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道德 凄婉中见深情 《鹊桥仙》的...

凄婉中见深情 《鹊桥仙》的意境美

分享

【新三才网讯】秦观(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居士,扬州高邮(今江苏)人,北宋杰出词人,婉约派集大成者。秦观的作品,风格淡雅轻柔,平易含蓄,辞情俱胜。就题材内容来说,秦观的词大部分抒写的是男女恋情,离别相思,春恨秋悲,基本上没有突破“花间”“樽前”的藩篱,与题材广泛的苏词相比,相对逊色了一些。秦观词虽然在题材内容上较为偏狭,思想深度上却有了发展,他把过去用来“娱宾遣兴”的艳情题材,用来抒写自己仕途失意的真情实感,歌咏男女爱情和婚姻问题,这就使这些词带有较旧词高明的思想性,因而较有价值。    

下面我们来欣赏他的《鹊桥仙•纤云弄巧》: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写牛郎织女的神话故事,赞美久长不衰的爱情。词的上阕,作者先以空灵摇曳之笔为牛郎织女的会合渲染气氛,并提示他们久别重逢的那种欣喜,急切而又无不惊悸的心情。再以议论点出自己的爱情理想:他们虽然难得相聚,却心心相应息息相通,一旦得以重逢在那清凉的秋风白露之下,对诉衷肠,互吐心声,情爱尤在,简直是人世间那些平凡而庸俗的夫妻之情不能相比的。词的下片作者先宕开一笔,写他们临别前眷眷然不忍离去,“忍顾”二字写出了他们眷恋难舍的情态,接着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道出了自己所追求的爱情境界。是啊,只要对爱情忠贞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夕之欢呢?当你独处逆境时,想到远方有一颗坚贞的心始终以同样的频率伴随着自己的心跳动时,不也是一种幸福吗?从写景上来说,那做弄著各种巧妙姿态的纤云,那迷茫闪烁的点点星光,那空蒙茫远的迢迢天河,共同融成一片朦胧空灵的动人境界。再从抒情上看,那恍如梦寐的两情遇合与分离,是夫妻之情?是恋人之思?还是朋友之谊?看来这不必去考证,也不必去坐实,他朦朦胧胧地写来,我们何妨朦朦胧胧地去读,只知道他写出了人世间一种最美的,最值得珍视的情感就够了。总之,这里由景到情,都呈现出一种朦胧空灵的美,同时,也有一种坚贞执著的美。
   

这种表达爱情深沉执著的境界的作品,在秦观词中还有不少,如《丑奴儿》:“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佳期人别后音尘悄,瘦尽难拼。”表达了对意中人深情执著地思念之情,其意境也是很美的。诚然,秦观的词与同时代的苏轼的词相比,题材内容是单薄了一些,情调、意境也不如苏词的豪迈、壮阔,但是他作为婉约派的集大成者,由他与他同时代的其他词人固定下来的这种婉约词风一直是我们文学百花园里的一朵奇葩。
 

来源:互联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