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中国古代的解剖学

中国古代的解剖学

分享

 

【新三才首发】中华医学源远流长,神农尝百草奠定了中医基础。扁鹊、和李时珍等大医学家,以其高尚的医德、高超的医术享誉古今。而且,中国古代还出现了外科手术和人体解剖术,并成功医治多人。

李约瑟说:“中国古代的解剖学出现较早,从扁鹊就开始了,到王莽时代广泛采用,并持续到稍晚的三国时期。从此以后,也像欧洲一样,解剖学便绝迹了,直到中世纪晚期才再度出现。”(《中国科学技术史》)“解剖”一词最早出现于《灵枢经》(即《黄帝内经·灵枢》):“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

春秋时期的扁鹊,精通脉理、针灸等多种治疗手段,同吋对人体解剖也有一定的了解。相传他曾经对齐恒公的肠胃和太仓的头痛症实施外科手术治疗。
司马迁在《扁鹊仓公列传》中曾介绍过一位上古时期的名医:上古之时,有叫俞附的名医,治病不以汤药、针灸等方法。因五藏有病,他先是割开皮肉,疏通经筋,按摩神经,接着拉开胸腹膜,抓起大网膜,最后洗浣肠胃,漱涤五脏。这段记述,神奇的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但却是条理分明,层次清楚。使人怀疑作者加进了西汉时期的解剖知识。汉代时,我国的解剖知识已相当丰富。

马王堆出土西汉《五十二病方》中有疝修补手术和痔疮切除术的记载。

《后汉书•华佗传》记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麻沸散今已失传。

人体解剖术可能在更早时期就已出现,据韩康信等介绍,在国内考古中已经发现开颅术案例三十多起,其中可以确信带有病理治疗色彩的约有十一起,时间多为距今2000~4000年前, 而2001年在山东广饶傅家村大汶口文化遗址392号墓发现的一个颅骨则将我国开颅手术历史上推到5000年前,该颅骨右侧顶骨有31×25mm椭圆形缺损,“根据体质人类学和医学X光片、CT检查结果,392号墓墓主颅骨的近圆形缺损系开颅手术所致。此缺损边缘的断面呈光滑均匀的圆弧状,应是手术后墓主长期存活、骨组织修复的结果。这是中国目前所见最早的开颅手术成功的实例。”1991年考古工作者在新疆鄯善县苏贝希村发掘距今约2500年的古代墓葬时发现一具男性干尸,腹部有刀口,以粗毛线缝合,很有可能是腹腔手术,到唐代,人体解剖学有了长足的进步,有了比较完备的人体解剖图:“明堂图”。唐太宗阅读“明堂图”之后发现人的重要器官基本上都集中在背部,为避免给人造成致命伤害,唐太宗下令实行鞭笞刑法的时候,只允许击打受刑者的臀部,不能损伤受刑者的背部,以此保护受刑者的生命安全。

到了北宋时期,人体解剖学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在此期间曾先后进行过两次大规模的尸体解剖活动,积累了更多的尸体解剖知识,由此产生了两部人体解剖学图谱,《欧希范五脏图》和《存真图》。

《存真图》影响较大,“明清诸多脏腑图与内景图均以《存真图》为蓝本,或原图引用,或衍化成新图,影响长达七百余年。”

《存真图》的绘制十分精细具体,它不仅有人体胸腹内脏的正面、背面和左右侧面全图,而且还有分系统、分部位的分图。如《肺侧图》为胸部内脏的右侧图形;《心气图》为右侧胸腔内的主要血管关系图;《气海横膜图》为横膈膜及在其上穿过的血管、食管等形态图;《脾胃包系图》为消化系统之图;《分水阑门图》为泌尿系统之图;《命门、大小肠膀胱之图》为泌尿生殖系统之图。图中描绘的解剖位置和形态基本正确,并且所绘诸图后均附有描述性的说明文字,具有极高的研究与应用价值。

到了清代,著名医学家王清任在行医过程中深感解剖知识的重要,于是致力于人体脏腑研究达四十余年,最终编写出绘有脏腑图谱的《医林改错》一书。

王清任在行医的过程中,在研究了古代的一些脏腑书籍和图形后,发现里面存在着不少矛盾。于是他经常观察死人的尸体,到乱葬岗观察犬食之余的小儿尸体,还三次去刑场察看尸体。在没有尸体供解剖的情况下,他就饲养家畜做比较解剖实验。他是我国解剖史上第一个做动物解剖实验的医学家。但是他始终没有看到人的膈膜形态、位置。有一次,他出诊看病,偶然遇见一个亲眼见过横膈膜的人,王清任大喜过望,虚心求教,终于弄清了横膈膜的位置。公元1830年,他根据临床心得编写并绘有脏腑图谱的《医林改错》。

书中共有二十五幅图谱。王清任把古人画错的和他自己改正的,作了对照。他纠正了古人认为肝有七叶,肺下有二十四行气孔和气管直入心脏的错误说法。他发现了气管有两个分支和小支气管, 同时他还发现了许多过去医书上从来没有提到过的重要器官,如腹主动脉(王称其为卫总管或气管)、上腔静脉(荣管即血管)、颈总动脉(左右气管)、肾动脉、肠动脉、幽门括约肌(遮食)、总胆管(津管);胰脏、十二指肠的入口(津门)等。此外,他还发现了视神经,并指出视神经与脑的关系,从而叙述了对脑功能的看法。在怀胎、天花方面他也有精辟独到的认识。

王清任在观察内脏的过程中发现尸体内瘀血颇多,由此他联想到治疗换血的重要性。他结合临床经验,自创新方三十一个,化裁古人妇产科方剂两个。这些方剂大部分现在还在运用,对于治疗冠心病,中风后遗症,均有相当的疗效,是医学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