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济世救民刚正敢言的耶律楚材...

济世救民刚正敢言的耶律楚材

分享

【新三才讯】他是一位契丹贵族奇才,从小博览群书,天文、历法、术数、医卜、释儒之道无一不精。身为辽国开国之君的九世孙,显赫身世若锦上之花,为他传奇的一生再添精彩。他秉性刚烈,直言进谏敢触龙颜,言语刚正又不亚于魏徵。他以“治天下之匠”的胸襟,力济苍生,使上百万百姓躲过屠戮得以保全。他就是蒙古帝国的宰相——耶律楚材。

耶律楚材曾说:“予幼而喜佛,盖天性也。”因为天性,从小喜欢礼佛,因此他曾在1215年至1218年之间,在燕京报恩寺向宗师万松行秀学佛。他不惧暑雨祁寒,修行参禅三年,进入“忘死生,外身世,毁誉不能动,哀乐不能入”的境地,被宗师纳为佛门俗家弟子,法号“湛然居士”。

成吉思汗听说这个契丹贵族奇才是辽国宗室后裔,就派人找到他,向他征询治国大计,并任命他为辅臣。

1218年,受蒙古帝国保护的商团,遭邻国花剌子模所害,财物被洗劫一空。逃出生天的商人将此情况报告给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派使者前去花剌子模交涉,不料使节一行同样被杀,成吉思汗由此大怒,便率领诸子西征。

此次西征的军容极为壮观,对此耶律楚材描述道:“金鼓銮舆出垄秦,驱驰八骏又西巡。千年际会风云异,一代规模宇宙新。”

一天,行秀禅师来看他,却看到耶律楚材正在吃谷皮、菜根,就说:“是否太节俭了?”耶律楚材说:“昔日燕京被围,绝粒六十日,予守职如平常。及扈从西征六万余里,备历险阻而志不少沮,跨昆仑、瞰翰海而志不加大。汪汪法海涵养之效也!”

西征六万余里,不畏艰辛,惟“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莲花”,超然情怀昭世间。

扶持尧舜济斯民

道家高人丘处机携“欲罢干戈致太平”的初衷,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到蒙古,劝谏成吉思汗:“欲获天下,必须持有不宜杀生之心”。在驻地,丘处机曾对耶律楚材表心迹:“普天之下,大地苍生都正在遭受着犹如凌迟般的痛苦,因此不辞万里之遥,顺天而行,救拔世人。”

而以“吾君尧舜之君,吾民尧舜之民”为志向的耶律楚材回答道:“天下干戈未尽,早已令我伤神,常自恨虚名耽误此身。倘不能制止百万强师,也要以微薄之力,匡扶尧舜之道,救济庶民。”

当蒙古军远征东印度,军队行至铁门关时,一只头上有角、身形似鹿而尾巴像马的绿色野兽,以人言对大军说:“此地不宜进攻,请大汗早日收兵。”成吉思汗问耶律楚材:“此为何兽?”耶律楚材告诉他:“这是罕见的瑞兽,名为角瑞。他能言天下四方之语,且好生而恶杀。这是上天降下的警告。希望大汗能秉承天意,保全民命。”成吉思汗听后,即日班师回国。

从这件事也可看出,丘处机和耶律楚材这两位高人,在风云际会之下,以道家的清真、佛家的慈悲、儒家的仁恕,化解着蒙古大军的暴戾。

敢言的“治天下之匠”

当时有个西夏人常八斤,以善造弓矢闻名,常常自夸武力胜于耶律儒者之辈。耶律楚材一笑置之,只说:“治弓尚须用弓匠,为天下者岂不用治天下匠耶?”

因耶律楚材通晓历法、善观天象,更精于占卜,成吉思汗每次出征前,都会命他卜卦以占得失,大汗亲自烧灼羊胛,以祈征兆。正史中,记载了耶律楚材预言的几件事,其预测之准,令成吉思汗颇为叹服。

一年盛夏,天空弥漫着玄冥之气,耶律楚材对大汗说:“这是克敌制胜的吉兆。”当轰轰隆隆的雷声于寒冬陡然响起时,耶律楚材预言道:“回回国主将死于郊野。”夜晚,他见长星横越于西方,预言金国女真即将易主,次年1224年,金宣宗果然去世,所言均得应验。

在终日奔走于东征西讨的蒙古帝国中,耶律楚材置身于政权的中心,以过人勇略调和鼎鼐,燮理阴阳,保护庶民和中土文明。成吉思汗对其子窝阔台说:“此人天赐我家,而后国君庶政当悉委之。”

谏言重于九鼎敢言强于雄兵

古人云:“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兵。”耶律楚材的谏言就带着九鼎之威、雄兵之武。

蒙古军攻打金国时,即将攻下汴梁城。大将速不台认为金人抵抗蒙军时日长久,将士多有死伤,故主张焚毁城池,杀光百姓。耶律楚材听闻消息,立刻上奏进谏:“将士四处征伐,在外奔驰数十年,无非就是为了得到土地和百姓。倘若尽杀城民,那些能工巧匠、典籍厚藏的富贵世家,都会毁灭殆尽。空旷之地,没有子民耕种,这又有何益?”

耶律楚材据理力争,保全了汴梁城内一百四十七万百姓的生命。除此之外,耶律楚材又请求派人入城,寻找到名为孔元措的孔子第五十一代孙,耶律楚材上奏请求袭封孔元措为衍圣公,并封给林庙土地。耶律楚材命孔元措招收太常礼乐生整理乐礼,并让他召集天下名儒,传释儒家治国平天下的九项准则,进入到东宫讲解。耶律楚材又率领所有的大臣子孙执经解义,使他们得知圣人之道。

身为一国之相,耶律楚材以仁义之心、敢言之勇,抵挡巨大的压力,从彪悍的铁骑下救出上百万百姓,也避免神传文化陷于更深重的毁亡,蒙古帝国逐渐掀起“文治兴焉”的局面。

太原路转运使吕振、副使刘子振因贪赃枉法犯下大罪。窝阔台责问耶律楚材,为何尊敬孔子的儒士中会有此不肖之辈?耶律楚材回答说:“圣人之名教,凡是拥有国家者,无不遵从,就像天有日月一样自然。岂能因一个人的过失,就使千秋万世常行之道,唯独废于我朝。”

窝阔台驾崩后,皇后乃马真称制(即垂帘听政),听信奸佞奥都剌合蛮之言,导致国政紊乱。乃马真后曾下旨,凡是奥都剌合蛮提出的建议,令史如果不记录下来,就砍断令史的手。耶律楚材获悉此事,直接骑马奔入驻地,对皇后说:“若朝令合理,老臣自当奉行,与史官何干?如法令有违常理,当然不能执行,死尚且不怕,断手又有什么可怕的!”此话令皇后非常震惊。但因耶律楚材是先朝旧勋,随太祖、太宗创下彪炳功绩,所以乃马真后对他既敬重又忌惮。

耶律楚材以“无多财之祸,绝高位之危”为乐;以“持盈守谦,慎终如始”为戒;以“君子得志独洁行道”为志。于当时战争的天时,在青史上镶嵌出“以儒治国,以佛治心”的奇星。

“安得夔龙立廊庙,扶持尧舜济斯民”,一腔热血洒向崎岖世道的耶律楚材,身于乱世禁中,心随淡荡金风,他去世时,倾国悲哀,蒙古人如丧亲友,汉官流泪凭吊,国数日内不闻乐声。正是:忽报台星折,仍结薤露新,斯民感天极,洒泪叫苍旻。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