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周 公(图)

周 公(图)

分享

【新三才首发】周公,姓姬名旦,亦称叔旦,是西伯侯姬昌的第四个儿子、周武王的同母弟弟。武王死后,成王因为年幼,所以由他摄政七年。摄政期间,他出师东征,平定了管蔡和武庚的叛乱;并进一步分封诸侯,营建东都,制礼作乐。成王长大后,他还政于成王。

为什么周公没有篡位夺权呢?因为周公是个非常有德行的人。

(周公)周公姬旦从小就孝敬父母,诚实忠厚,而且多才多艺,聪明伶俐,深得文王的喜爱。姬昌在世的时候,姬旦和他的哥哥姬发(武王)常在他的左右,帮助处理政务。

武王继位后,姬旦成为武王的助手。这时候,姬旦的地位和老臣姜太公一样,都是武王左右最得力的大臣,他们共同筹划灭商大计,完成父亲姬昌未完成的大业。

两年后,姬旦和武王联合各国诸侯在盟津订立盟约,检阅军队。盟津会盟后的第二年,武王在姬旦等人的辅佐下,统率军队渡过盟津,并在牧野集众誓师,誓词就是《尚书》中的“牧誓”。“牧誓”为姬旦所作。

商朝灭亡后,周朝建立。灭商后,在如何处置殷人的问题上,武王征求大臣的意见。姜太公表示,这些人应该全部杀掉。周武王不同意,又找来召公商量。召公说:“有罪的杀,没罪的留下。”武王觉的有罪的人,不分轻重一律杀掉也不行。于是,武王又找来姬旦。姬旦的意见是:让殷人在他们原来的住处安居,耕种原来的土地,以争取殷人当中有影响有仁德的人。武王采纳了这个意见。这赢得了殷人的拥护。

灭商归来,在镐京(今陕西省长安县)武王同姬旦谈起在洛水和伊水之间的平原地带建立新都,以便控制东方之事。由于日夜操劳,武王得了重病。姬旦虔诚的向先祖太王、季王、文王祈祷,并说自己可以去代替他。武王的病这才渐渐好了。但过了不久,武王还是病故了。武王临终前要把王位传给有德有才的姬旦,并且说这事不用占卜,可以当面决定。姬旦哭着不肯接受。

武王死后,姬旦立武王之子诵继位,这就是成王。成王当时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因此由姬旦摄政。这引起了管叔和蔡叔的不满。

灭商后的第三年,管叔、蔡叔和封于豳的武庚禄父一同起来反对姬旦,企图夺权。响应的有几十个原来同殷商关系良好的国家。这对刚建国不久的周朝来说,是个非常沉重的打击。但是姬旦临危不乱。他首先说服姜太公和召公,说明自己摄政是为了周王朝,以求得内部保持团结。

在赢得众人的支持后,周公于第二年讨伐叛乱。周公向臣子们表示:“我们小小的周邦,是靠了上天的保佑才兴盛起来的,我们承受的是天命。为了这次出征,我又占卜一次,上天要来帮助我们,这是上天显示的威严,谁都不能违抗,你们应该顺从天意,帮助周成就这个伟大的事业!”臣子们听了,众志成城。姬旦的话被史官记载下来,这就是《尚书》里的“大诰”。

三年后,叛乱被平息。武庚、管叔被杀,蔡叔被流放。蔡叔的儿子胡(Hú)品德高尚,为人善良,和他的父亲大不一样。蔡叔死了之后,周公便提拔他掌管鲁国。胡把鲁国治理的很好,姬旦又把他封到新蔡(Xīncài)。讨伐平定管、蔡之后,周公继续向东消灭了参与叛乱的五十多个小国。周公东征的胜利,也将周朝的统治地区延伸到了东部沿海地区。

如何统治被征服的地区,是战争胜利后的大问题。周公决定将这些地区封给周王室中最可信赖的成员。周公将弟弟“封”分封到商统治的中心地区,以朝歌为都,建立卫国,为卫康叔(Wèikāngshū);并分给他殷民七族,大多是些有某种手工艺专长的氏族。周公告诉康叔,要用德行治理国家,对犯法的人要惩罚,但执行刑罚要慎重。

周公又将长子伯禽(Bóqín),封到鲁(今山东省曲阜市)地区,建立了鲁国。姜太公原被封为齐侯,都城营丘(今山东省临淄北),这次姜太公平定叛乱有功,封地非常大,“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建立了齐国。周公的同姓召公被封在燕(Yān),唐叔(成王的弟弟)封在从前夏朝的所在地(今山西省太原市南),建立了晋国;纣王的哥哥微子反对纣王和武庚叛乱,因此也受了分封,在商丘(今河南省商丘市)建立了宋国。据记载,姬旦“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姬旦把周朝的同姓兄弟、功臣、贵族分封在全国各个重要地方。

在诸侯国内,周公也设立了一套政治军事组织。同姓诸侯除了和周天子保持着从属的政治关系以外,还和周天子保持着严格的宗法关系。宗法关系的中心是确认嫡长子的继承权。嫡长子不仅可以继承财产,而且可以继承政治地位。

周朝实行同姓不婚制度,异姓之间结婚不受限制,这样,周天子和异姓诸侯之间,就可以依靠通婚建立起血缘联系。

分封制和宗法制度,在周公之前就有,但是到周公执政和辅佐成王期间,这些制度更加完备了。经过十年努力,到成王当政时,政令可以下达到各封国的各国官吏。

周朝的都城在丰、镐(在今西安附近),远离中原,偏于西部。周公东征回来后,决定营建东都洛邑,以便有效的控制东方。周公摄政的第五年,正式营建洛邑。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建成。内城方一千七百二十丈,外城方七十里。城内宫殿富丽堂皇,新都叫新邑,又称洛邑。

在洛邑营修建时,姬旦还建立了一整套礼乐制度。所谓礼,指的是划分等级名份的典章制度。礼非常复杂,几乎包括了诸侯以及地位仅次于诸侯的百姓们(即西方所称的“贵族”)的衣食住行、丧葬婚嫁等一切行为规则。共有五类:一为吉礼(jílǐ),用于祭祀神明。二是凶礼(xiōnglǐ),用于丧葬。三为宾礼(bīnlǐ),用于朝聘接待;四为军礼,用于兴师动众;五为嘉礼(jiālǐ),用于饮宴婚冠。所谓乐,就是音乐。这在当时是贵族才有的特权,什么等级什么场合奏什么音乐,有相当严格的区分。

当东都洛邑建成时,周公的礼乐也制成。这时成王已经长大,姬旦便把政权交给成王,自己退居辅佐地位。周成王迁都洛邑后,姬旦召集天下诸侯举行盛大庆典。在新都正式册封天下诸侯,并且宣布各项典章制度,也就是所说的“制礼作乐”。

周成王执政后,周公担心成王年少,贪图安逸,便写了一篇文章劝勉成王,希望他学习商代几个贤王和周文王,爱护百姓,励精图治,要成为一个有作为的国君。

周公为了周王朝的事业,殚精竭虑。到了晚年,他回到受封的地方。临终前他说:“我死后,一定要把我埋葬在成周地方,以表明不敢离开成王。”

周公死后,成王用最隆重的天子礼节,把姬旦葬在毕原(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北),那里有文王陵和武王陵。把姬旦和文王、武王葬在一起,是表示姬旦的功劳大,完成了文王和武王的没有完成的事业。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