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九朝良臣 心念苍生(上)(...

九朝良臣 心念苍生(上)(图)

分享
 
契丹地理之图,元至正四年(1344年)雕版墨印,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地图中主要表现当时中国北方的山川大势、京府州镇、长城关塞以及邻国部族等内容。
【新三才首发】元代的蒙古帝国地跨亚欧,沟通了中原与西域各国之间的文化和经济联系。很多少数民族深受汉文化影响,不仅生活习俗大大改变,而且在文化上也濡染了几千年中原传统文明的精华,涌现出精通诗文书画,善于治国的良臣。
元代统治者将民众划分为蒙古人、色目人、北人、南人等不同等级。雍古部是元代色目人中受汉文化影响较深的部族。雍古部,又译作汪古、王孤、瓮古、旺古、汪骨、汪古惕等,金元时期生活于阴山以北地区。据《史集》载,金朝皇帝为了防御蒙古、克烈、乃蛮等部,筑了一道城墙,交给该部守卫。这道城墙在蒙古语中称为atkū,因此该部得名汪古。从族源上,雍古部可追溯到唐代迁居阴山地区回鹘​​人的后裔。雍古处于漠北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交汇的地带,许多人通晓多种语言文字,文化水平较高,甚至有的家族在元代得到重用,出将入相,而赵世延则是雍古部中的佼佼者。
 
赵世延石像
 
赵世延(1260~1336年),字子敬,是雍古部名臣,元代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他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性格耿介清廉,不畏权贵,敢于直言进谏。他从政近五十余年,经历了元世祖、成宗、武宗、仁宗、英宗、泰定、文宗、宁宗、惠宗等九朝,先后在云南、湖北、江南、山东、安西(陕西)、绍兴、四川、陕西、江浙、大都等各路及行省担任要职,其官职涉及枢密院、御史台、中书省等重要部门,其中任职检察部门时间最久,晚年官至翰林学士承旨、中书平章政事。他关心军国利弊,知无不言,具有悲天悯人、心念苍生的博大胸襟,被誉为元代“九朝良臣”。同时,赵世延汉学功底深厚,擅长文学诗词,文章与书法造诣都很深厚,与元代文人赵孟頫、虞集等交往密切。至顺元年(1330年),他奉命与虞集负责编修《皇朝经世大典》,因编修有功而受封为鲁国公。
 
一、显赫家世 怀柔西南
 
清顺治年间的云中府地图
 
赵世延的先祖生活于云中塞上(今山西大同境内)一带。在宋末元初社会变革的时代,赵氏家族以勇敢善终而闻名,成为元朝显赫一时的大家族。赵世延的祖父按竺迩(1194~1263年),自幼父母亲双亡,寄养在外祖父黑水千户术要甲家。当时人将“术”讹读为“赵”,称他为“赵要甲”,遂改姓为赵,后世均以赵为姓。按竺迩自幼精于骑射,骁勇善战,年轻时追随成吉思汗西征南讨,屡立赫赫战功,被封为蒙古汉军征行大元帅,受命长期镇守四川,故举家定居成都。窝阔台时期,他转战西北、西南地区,先后参加了灭金灭宋的战役,为元朝的统一屡立奇功。忽必烈即位后,赐按竺迩“玺书褒美,赐弓矢锦衣”。延祐元年,仁宗追封他为秦国公,諡号武宣。按竺迩有十个儿子,其中彻理、国宝最为有名。

 
1907年的大同府城墙照片
 
赵世延的父亲赵国宝也是进攻四川的先锋军统帅。中统元年(1260年),赵国宝统率元军先锋部队进攻重镇重庆,迫使南宋守将张实投降。他采用温和的怀柔手段,劝说吐蕃酋长勘拖孟迦入朝,因功授三品印,为蒙古汉军元帅,兼文州吐蕃万户府达鲁花赤。此后,他又劝说扶州诸羌大酋长呵哩禅波哩揭归附,使其受封万户。赵国宝治理文州时,有善政。他以儒家仁政思想治理少数民族,使其主动归顺,稳定了西南地区。仁宗追封他为“梁国公”,諡号忠定。
 
 
二、民生休戚 直言进谏  
 
赵世延自幼聪慧,喜好读书,二十岁时,就得到忽必烈的召见,送入枢密院御史台学习。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时年二十四岁,出外为官,任承事郎、云南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协助省臣出兵平定乌蒙蛮的叛乱。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赵世延提升为监察御史,当时恰逢桑哥任丞相,把持朝政。桑哥善于敛财,滥印钞币,加重赋税,专事搜刮,以至于民怨沸腾。赵世延果断采取行动,与同僚弹劾丞相桑哥不法,但奏章被桑哥的亲信赵国辅所扣押,其余五位官员均遭桑哥报复被排挤出朝,惟有赵世延因年轻而得以幸免。不久,赵世延受命调查平阳郡监也先忽都的巨额贪污案,审讯董仲威杀人案,均秉公执法,处理公允。
元成宗时期,赵世延先后任山东肃政廉访副使、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武宗至大四年(1311年),他调任中奉大夫、陕西行台侍御史,身为言官,他坚持原则,对于祸国扰民之事敢于直言进谏。当时,云南行省边境八百媳妇国(今泰国北部、缅甸东北部、泰国清迈周边)发生叛乱,志大才疏的右丞刘深率大军征讨,因路途遥远、水土不服等原因,惨遭失败,全军覆没,刘深被斩首。而好大喜功的皇帝与枢密院大臣不甘心失败,准备命右丞相阿忽台率大军继续征讨。而赵世延认为解决民族矛盾的根本在于收服人心,反对军事镇压,主张委派能臣,缓和民族矛盾。
 
八百媳妇国是古代滇南的一个小国,位于今天的泰国清迈与缅甸掸邦一带地区,传说其酋长有妻八百,各统一寨,所以号称“八百媳妇”。
于是,他多次上书,反对出兵远征八百媳妇国。他极力谏言:“蛮夷事,在羁縻,而重烦天讨,致军旅亡失,诛戮省臣,藉使尽得其地,何辅于国?今穷兵黩武,实伤圣治。朝廷第当选重臣知治体者,付以边寄。兵宜止,勿用。”然而,枢密院臣却以为用兵国家大事,“不宜以一人之言为兴辍”。赵世延依然坚持上书,在他的劝阻之下,元廷最终放弃了武力征讨的做法,而是推行招抚的策略,缓和了与八百媳妇国的矛盾,为其日后的朝贡铺平了道路。
 
延祐元年(1314年),赵世延升任参政知事,兼管国子学,任中书省仅二十个月,即升任御史中丞。延祐三年(1316年),升翰林学士承旨,兼御史中丞,劾奏权臣太师、右丞相帖木迭儿十三大罪。帖木迭儿为人狡黠贪婪,专横贪虐,在答己皇太后庇护之下,结党营私,罔上欺下,打击正直不肯依附于他的官员。武宗去世后,皇太后任命帖木迭儿为右丞相,仁宗即位,仍以为相。赵世延上书弹劾他的十三条不法罪行,以其罪行应当处斩,仁宗闻奏大怒,砸碎帖木迭儿太师印,诏夺其官职,并欲斩首。但帖木迭儿藏匿于答己太后的兴圣宫近侍家中,因仁宗不愿忤逆太后,仅以罢官了事。不久,赵世延升为翰林学士承旨,仍兼任御史中丞。 1320年,仁宗去世,帖木迭儿被皇太后重新起用,再次任中书右丞相,独揽朝政,对弹劾他的官员蓄意报复。当时赵世延任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被铁木迭儿陷害入狱。英宗对帖木迭儿陷害赵世延之事了如指掌,在英宗与丞相拜住的庇护之下,赵世延才免遭毒手。不久,帖木迭儿病死,赵世延才再次获释,摆脱魔掌。
 
(待续)
 
【新三才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