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九朝良臣 心念苍生(下)(...

九朝良臣 心念苍生(下)(图)

分享
图中碑文为赵世延所作,著名书画家赵孟頫(1254﹣1322)手书。
 
三、仁政爱民 发展经济
 
【新三才首发】赵世延是一位体恤百姓疾苦,仁政爱民,重视发展地方经济的官员。他曾在陕西、四川、湖北、云南等地任廉访使及平章政事等职,关心民间百姓疾苦,革除弊政,维修水利,开荒屯垦,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
 
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赵世延转任奉议大夫,出任江南湖北道肃政廉访司事。他访查民情,关心民间疾苦,积极倡导儒学,兴办学校,撤毁淫祠,开启民智;他还关注水利工程的修建,修复澧阳县坏堤,维修河堤,平息水患,发展农业生产,设立义仓,救济贫困百姓,惩治豪强地主,颇有善政。
 
大德十年(1306年)世延调任安西路总管。安西路乃故京兆(今西安市)省台所治,是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号称“会府”。历来政务繁多,而其前任官员敷衍塞责,导致壅滞积案达三千件。赵世延上任不到三个月,便全部处理完毕。陕西省发生饥荒,省台商议拟上奏朝廷要求赈济,赵世延说:“救荒如救火,愿先发廪以赈,朝廷设不允,世延当倾家财若身以偿。”遂发禀赈灾,救活者甚多。
 
他曾两次在巴蜀地区任职,元武宗至大元年(1308年),任四川肃政廉访使,任内清除积弊,为民除害。他还组织当地百姓,维护、整修和疏浚都江堰,使成都平原大获其利,使深受战乱之祸的天府之国重现繁盛的景象。延祐五年(1318年),他进职光禄大夫、昭文馆学士、宋大都留守乞补,外拜四川行省平章政事。为了解决四川等地军民饥荒问题,赵世延决定在重庆路立屯田,利用江津、巴县一带闲田783顷,召军上1200余人垦种,当年就获粟11700石,从根本上解决了军民的饥荒问题,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因此,他深受当地吏民称赞,受到当地百姓的爱戴。
四、重视文教 编纂典籍
 
赵世延在元代还是与马祖常、虞集齐名的大文学家。他汉学修养深厚,诗词、文章、书法造诣都很深厚,可惜流传至今的作品不多。 《元诗选》收录其诗七首,《全元文》中收录文章17篇。他晚年负责编纂《皇朝经世大典》,因编修有功而受封为鲁国公。而且他一生始终关心教育事业,重视人才的培养,负责编纂
大型图书,为中华文化的承传做出了贡献。
 
《皇朝经世大典》插图,原书今已散佚,仅部份残存。
延祐二年(1315年),元朝首开科举,知贡举为平章政事李孟,读卷官为参知政事赵世延与集贤大学士赵孟頫。此年,元代文学家许有壬参加科举,赵世延为此次会试的读卷官,对他大加赏识,大力拔擢他。许有壬中进士及第,授同知辽州事,两人结下深厚的座师与门生情谊。赵世延有一女赵鸾,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精通经书,还善于弹琴,为当时一才女。许有壬丧偶后,娶赵鸾为继室,赵世延与许有壬结成翁婿之谊,两人在政治与学术上合作颇多。
 
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年),赵世延自捐薪俸,在四川绵竹城北二十里张轼故居紫云居修建书院。书院历时两年,于一三一八年竣工,落成后,元廷下诏,赐名紫岩书院。泰定四年(1327年)十月至十二月,任中书右丞,提调国子监。泰定五年(1328年),泰定帝为他平反昭雪,加授翰林学士承旨、光禄大夫,并负责经筵事,与虞集、段辅、马祖常等同为经筵官。
 
文宗即位后,赵世延因拥立有功,天历二年(1329年)加授集贤大学士、奎章阁大学士,拜中书平章政事。同年冬,世延多次请辞所任官职,文宗不许,并以其年高多疾,特许乘小车入朝。至顺元年(1330年),文宗令赵世延与国史院编修官虞集等人仿唐宋会要体例,纂修《皇朝经世大典》。赵世延以年高多疾为由,屡次上书,请求解除中书政务,专意纂修。文宗以其德高望重不允。 《经世大典》由赵世延任总裁,虞集任副总裁,于四月正式开局编纂,次年五月修成,凡八百八十卷,略十二卷,公牍一卷,纂修通议一卷。 《经世大典》为后世编修《元史》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雍古氏家庙碑。
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年)回到成都,次年去世。至元三年(1337年)秋,元顺帝专门在其故乡甘肃礼县敕建家庙碑,以示表彰。 “敕赐雍古氏家庙碑”,世称“雍古氏家庙碑”,由龙首、碑身、龟跌三部分组成,碑高3.5米,宽1.3米,厚0.42米。该碑由翰林学士承旨程钜夫奉敕撰文,大书法家赵孟頫奉敕书丹并篆额,面额书八字,正面四周阴刻串枝莲文,中间刻文皆为楷书,右起竖刻33行,行64字,共1230多字(个别字损)。碑文记载了翰林学士承旨、中书平章政事赵世延祖孙三代六英,为建立和巩固元朝政权所创的丰功伟绩。该碑至今仍保存在甘肃省礼县南郊,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对研究蒙元史及书法艺术有极高的价值。
 
《元史·赵世延》称赞他:“世延历事凡九朝,历省台五十余年,负经济之资,而将之以忠义,守之以清介,饰之以文学,凡军国利病,生民​​休戚,知无不言,而于儒者名教,尤拳拳焉。”在蒙古贵族统治之下的元朝,少数民族官员尚能恪守儒家思想,心系苍生,关心民间疾苦,尚做到救民如救火,敢于直言进谏,革除弊政。可见传统儒家文化泽被深远,在古代不同王朝治下都涌现出大量清正廉明的有识之士。而今天的中国大陆面临种种社会问题,昔日的良臣今何在?为什么我们失落了一度深入人心的道德操守呢,又该如何找回民族的灵魂呢?这实在是每个人都该思考的问题。
 
【新三才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