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 离奇的岛屿(组图)

离奇的岛屿(组图)

分享

有些海岛并不以胜景著称,但是却通过奇异进行了弥补。这些岛屿的离奇特质可能是自然的,比如植物、动物与地质构造与地球其它地方迥然不同。另外一些则以人工取胜,遗弃的废都、闹鬼的建筑、古怪的宗教、费解的遗迹,这些要素使得它们的诡异气质压过了迷人风貌。接下来,您将走近世界上最为异想天开的人工岛。

 在复活节岛,总计有近900座奇特的“摩埃”石像。

 复活节岛上的巨大 “摩埃”雕像让考古学家尤为难解。

智利复活节岛

巨大的石人雕像,足有三层楼那么高,并非天然塑和搬运到此。那么,复活节岛的原始先民,他们仅有的工具是石头、兽骨与珊瑚,如何成功地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自从荷兰航海家雅各布•罗格文于1772年4月5日,也就是这年的复活节在这座岛屿登陆,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西方世界。语言学家和考古学家认为,该岛最早的居民可能是玻利尼西亚人,他们于公元400-800年之间乘坐独木舟到达这里。他们的人口在公元1000-1680之间不断繁荣,公元1550年的人口峰值达到了9,000人。大概就是在这段繁荣时期,这些早期居民承担起了大量的纪念碑建筑任务,并将使复活节岛举世文明。

这些建筑者的祖先把这些巨大的雕像称为“摩埃”("moai"),而树立这些雕像的大石台则被称为“阿胡”("ahu.")。它们平均有4米高,其重量达到了惊人的14吨。建造这些石像的石材来自复活节岛东部边缘的火山口,那里是被称作拉诺拉拉库(Rano Raraku)的地方。在复活岛,总共存在887座“摩埃”石像。其中,有397座仍然滞留在拉诺拉拉库采石场,而另外92座则散落在运输的途中,只有 288座石像成功地运往了大石台。学界有很多理论来解释先民如何运输这些石像——滑车、滚木,甚至有人认为是天外来物——但是其确切的技术仍不为我们所知。

 迪拜朱美拉棕榈岛鸟瞰图。

迪拜棕榈岛

世界上最奇异的人工岛坐落在迪拜,这很容易让人理解——在这座城市,它的奢华让人咂舌,它拥有一座室内滑雪山和160层的摩天大楼。朱美拉棕榈岛是一座人工群岛,它坐落在迪拜海域,由16个0.62英里(1公里)长的棕榈叶状小岛与环绕它们的6.8英里(11公里)环形障壁岛组成。它的最外端距大陆的距离为3.1英里(5公里),其总面积为12平方英里(31平方公里)。镶嵌在波斯湾的朱美拉棕榈岛,通过开挖附近山脉的岩石作为材料,并使用了120,000,000立方码(92,000,000立方米)来自海底的沙子。该项目由迪拜王子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掌舵,其建设方为国有开发商棕榈岛集团(Nakheel),这座人工海岛也使得迪拜原有的42英里(68公里)海岸线扩展了一倍。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朱美拉棕榈岛只是迪拜在建的四座人工岛之一。临近竣工的阿里山棕榈岛,其面积将是现有朱美拉岛的两倍多,而最后开发的代拉棕榈岛,将是三座人工岛中面积最大的一个。第四个项目被称为“世界岛”,它将以300个岛屿组合成世界地图的形状。遗憾的是,由于迪拜2008年的债务危机,几乎使得这些建设项目陷入停滞,并且使人们对这些项目未来的前景产生了担忧。

有些洋娃娃有的从水里捞出,有的来自邻居们的赠送。

墨西哥洋娃娃岛
每一个看过恰奇(Chucky)系列电影的人都有共同的感受:洋娃娃也可以让人毛骨悚然。这种恐怖情节甚至可以在现实世界里重演,尤其是当它们悬挂在树上,被蜘蛛网所包裹,臭虫从它们腐蚀的眼眶里爬过。这是最近上映的好莱坞恐怖片吗?事实上,这些将是您访问洋娃娃岛(La Isla de las Munecas)有望看到的真实场景。该岛坐落于墨西哥城外,在这片诡异之地发生的恐怖故事,甚至比蒂姆•伯顿或者M.奈特•沙马兰演绎的任何故事都要离奇。

一位名为唐•朱利安(Don Julian)的男士在整个家庭全部罹难之后极度悲伤,并决定到霍奇米尔科运河的一个小岛定居。一天晚上,他听到一位在附近运河溺水妇女的惨叫。他冲向水边,跳下河水并将她救上岸来,但是,虽然他竭尽全力,仍然未能挽救女子的生命。重新陷入孤独之后,朱利安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女子的叫声,为了镇住她的鬼魂,他开始在树上悬挂洋娃娃。不久之后,他便成为当地的传奇人物,人们开始借给他更多洋娃娃以扩充他的收藏。唐•朱利安于2005年去世,这时他已经87岁。虽然这时离他收集海量洋娃娃的目标还有差距,但是此时的洋娃娃已经数以千计。

 这种独特造型的恐龙血树在索科特拉岛十分常见。

也门索科特拉岛

在也门与索马里沿海的印度洋中,坐落着一座神奇的岛屿:索科特拉岛,它的奇异就如其临国的暴力一样,让人难以捉摸。被海拔1525米的海希尔山脉(Haghier Mountains)所主导,索科特拉岛的地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不毛之地,而且您在苏斯博士的教科书里也找不到。这里与众不同的动植物群源于该岛特有的地理位置,在2亿5千万年前,它就从非洲大陆脱离并长期与外界隔绝[来源:Edwards]。

在索科特拉岛,有300多种植物、24种爬行动物和6种鸟类为本地独有,其中最著名的是恐龙血树,这种古怪的树木得名于它红色的树液[来源:SCDP]。以粗壮的树干为中心,恐龙血树强壮、扭曲的枝条呈现出伞状,树冠上生长着掌状的树叶。另外一种特有植物被称为索科特拉沙漠玫瑰,这种浅褐色的植物盛放着粉红色的花朵,往往被形容成巨型大头菜树。

不幸的是,这里位于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否则的话,这片3,625平方公里的“东方加拉帕戈斯”,可能成为世界上生态旅游的最佳目的地之一。然而,除非它的领国变得与外国人友好,否则索科特拉岛的居民将继续遗世独立,这也是该岛如此完好地保持生物独特性的原因。

 这座离奇的人工岛构想于17世纪60年代。

法国博涯监狱

拥有两百年历史,看起来就像一只漂浮的浴缸,现在已经成为一项流行的竞技节目的背景,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海堡更加稀奇?我们刚才所说的海上堡垒,就是著名的博涯监狱,它坐落在法国西海岸,位于奥莱龙岛与艾克斯岛之间。在17世纪60年代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官方最初构想通过建设它来增强军事力量。不过,这个项目随后被取消,当时担任国王首席工程师的沃班——一位忠心耿耿的大臣——禀报说:“陛下,在这样的地点建设海上堡垒,可能比用牙齿摘到月亮还要难。”这项工程在1804年拿破仑亲自下令之前,一起处于搁置状态。为了建设堡垒的地基,工人们需要在浅海的沙质海底上倾倒75,000立方米的岩石。建造过程断断续续,直到1809年英国军队的袭击中断了施工队伍。差不多30年之后,路易•菲力浦统治时期,这一项目得以重新开建,并最终于1857年彻底建成。这座椭圆形的海堡宽32米,高20米,可以支持250名士兵和74支枪进行作战。

几乎在砌上最后一块砖头之际,博涯海堡却由于枪支技术的进步而废弃。自此之后,它被改造成一座军事监狱,并经常成为电影和电视里的场景,直到最近,它又成为法国游戏竞技节目《博涯海堡》的背景。在这款自上世纪90年代就开播的流行节目中,参加者需要经历各种身体和精神的挑战性项目,节目类型很像是美国的《挑战恐惧极限》。

 每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0万人前来浮岛参观。

秘鲁的的喀喀湖浮岛

如果以地理学的眼光严格界定,它们并不能称之为岛屿,但是的的喀喀湖浮岛绝对是秘鲁最为吸引人的奇特景点。当地居民乌鲁斯族人明白,这些“浮岛”实际上由质地轻盈、浮力良好的多多拉芦苇制成的“气垫”,它们有的甚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这些垫子一般有3-4米厚,彼此相连并通过长绳与锲入湖底。

至于乌鲁斯人为何迁徙到的的喀喀湖中心生活,人们并不清楚其中缘由。人类学家认为,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前,他们从亚马逊丛林中搬出,并迁徙到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秘鲁南部地区。由于与竞争部族产生争执,并且无法找到自己的领地,乌鲁斯人开始在冰冷的湖水上建造浮城,通过这样的办法,他们在数百年来免受侵扰。这些有着原始与类人名声的民族,却成功避免了印加人与西班牙人的征服,虽然他们仍然不幸地被当地的艾马人视为头脑简单之人。

在1986年之前,乌鲁斯人都生活在距离岸边9英里以内的水面,直到一次巨大的风暴摧毁了大多数浮岛,这促使他们选择在离岸较近的湖面建岛。难以置信的是,现在仍有大约 1,200名乌鲁斯人生活在的的喀喀湖沿岸最大城市普诺毗邻的60座相连浮岛上。传统上,乌鲁斯人以打鱼为生,但是这些年来,邻近的商业经营已经使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难以为继。现在,每年来到浮岛参观的游客接近200,000人,乌鲁斯人也期望从旅游业中获得收益。

 恶魔岛监狱于1963年关闭。

美国恶魔岛

美国很少有岛屿像恶魔岛这样著名或者邪恶——这座坐落在加州旧金山海湾的石头前哨。西班牙探险家胡安•曼努埃尔•德•阿亚拉Lt.于1775年首次在地图上标注了这座海岛,因为有大量的海岛栖息于此,他便为其取名为“鹈鹕岛”。奇崛的峭壁长期矗立在海湾,直到1853年美国军队在这里建成了一座军事堡垒,它既用于旧金山的防御,也用来当作监狱。随后,在1934年,军队将其所属权移交给联邦监狱管理局,从而使这座军事要塞转变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监狱。这座监狱在1963年关闭之前,曾关押过许多臭名昭著的暴力杀人犯与犯罪集团成员——包括阿尔•卡彭、艾尔文•卡皮斯、“机关枪”•凯利、巴兹尔•“ 猫头鹰”•班哈特和米奇•科恩等。

1969年11月20日至1971年6月11日的之间的印地安人占领事件,巩固了恶魔岛在美国的大众文化中的地位。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由激进分子占领,他们试图获得该岛屿的所有权,并且致力于美洲印地安人的自觉斗争。虽然武装执法人员于 1971年强制解除了反对者的抵抗,但是他们的努力在美国政策定型的最后阶段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那即是将印地安人吸收至美国主流社会。

 日本端岛曾经热闹繁华,如今已经沦为荒岛。

日本端岛

端岛位于长崎西南15公里的海域,它的存在就像它的一无所有一样让人奇怪。这里曾经是世界上人口最为稠密的地区,每公顷的人口多达334人。如今这座岛上的矿区已经被完全废弃,并卓然兀立在中国东海水域。日本着手开发端岛缘于在该岛岩层下方与附近海底发现了丰富煤矿。深堀家族于1887年在端岛开发了第一口矿井,随后以100,000日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三菱公司。该公司通过使用来自煤矿的尾渣将岛屿面积扩大到6.3公顷,并在岛屿四周建设了坚固的防波堤。增加的土地空间使三菱有条件为矿工建设房屋,虽然这些公寓狭窄而粗糙。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煤炭需求急剧提升,许多韩国人和中国人被强制派遣到端岛的煤矿工作。

到1959年,端岛的人口达到5,259人的峰值,这座弹丸之岛建成了一所小学、一所中学,并拥有运动场、体育馆、弹球室、电影院、酒吧和饭店等公共设施。此外,还有25家不同的零售商店、医院、美发店、佛寺、神道教圣殿,甚至还有一家妓院[来源: Burke-Gaffney]。随着石油取代煤炭成为日本的主要能源,端岛于20世纪60年代开始衰落,这里的煤矿最终于1974年4月20日关闭。自从三菱公司宣布关闭这座煤矿,岛上的居民全部撤离,端岛自此沦为荒岛。只有那些阴森的旧建筑寂然矗立,似乎在昭示着它繁华的过往。

马达加斯加狐猴以轻快的舞步穿过空地,而不是步行。

马达加斯加岛

马达加斯加岛是地球上第四大海岛,但是它同时也如像来自另一个星球。曾经作为法国的殖民地,这片贫困的土地刚刚在2009年经历了流血性政变,该岛的领导人们现在正维持着脆弱的和平。不过,那些不惮于政治剧变的旅游控,仍将会亲身体验这座独特的海岛。自从165,000,000年前马达加斯加岛从非洲大陆分裂,同样来自于这片大陆的动植物便开始了独立的进化历程。与世隔绝造就了这片岛屿令人惊讶的特有物种:大约有90%的动植物为本岛所独有。

在2009年政变之前,成千上万的生态旅游爱好者来到马达加斯加,以探访这里的独有风光。其中最著名的奇异物种当属猴面包树,这种形似胡萝卜的树木拥有粗硕的树干,高耸的枝条,可以长至24米高。这里也是狐猴的乐园,它们通常只会在马达加斯加与临近的科摩罗岛出现。不幸的是,由于政治动荡和贫困的压力,马达加斯加岛正面临着非法狩猎与过度砍伐的威胁。该国的变色龙、狐猴与多彩红木,在国际黑市上十分流行。自然保护论者希望,一旦稳定的政府得以建立,将有可能遏制国家公园内的偷猎和伐木行为,在 2009年政变前确立的宏伟保护计划将得以重新启动。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