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 “畸形”发展下可怜的孩子(...

“畸形”发展下可怜的孩子(多图)

分享
20090714news_deformedchildren1

【新三才综合】这是一个刚刚出生100天的婴儿,但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却患有先天性双轨唇腭裂,因为合不上嘴,躺在妈妈的怀里,她连婴儿最本能的吃奶都不行,整天被饿的不停地哭叫。(见上图)

悲惨的遭遇不仅仅发出生在这个刚满100天的婴儿身上,在距离小锦程家不足4里地的河峪村,刚刚9个月大的小蓉蓉,先天性脑积液膨出。

蓉蓉的妈妈郝静出生时就患有先天性脊柱裂,由于小的时候没有钱治病,20多年里,积液从椎管中不断渗出,压迫在她的腰部,造成双腿长短不一。因为这个原因,她连一天学都没上过。

在山西的晋中和吕梁地区,得怪病的孩子屡见不鲜,先天性脑积液膨出又叫脑积水,是因为脑脊髓液循环与分泌吸收发出生障碍,过多的脑脊液积于颅内和脊髓所致。

刚刚1岁的小天宇,孩子胸口上留下的四个手术刀口让人目不忍睹。整天躺在妈妈的怀里。闷热的夏天,天宇浑身是汗。小天宇出生后脑勺就长了一个包块,是先天性脑积膜膨出,如不尽快手术,孩子将活不了多久。不得已的情况下,小天宇从半岁开始不断地接受手术。

在兰峪乡苗牛栏村,14岁的郝雪峰也是患有先天性脑积液膨出的病人,如今她的腰部,不仅有一个碗口大的硬包块,而且还伴有左足内翻。她本身骨头发育就是异常的,她是多处的畸形。

从山西省儿童医院了解到:积膜膨出这种情况非常多见,仅山西省儿童医院每一年都至少要为200多例患有先天性神经方面疾病的婴幼儿进行手术。(见下图)

这还不算大,还有比这更大的。

其它先天性疾病也屡见不鲜,在箕城镇板坡村,一个3岁大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仅心脏长到了右侧,而且还是鸡胸。孩子活动一下就会觉得特别吃力,喘气喘得特别厉害,而且这个病还导致了他营养不良。

环境污染是主要元凶

山西省是中国大陆新出生儿出生缺陷发出生率最高的省份,特别是神经管畸形发出生率达到超过百分之一,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根据山西省卫出生厅提供的数据显示,山西省出生缺陷率和神经管畸形发出生率高达万分之189.96和万分之102.27,远远高出国家最高水平。

山西省出生缺陷高发区主要分布在吕梁、晋中等地区。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多的新出生儿患有出生缺陷呢?当地卫出生部门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发现新出生儿出生缺陷的发生与环境污染有关。山西省左权县妇幼保健院申晓萍说,在铁矿、煤矿一带居住的发病率比较高,她们曾经做过调查,“相当于就是,有一百多人发病有3到4个。

像别的地方一百多人就基本上不发病”。特别是在煤矿矿区居住的育龄产妇,新出生儿出生缺陷发出生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他们在1997年做过一次调查,该县的发病率已经达到了万分之420多,也就是说一万人当中有四百多人有出生缺陷,主要是神经管的畸形。

在左权县境内的一个煤矿,记者看到,唯一的一条小河几乎已经干涸,河沟里的少的可怜的水,早已被这些白色的混浊物所掩盖。记者发现,尽管煤矿停产了很久,但是空气中还是充斥着煤渣难闻的气味,小河沟里也在不断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申晓萍说:“煤矿的污染,再加上拉煤车来回的跑,空气就黑黑的一片。煤矿它就是个矿区,多少年的矿区,村庄里到处都是黑黑的一片,就没有见过白的地方”。(见上图)

今年21岁的要海亮,住在距离矿区不远的地方,他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在他的身上大大小小共做了6次手术,但是尽管如此,也没有治好他的病,留给他的是一出生的痛苦。他说:“手术做完失败以后我很失望,还有一个对未来的迷茫,不知道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出生活”。 

左权县宏伟目标是,要建设晋中市重要的新型能源基地,不仅仅是建成一个重要的产煤基地,要建成年产千万吨煤、160万千瓦装机容量的电力、200万吨焦化及系列化产的新能源基础。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左权县早在2001年,便率先实现了县城集中供热,是山西省第一家实行集中供热的县城。2004年又实现了集中供气。县城实行“垃圾不落地”的市政管理模式。县城的学校、医院、幼儿园、文化中心、公园、体育馆、游泳馆等设施都是很健全的,许多项目起点高、标准高,十分先进。”

据左权县网站介绍,“两年投入造林资金7000万元;一年半造林绿化7.7万亩。左权是全国经济林产业示范县、退耕还林实施县、太行山绿化示范县和国家林业局命名的“中国核桃之乡”,也是全省林业建设重点县和干果经济林基地示范县。”

这个明星般的左权县,要是看上面的数据,似乎丝毫也没有畸形儿苦痛的影子,也没有一点贫困县的味道。笔者不由的想知道,在改善环境污染、保障生命安全上,左权县投入了多少财力和物力?还是这“明星”城的光环是用牺牲环境和底层百姓生存的代价来打造的?

近年来,环境污染导致的癌症村、肝病村、甲状腺病村等等在各地出现,山西左权县之类地方病现象已经不足为奇。社会对自然资源无度的掠夺式开采利用,改变了生态环境,恶果已经严重出现。那些承受着巨大痛苦的弱者,考验着社会的良知道德,也传递着自然对人类的报复和警告。继续这样贪婪而无人性地发展下去,等待人的恐怕就是灭顶之灾,谁能保证不衍生出比萨斯还致命的瘟疫病种?中国人会不会有一天逐渐演变成畸形的人呢?现在好像危言耸听,可是倒退100年,我们也很难想象一个地区会出现那么多畸形人。那么再过100年,人在污染中将“进化”成什么样?如果不能够想尽一切办法制止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那就避免不了自己的儿孙也成为可怕的畸形。

几十年以来,山西先天畸形儿童发病率日益攀高,群众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终于,由于常年的呼吁和专家的统计及国际社会的关注,山西省政府实施了“削峰工程”。 2008年和2009年山西省10个市的52个贫困县被分别投入了452万元和468万元,实施“中西部出生缺陷防治”项目。这样的工程当然是好,但这少得可怜的投入又实质上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每年政府治疗这类污染疾病而向家庭个人收取的医疗费,恐怕也不只这个数吧?

弱小的百姓已经为政府的畸形发展决策买单,不知道新出生的畸形孩子是否能享受到这一雨露,能否被减免做手术、治疗的费用?不知道那些丧失了生活能力的受害者,是否能得到政府的生活补贴或者生存保障?这些本来就是政府应该做的。

高发病区历史古今概略

山西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发祥地,在这里演绎了无数惊天动地的历史故事,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文明。

吕梁地区,位于山西西部,吕梁山脉中段,西临黄河、面对陕西;东南临汾河,东北倚吕梁山。几千年中这里一直是发达地区。吕梁地区历史上是道教和佛教的发祥地之一。道教仙山北武当山历史上赫赫有名,佛教玄中寺为净土宗祖庭。北魏至唐宋时期这一代文明高度发达,人材辈出,宋代名将狄青、唐代大诗人宋之问、唐代大将郭子仪也都是汾阳人。杏花村的典故也是出自于此。这里至今还留有武则天庙等大量文物古迹。始建于贞观年间的白马仙洞及其附带建筑,为唐将尉迟恭监造。古时这里植被覆盖,气候适宜,香火旺盛,民风淳朴。

进入现代以来,吕梁地区改变很大。吕梁地区是现代史上是最著名的“红色革命老区”之一。日本侵华战争时期,共产党的八路军,以太行山、吕梁山为依托,在这一片沃土上不断壮大实力,最后在内战中,打败了国民党政府,夺取了政权。所谓“小米加步枪”的说法就是这样来的。可见当时这里人群聚居,事业兴旺,百姓还不是十分贫困。

如今吕梁地区已是的典型黄土高原地貌,沟壑纵横、山峦重重,是山西的贫困地区之一。吕梁地区矿产资源丰富,品种齐全,除煤炭外,还有赤铁矿、磁铁矿、铅矿、白云石、石棉、石墨、大理石等,但是丰富的资源给当地百姓带来的竟是生存灾难。

  左权县地处山西省太行山深处,是典型的贫困山区和著名的革命老区,属山西省35个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这里地处山区腹地,交通不便,正是日伪军难攻之处。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一二九师司令部等曾在这里驻扎5年之久,彭德怀、左权、刘伯承、杨尚昆等长期生活在这里。1942年,在日寇的扫荡中,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在突围转移中被日军炮弹击中。他是八路军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牺牲的两个最高将领之一。左权县历史上称辽县,为纪念左权将军而易名为左权县。左权将军如果地下有知,看看他为之献身的理想国土上畸形的孩子,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新三才综合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