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干线 英国准王妃:新一代时尚偶像...

英国准王妃:新一代时尚偶像(图)

分享

2010年10月23日,凯特·米德尔顿与威廉王子一同参加好友Harry Meade的婚礼

2009年8月,凯特·米德尔顿出席英国贵族Nicholas Van Cutsem的婚礼

【新三才讯】凯特·米德尔顿成为新的英国王妃已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在戴上威廉王子赠送的先母的蓝宝石订婚戒指之后,她是否也能像戴安娜王妃一样,成为又一位皇室时尚偶像呢?近来时尚界最热议的话题莫过于,威廉王子的未婚妻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将会经历怎样的时尚进程?她的形象在未来的几年里将发生何种变化? 米德尔顿完全有资本效法戴安娜。后者新婚时是一个与时尚界八竿子打不到的年轻女孩,最终却成长为一代时尚偶像。

米德尔顿有着一双宝石蓝的眼睛,留着一头巧克力色的长发。她常常穿着花呢外套配平底靴,或针织裹身裙搭配款式保守的珠宝,维持着永不出错的经典造型。这是从戴安娜时代至今,英国新一代上流社会女性的标准配置。

“平民出身”,英国人给她打上了这样的标签。所以她尽量避免选择奢侈品牌的服装,她的牛仔裤、靴子和淑女式套裙来自issa、bcbg max azria, collette dinnigan和 diane von furstenberg等品牌。她还钟爱高街,诸如jigsaw、whistles and kew销售的款式保险、时装感不那么强的衣服都在她的选择范围之内。她喜欢longchamp和bric’s的旅行包,同时也是以定制女式西服和大衣而着称的英国设计师Katherine Hooker的忠实顾客。

米德尔顿的发型由坐落在sloane广场的richard ward沙龙打理,这里是切尔西名流和电视明星的聚集地。她的帽饰出自Philip Treacy之手,但绝没有Isabella Blow戴的那么夸张。

还没有足够的胆量去将大众的目光汇集到自己身上来的米德尔顿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作为英国的新王妃,与丈夫一起居住在北威尔士庄园,与该地区的其他上流社会人士举行社交活动。这样的生活从二人的圣安德鲁斯大学时代已经开始,只是,她至今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穿衣风格。

曾给戴安娜王妃制衣,并奠定了近两代英国上流社会女性着装风格的设计师bruce oldfield说:“米德尔顿不想出错,不愿离经叛道。她的造型关键词是‘年轻、时尚、经典’,而不是引领时尚。记得当年戴安娜也极不情愿穿披肩,她的时尚偶像形象是被他人打造出来的,并不在她本人的义务范围之内。”

伦敦着名室内设计师Nicky Haslam则认为,米德尔顿与时髦的首相夫人samantha cameron都有一种“老式的优雅”和随性的态度,“凯特并没有被所谓的‘规矩’束缚,她不希望别人告诉她她该怎么做。她就是她自己,她的优雅与生俱来。”她说。米德尔顿身高178cm,威廉王子则是190cm。Haslam说:“米德尔顿对自己的身高相当满意。王室终于出了两个巨人。”

鉴于米德尔顿高挑的身材和漂亮的面孔,设计师们建议她选择更具气场的造型。giles deacon说:“她现在的衣服过于温柔,如果我来为她做造型,就会让她穿上线条更锐利的服装,搭配更奢华的珠宝。她完全驾驭得了色彩,我想她应该多穿些浅色。”

julien macdonald建议米德尔顿打扮得再年轻些。他说:“她是个年轻姑娘,我们希望看到她青春的一面。英伦时尚一向是先锋的代名词,我们有全世界最顶尖的设计师。她应该让全世界看看什么是英伦风格。在现今的政治气候之下,她的出现无疑极大地鼓舞了人心。”

伦敦起家的巴西裔设计师daniella helayel是伦敦时装周成员品牌issa的创立人和设计师,她极有可能为米德尔顿设计婚纱。“她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我们很高兴听到她和王子的婚讯。她能够一直钟爱issa是我们极大的荣幸。”设计师说。

11月初,《星期日邮报》报道了米德尔顿出现在issa位于切尔西的工作室的消息。她在那儿待了很久,为即将来临的订婚典礼定制了大量的裙子与外套。

近日刚推出新娘礼服定制业务的bruce oldfield也将成为有力的竞争者。他为米德尔顿的闺蜜们设计礼服,包括刚刚步入婚礼殿堂的着名室内设计师nina campbell 之女alice deen。

burberry的christopher bailey很有可能也在米德尔顿的婚纱设计师候选名单当中。christopher发表声明称,burberry一直是王室定制品牌,多年来一直为查尔斯王储、威廉和哈里两位王子提供服装。

就目前情况来看,虽然有大量国际设计师表示愿意为她制衣,米德尔顿还是倾向于选择英国本土设计师。marchesa的设计师georgina chapman对此举大加赞赏。她是这位准王妃在马尔伯勒学院的学姐,“凯特是一朵永不凋零的英伦玫瑰。美丽,很有英伦气质,典雅而精致。她已经养成了良好的皇家风范,面对公众举止得宜。这位未来的王妃潜力无穷,终将成为一代时尚偶像。”她说。

婚纱设计师lela rose说:“米德尔顿的婚礼礼裙定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敢说,到她婚礼的那日,她一定会挑战传统的界限,尽力穿上她能穿的最现代的款式。这次婚礼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她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体,但将两者调和却不容易。我可以想象她的礼服有干净简洁的线条,精致的细节,简单的装饰。但这不能与传统豪华而繁复的皇家婚礼相冲突。她已经给人们留下了亲和又传统的印象。我们习惯了好莱坞式奇装异服的视觉轰炸,她的典雅犹如一缕清风。”

与米德尔顿的低调作风相一致的是,威廉王子也没有在定情之物上大手大脚地砸钱,而是把母亲戴安娜当年的一枚garrard蓝宝石订婚戒指赠给了自己的准新娘。

这对在1981年时售价28000英镑的戒指中央是一颗18克拉的椭圆形蓝宝石,白金戒托上还镶嵌着14颗小钻石。当年查尔斯将它送给戴安娜时,类似款式的订婚戒指一时间大肆风靡。

“我以自己的方式让我的母亲也不会错过这场婚礼。”威廉王子这样宣布,“妈妈是我生命中很特别的人,现在凯特也是。我想以这种方式把她俩连接到一起。”

若不负全球媒体的期望,米德尔顿的确将沿着戴安娜的足迹,嫁给一个未来的国王,成为一代时尚偶像。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