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窗 明清时期的肖像画(组图)

明清时期的肖像画(组图)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以下十余幅明清时期(1368-1912)的肖像画是北京故宫博物馆和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the Royal Ontario Museum, Toronto)收藏的局部。其中有帝王将官、文人雅士、宗教人物与家族祖先等,可以进一步理解特殊画主的图像意义、制作脉络和历史背景。

△ 《杨我行画像》

《达瓦齐像》,属于蒙古贵族后裔,1755年(清乾隆20年)兵败被清君所俘,押解至北京,次年他因皇帝赐婚,娶满人贵族为妻,此图为清宫法籍画家王致诚(Jean-Denis Attiret,1702~1768)所作。

《男祖先的肖像》,画家(不详),清代,18世纪,丝绸上的挂轴。肖像画在中国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从16世纪中叶开始,经济繁荣和智力开放更刺激肖像画的蓬勃发展。

《杨茂林画像》,画家(不详),明代,16-17世纪初,丝绸上的挂轴。在这段时期,意大利耶稣会的传教士造访这个国度,带来欧洲肖像画的技法。例如1583年入居广州的利玛窦(Matteo Ricci)。

《杨我行画像》,画家(不详),明代,16-17世纪初,丝绸上的挂轴。杨我行身穿红色朝服,头戴官帽,胸前的纹章和地毯的图式,都代表其不凡的身分地位,这是明代时官员肖像的典型模式。

《孝庄文皇后半身便装像》,画家(不详),清康熙时期(1662-1722)。这幅描绘皇后身着便装的半身像,反映出当时宫廷画家采用写实手法,细腻地捕捉住主角的相貌特色。这幅画极有可能是当时画家的临时样稿,以供日后绘制正式画像之用。据悉,耶稣会画家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就是这一时期的关键人物。

《李夫人像(陆禧甫夫人)》,清光绪时期,1876年,挂轴。画中李夫人的面容画法,是受到当时新兴的照相技术影响,具有高度写实的惊人效果。人物上方的题跋是讲述其生平行谊,以供后世子孙缅怀悼念之用。

《夫妇像》,画家(不详),清朝中晚期,丝绸上的挂轴。这对官员夫妇的朝服像,四周配置松树、仙鹤、福鹿和五彩灵芝等具有长寿寓意的动植物;背景当中的山水挂轴与清玩文房,亦凸显出主人翁的雅趣品味和审美情调。

《明熹宗朱由校朝服像》,明天启时期(1621-1627),挂轴。这幅帝王像由宫廷画师奉旨绘制,为示尊重而并未署画家名。图中天启皇帝(1605~1627)于15岁登基,22岁时因病驾崩,所以显示的是他在世时年轻的容貌。在人物四周所布置物品的缤纷色彩和丰富装饰,都具体彰显出皇室威仪、吉祥寓意。这类帝王肖像作品多存放于紫禁城内的太庙明堂,选在特定节日时展挂,作为祭拜或瞻仰之用。

《医俗图》(改琦肖像),清朝,18-19世纪,挂轴。这幅描绘改琦(1773~1828)身穿白衣,站立于一丛竹树旁。右侧画题「医俗」二字,乃是取自苏轼(1036~1101)「无竹令人俗」的经典诗句。改琦是清代中晚期的人物画名师,于京师和江浙一带艺坛备受推崇。

吴焯绘《父子趋直图》,清乾隆时期,1790年,卷轴。这是描绘翁方纲(1733-1818)、翁树培(1764~1811)父子二入同时担任四库全书详校官的荣耀事蹟。图为翁方纲父子二人早晨入清宫干清门步行上班的情况。所谓「趋直」是指入门后进南书房(皇帝的书房)值班,聆听乾隆皇帝的旨意。图中描绘翁氏父子立门前阶下,尚未入门的片刻。

《徐显卿宦迹图》,这是一本描绘明代大臣徐显卿(1537-1602)一生际遇的彩绘图册,以一事一图的方式呈现,上图仅为其中的一页。绘者为余士、吴钺(皆活动于16世纪下半叶),绘于明万历16年(1588年)。

《徐显卿宦迹图》。

《自画像》,清咸丰时期,约1856年,挂轴。作者任熊(1823~1857)在画中面露沉思,表情严肃,其袒露右肩、不修边幅的模样,俨然一位江湖好汉。但是,生逢清末社会动荡和战乱频繁,他也流露出悲观与消极的情绪色彩。

周笠绘《曹贞秀像》,清代,乾隆时期(1736-1795),挂轴。曹贞秀为清代官员学者兼书法家王芑孙(1755~1818)的妻子,善于诗词书画。画中她装扮雅致,手持幽兰,安坐庭阁中。院外湖石耸立、青竹翠绿,还有丹顶仙鹤与手握禾谷的仆童分立两旁,传递一股清新祥和的悠闲气韵。又「竹鹤」与「祝贺」、「鹤禾」与「和合」读音相近,遂带有吉祥象征寓意。

《祖先像》,清代,画家(不详)。图中人物身着金龙绣纹的服饰,与明代单色长袍已有极大的变化,参见《杨茂林画像》(图3)。

《丁氏家族祖先像》,清代,画家(不详)。上图出自一套丁氏家族的肖像册,罕见地留下南塘丁氏家族六代祖先的夫妻面容,人物生卒年代从1630横跨至1855年。此套作品明显的并非用于宗祠祭拜,而是具有编撰族谱的图像记录功能。

《祖先像》,清代,画家(不详)。

《五代家堂像》,清代,画家(不详),丝绸上的挂轴。画家在同一画面上绘制15位历代男女祖先像,高度长达2公尺,视觉效果十分震撼,应该出自社会地位显赫的名门世家。

(作者:Matteo Damiani)

(编译:白丁)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