

中共当局医疗部门夸耀中国进行了世界上最多的移植手术,超过了美国每年进行的4万例移植手术,但其「自愿」性质的情况仍然模糊不清。

「大多数中国人按照其传统都不愿捐赠器官,因此我们认为强迫器官摘取仍在继续。我们高度怀疑东突厥斯坦正在发生这种情况,因为许多受害者的尸体在集中地死亡。甚至营地和监狱都未将尸体归还其家人。」休达亚表示。「在尸体归还家属的情况下,在尸体的某些部位,例如肾脏,都有可见的缝线。」

他还强调说,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被秘密转移到河南等中国省份的监狱中,那里有五家知名的中国医院,研究人员涉嫌参与器官摘取工作」。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表示:「鉴于其在宗教自由方面的记录,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中共的否认说法。」「(中共)当局缺乏透明度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不幸的是,这种野蛮行径的大多数受害者都因此丧生,因此他们无法为自己的苦难发声。」

但是,尽管国际社会对可能的活摘器官和维吾尔族人表示了严重关切,但尚无任何国家或国际机构实际进行正式的调查和起诉程序。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