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古罗马帝国灭亡对当今的警示...

古罗马帝国灭亡对当今的警示

分享

古罗马帝国灭亡对当今的警示

一千多年前古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
史料记载当时称雄世界的罗马帝国因为对基督教徒的迫害,招来了四波致命的大瘟疫,城市中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下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观者都恐怖与震惊的「范例」。
古罗马皇帝尼禄迫害基督信徒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公元54年至68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皇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信徒所为,迫使当时的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信徒。
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信徒的谣言,诸如诬蔑他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他们狂饮,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尼禄还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游园会。
《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罗马残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
第一次罗马大瘟疫
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Plague of Orosius),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
「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著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
「在海上的薄雾里,船只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著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 」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计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著恶臭。」
约翰说:「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第二、三次大瘟疫
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Plague of Antoninus or Galen)。「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 也未能幸免。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
公元250年,德修斯(Decius)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公元541-591年期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在第二次瘟疫中,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画家用笔记录下瘟疫来临时的悲惨景象。
同年,罗马开始第三次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
第四次大瘟疫
公元542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第四次可怕的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第四次瘟疫。
伊瓦格瑞尔斯记载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当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进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
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于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地向海中倾倒它们装载的可怕货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查士丁尼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尼禄
尼禄是罗马史上著名的暴君,不理国政,残暴嗜杀,热衷于娱乐、演戏、玩女人,并同自己的亲生母亲乱伦后又杀死了她。64年,罗马发生大火,全城几乎全部焚毁,尼禄反而在宫中吟诗歌唱,在大火过后又修建新宫,号为「金宫」。时流言尼禄放火以便建造新宫,尼禄为消除流言,以基督徒为替罪羊,大肆捕杀基督徒。
罗马的一个历史学家用非常简洁的语言这样总结道:「尼禄继承了他的母亲,然后吃掉了她;他强奸了他的妹妹;烧掉了罗马的12个街区;处死了赛内卡;在拉特兰呕吐出青蛙;把圣彼得钉死在十字架上;砍了圣保罗的头;统治了13年零7个月;最后被狼吃掉了。」
在他的统治之下,整个罗马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只要他提出一个人的名字,就可以把他处死。许多元老院议员、名人和卫队官员都被处死了。一些人被斩首,一些人被勒令自杀,还有些人被切开动脉血管。甚至他的老师赛内卡也被残忍地剁下双手,他甚至为了建设他的宫殿,把整个罗马城焚毁。
史料记载,尼禄出生于罗马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格涅乌斯.多米提乌斯.阿盖诺巴尔布斯。当尼禄3岁的时候,即公元40年,他的父亲死去了。尼禄是由其母抚养大的。阿格里皮娜是个阴险多谋、贪权好势的女人。阿格里皮娜毒死她的第二个丈夫之后,出于虚荣和野心,嫁给了她的舅父、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阿格里皮娜成为帝后之后,为巩固其专权的地位,一方面将其亲信阿佛拉尼乌斯.布鲁斯委任为近卫军长官并以此为支柱杀掉其政敌与情敌;另一方面,从公元48年开始,不断地施展各种阴谋诡计给尼禄以权力,她迫使克劳狄乌斯放弃让他亲生之子布里塔尼库斯作为继承者的合法要求,而给她与前夫所生之子尼禄以继承者的恩宠。就这样,尼禄登上皇帝的宝座,成为罗马政治舞台的中心人物。尼禄既没有赫赫战功,又无治国之才,他所以能够成为罗马皇帝,只是由于宫廷政变的结果。
谣言污蔑铺路
古罗马时期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大火延烧了六天六夜。尼禄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帝国的御用理论者编造系列谎言诬蔑基督徒在拜神时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造谣说他们狂饮、乱伦等等,几乎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在古罗马的竞技场。观众席上是义愤填膺的罗马人,他们被告知,那纵火焚烧都城和其中珍宝的,那饮孩童之血,投毒于水中并诅咒人类的基督徒们,就要被送来与狮子搏斗了。被谎言欺骗的罗马人,看着基督徒被野兽撕裂咬死,却以此为乐。
对女性信仰者的迫害
历史上,对女性信仰者的迫害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叙述了发生在公元209年至210年之间的一些事件,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更重要。
奉命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庄严告诫」,要他们对那些不愿向维纳斯爱神祭坛敬香的渎神的处女,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维护爱神的荣誉。
牟里罗(Murillo)《殉难的圣安德鲁》。牟里罗是西班牙第一位受到欧洲赞扬的画家。圣安德鲁是耶稣的弟子,在圣保罗牺牲四年后在希腊被钉在十字架上殉教。在生死关头,圣安德鲁的眼神里没有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充满了对神的坚定信念。在他头顶的上方,天使们正在等待着他返回天国的时刻。
社会道德败坏 淫乱盛行
罗马时代大规模直接役使外族奴隶,使罗马物质生活高度繁荣。工商业的发达,带来了人类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城市文明。
例如有些史学家认为社会的淫风、罗马人的纵欲是古罗马帝国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据史学家吉朋记载,当时有个卡拉卡拉大浴场,同时可供2,300人入浴。男女混杂,淫乱的事层出不穷。还有很多疯狂的性节日,比如罗马花节,20万妓女同时涌向街头,假阳具和阴户的仿制物是狂欢的道具。罗马不但有妓女节,还有同性恋节日,同性恋被当作一种婚姻形式而受保护。
淫荡的民风导致古罗马人(指自由民以上的人)生育率下降,造成上层自由民人数逐减。据记载,古罗马特洛伊贵族35名结了婚的王爷,半数以上没有生育,其余的王妃虽然有喜,活着生下的只是少数几个低能儿,皇室几乎没有嫡生的子女。
法律成为迫害正信的工具
众所周知,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罗马帝国时期,一位叫皮里尼(Pliny)的巡抚禀告他雅努(Trajan)皇帝说:「任何被控为基督信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信徒,若他们承认,我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信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他雅努在批示中说:「你在处理被控诉为基督信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确……」。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一千多年前古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

史料记载当时称雄世界的罗马帝国因为对基督教徒的迫害,招来了四波致命的大瘟疫,城市中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下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观者都恐怖与震惊的「范例」。

古罗马皇帝尼禄迫害基督信徒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公元54年至68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皇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信徒所为,迫使当时的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信徒。

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信徒的谣言,诸如诬蔑他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他们狂饮,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尼禄还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游园会。

《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罗马残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

第一次罗马大瘟疫

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Plague of Orosius),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著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

「在海上的薄雾里,船只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著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 」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计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著恶臭。」

约翰说:「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第二、三次大瘟疫

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Plague of Antoninus or Galen)。「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 也未能幸免。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

公元250年,德修斯(Decius)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公元541-591年期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在第二次瘟疫中,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画家用笔记录下瘟疫来临时的悲惨景象。

同年,罗马开始第三次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

第四次大瘟疫

公元542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第四次可怕的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第四次瘟疫。

伊瓦格瑞尔斯记载到,「在有些人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地从人群当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由此引发了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进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

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于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地向海中倾倒它们装载的可怕货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查士丁尼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尼禄

尼禄是罗马史上著名的暴君,不理国政,残暴嗜杀,热衷于娱乐、演戏、玩女人,并同自己的亲生母亲乱伦后又杀死了她。64年,罗马发生大火,全城几乎全部焚毁,尼禄反而在宫中吟诗歌唱,在大火过后又修建新宫,号为「金宫」。时流言尼禄放火以便建造新宫,尼禄为消除流言,以基督徒为替罪羊,大肆捕杀基督徒。

罗马的一个历史学家用非常简洁的语言这样总结道:「尼禄继承了他的母亲,然后吃掉了她;他强奸了他的妹妹;烧掉了罗马的12个街区;处死了赛内卡;在拉特兰呕吐出青蛙;把圣彼得钉死在十字架上;砍了圣保罗的头;统治了13年零7个月;最后被狼吃掉了。」

在他的统治之下,整个罗马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只要他提出一个人的名字,就可以把他处死。许多元老院议员、名人和卫队官员都被处死了。一些人被斩首,一些人被勒令自杀,还有些人被切开动脉血管。甚至他的老师赛内卡也被残忍地剁下双手,他甚至为了建设他的宫殿,把整个罗马城焚毁。

史料记载,尼禄出生于罗马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是格涅乌斯.多米提乌斯.阿盖诺巴尔布斯。当尼禄3岁的时候,即公元40年,他的父亲死去了。尼禄是由其母抚养大的。阿格里皮娜是个阴险多谋、贪权好势的女人。阿格里皮娜毒死她的第二个丈夫之后,出于虚荣和野心,嫁给了她的舅父、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阿格里皮娜成为帝后之后,为巩固其专权的地位,一方面将其亲信阿佛拉尼乌斯.布鲁斯委任为近卫军长官并以此为支柱杀掉其政敌与情敌;另一方面,从公元48年开始,不断地施展各种阴谋诡计给尼禄以权力,她迫使克劳狄乌斯放弃让他亲生之子布里塔尼库斯作为继承者的合法要求,而给她与前夫所生之子尼禄以继承者的恩宠。就这样,尼禄登上皇帝的宝座,成为罗马政治舞台的中心人物。尼禄既没有赫赫战功,又无治国之才,他所以能够成为罗马皇帝,只是由于宫廷政变的结果。

谣言污蔑铺路

古罗马时期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大火延烧了六天六夜。尼禄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帝国的御用理论者编造系列谎言诬蔑基督徒在拜神时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造谣说他们狂饮、乱伦等等,几乎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信徒身上。

在古罗马的竞技场。观众席上是义愤填膺的罗马人,他们被告知,那纵火焚烧都城和其中珍宝的,那饮孩童之血,投毒于水中并诅咒人类的基督徒们,就要被送来与狮子搏斗了。被谎言欺骗的罗马人,看着基督徒被野兽撕裂咬死,却以此为乐。

对女性信仰者的迫害

历史上,对女性信仰者的迫害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叙述了发生在公元209年至210年之间的一些事件,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更重要。

奉命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庄严告诫」,要他们对那些不愿向维纳斯爱神祭坛敬香的渎神的处女,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维护爱神的荣誉。

牟里罗(Murillo)《殉难的圣安德鲁》。牟里罗是西班牙第一位受到欧洲赞扬的画家。圣安德鲁是耶稣的弟子,在圣保罗牺牲四年后在希腊被钉在十字架上殉教。在生死关头,圣安德鲁的眼神里没有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充满了对神的坚定信念。在他头顶的上方,天使们正在等待着他返回天国的时刻。

社会道德败坏 淫乱盛行

罗马时代大规模直接役使外族奴隶,使罗马物质生活高度繁荣。工商业的发达,带来了人类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城市文明。

例如有些史学家认为社会的淫风、罗马人的纵欲是古罗马帝国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据史学家吉朋记载,当时有个卡拉卡拉大浴场,同时可供2,300人入浴。男女混杂,淫乱的事层出不穷。还有很多疯狂的性节日,比如罗马花节,20万妓女同时涌向街头,假阳具和阴户的仿制物是狂欢的道具。罗马不但有妓女节,还有同性恋节日,同性恋被当作一种婚姻形式而受保护。

淫荡的民风导致古罗马人(指自由民以上的人)生育率下降,造成上层自由民人数逐减。据记载,古罗马特洛伊贵族35名结了婚的王爷,半数以上没有生育,其余的王妃虽然有喜,活着生下的只是少数几个低能儿,皇室几乎没有嫡生的子女。

法律成为迫害正信的工具

众所周知,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罗马帝国时期,一位叫皮里尼(Pliny)的巡抚禀告他雅努(Trajan)皇帝说:「任何被控为基督信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信徒,若他们承认,我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信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他雅努在批示中说:「你在处理被控诉为基督信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确……」。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