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新三才精华回顾』被瘟疫侵...

『新三才精华回顾』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分享

[法]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

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蹟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罗马帝国至少爆发了四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史海】三位逆天叛道的罗马皇帝与后三次大瘟疫

一、《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也有不少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画作穿越时光,向今人传递著上天示警的讯息。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德洛内在参拜罗马的圣彼得锁链堂时,看到了表现罗马大瘟疫的15世纪湿壁画,他自1857年开始准备草图,12年后终于完成了他气势撼人的画作。19世纪中叶,几次惨烈瘟疫已过去很久,故而德洛内采取了文学化的表现手法:从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编写的圣人故事合集《黄金传奇》中撷取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

(注)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皇帝时期的禁卫军队长,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乱箭射死,行刑者都慑于塞巴斯蒂安的威信而躲开要害部分,使他奇蹟般地活了下来。之后他去面见皇帝并批评了他,被皇帝下令用乱棍打死、尸体丢弃于污秽之地。

画面左侧背景中,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显示这一幕发生在罗马城——迫害正信的皇帝本人死于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阴云密布,前侧的空地上,被瘟疫夺去生命的人们倒卧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挣扎着;两位天使则通身光明,他们的现身预示著灾祸即将来临。画面右下方,供有罗马医神像的壁龛下有两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队白衣牧师正扛着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阶向下徐行。

诸多对比在这幅充满象征的画中形成张力,也诠释了善恶有报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亲历者、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述的,「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当德洛内此画1869年亮相巴黎沙龙时,受到了最多的关注和最高的评价。

二、《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

大瘟疫接近尾声的公元680年,罗马市民敬捧圣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心忏悔,罗马城的大瘟疫因此停止。这一神蹟得以广传,很多国家纷纷请求敬奉圣塞巴斯蒂安圣骨。公元1575年米兰与1599年里斯本两地的大瘟疫中,诚心忏悔的居民亦敬捧圣骨绕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见人的命运中也有变数,当人能诚心改过,上天就会赋予人悔过迁善的机会。

自黑死病盛行的14世纪起,圣塞巴斯蒂安作为染瘟疫者的代祷圣人就经常被描绘。15世纪尼德兰画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则呈现了罗马帝国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场景。画面上方,圣塞巴斯蒂安正请求神能网开一面,身上的乱箭代表他在人间历经的苦难。

在21世纪的今天,罗马帝国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很多修炼界高人都预见了未来即将发生的可怕劫难。中国有句古话:「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生死去留,或许就看人的一念。这也是罗马帝国覆亡的故事向今人演绎的深刻天启。

(责任编辑:tiger)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