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世界上最美丽的火车站(组图...

世界上最美丽的火车站(组图)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 大厅、圆顶、大理石、玻璃、镶金…这里不是欧洲的大教堂,这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中央车站。(上图,右下)

无论是新巴洛克风格,或当代风格,这些世界上最美丽的火车站都是要设计来吸引人们注目。其中有许多车站都是在19世纪后期建造的,当时正是火车旅行的黄金时期,既有趣,又迷人。时至今日,车站外观继续引人注目,甚至吸引了不用赶火车的旅客。

这些火车站都经历过战乱时期,到城市发展时期。火车站不只是交通的枢纽,也是整个帝国的象征,统治者把他们的建筑和工程专业,从母国直接搬到类似印度和莫桑比克殖民地。不过,同样雄心勃勃的是火车的路线,横跨整个大陆,譬如,豪华的东方特快车就把巴黎直接连到伊斯坦堡的那个新艺术运动风格的西鲁克兹车站。

后来,火车旅行逐渐失宠。代之而起的是高速铁路的成长与符号性的火车站。譬如,在伦敦,工人从圣潘克拉斯火车站新哥特式的红砖外墙清理了30万磅的尘土,换上8000块的玻璃天窗。

在澳洲,墨尔本南十字火车站进行彻底的大翻修,转成玻璃屋顶的地标,其中还包含一个实用的目的:将火车月台上方的废气经由高耸的圆顶排出。

在美国,多年来的火车旅行已经被汽车和飞机所取代,一些车站逐渐没落,甚至遭到毁弃。譬如底特律的密歇根中央火车站在1988年被遗弃,破窗和涂鸦给它的外表增加几分阴森恐怖。

更惨的是纽约华丽的宾州车站,在上世纪60年代被拆除,被换成一座很沉闷的地铁车站。十多年来,要改建一座雄伟的新宾州车站和迁移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争议,迄今尚未定案。

不过,还有一些城市在拥抱火车站。毕竟,即使要搭乘飞机的旅客也要经常利用通往机场的火车,这意味着火车站成为他们旅行到另一个目的地的前奏。仍然有一些旅客喜欢沿路欣赏风景,享受无压力的火车之旅。

要去火车站,你不必像去机场那样提前到达,以便接受安检。但是建议您提前到达火车站,有一个愉快的原因:慢慢欣赏这些给旅行者的华丽大教堂。
 

比利时,安特卫普中央车站(Antwerp Central Station):


这个富丽堂皇的新巴洛克车站建于1905年,它被批评为奢侈(装饰用的大理石和石头逾20种)。但它华丽的风格,巨大的拱形圆顶令人难以漠视。您可能从一个视频短片认识这个车站的大厅,那是在2009年初,有个近200人的快闪舞蹈《哆来咪》(Do Re Mi;电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的主题曲)。

怎么看呢:经过大翻新之后,现有三层的火车轨道,但视角最好的是从原先的那层月台向上看拱形的玻璃天花板。

英国,伦敦,圣潘克拉斯国际车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


这个红砖外墙的新哥特式车站,建于1868年。最近再上新闻。在20世纪逐渐没落后,该车站最近获得一笔800万美元的改造经费。工人清除红砖上30万英镑重的尘土,在巨大火车棚装上8000个窗格的玻璃屋顶。成为伦敦最精美的维多利亚时代地标之一。

怎么看呢:在新整修的伦敦圣潘克拉斯万丽酒店(St. Pancras Renaissance London Hotel)订一间套房,可以看到巴洛列(William Henry Barlow, 1812~1902)为该站设计的蓝色车棚。

莫桑比克,马普托,CFM火车站:

薄荷绿的外墙,大型圆顶,锻铁格子,让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Maputo)的火车站意外地美。这座在20世纪初由Gustave Eiffel所设计的车站里,展示几个古老的蒸汽火车头。每天,现代列车带来熙来攘往的乘客。

怎么看呢:在周末,到CFM火车站内的Ka Mfumo爵士咖啡厅,赶一场最佳的现场音乐会。

土耳其,伊斯坦堡,西鲁克兹车站(Sirkeci Station):


本站建于1890年,作为从巴黎来的东方快车之旅的终点站,其鄂图曼(Ottoman)艺术风格建筑的外墙是特别有吸引力。大片的红砖环绕宽的入口,和彩色玻璃窗光里面提供了丰富的色彩。虽然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入口,人们还是停下来欣赏的内部,走进大厅,偶尔还能赶上旋转舞的表演。

怎么看呢:威尼斯辛普朗东方快车回顾了历史悠久的火车路线,每年一次的教练从20世纪30年代恢复。这是从来没有太早预订您的座位通道已售罄的2011年和2012年的游乐设施。

澳洲,墨尔本,南十字火车站(Southern Cross Station):



以前称为Spencer街车站,该站于2005年,伴随着一个现代化的项目而换了新的名字。整个城市街区,上方覆盖着绵延起伏的屋顶,仿如一张巨大的飞毯漂浮在Y形柱子森林的上空。造型兼具功能:烟雾被困在月台上方的穹顶,经由顶部切孔而逸出,形同一种会呼吸的屋顶。

怎么看呢:朝向车站的西边走去,可以欣赏到彩色壁画《运输的历史》的细节。这27面的壁画最初是在1978年安装的,一度被移走,并在此次整修中恢复。

日本,金泽市,金泽站(Kanazawa Station):


当这个全市最现代的“入口”在2005年初亮相时,许多居民为之惊艳。该站木制鼓门和伞状玻璃圆顶是有争议的,因为与这个二战轰炸中幸免老城中的传统建筑发生冲突。但是,该站一直受到许多游客和摄影师的青睐,让许多怀疑论者回过头来看看其现代设计的时尚之美。

怎么看呢:欣赏的未来派设计的入口后,在一个超酷的喷泉前留步,它像一个数字时钟地在显示时间。

西班牙,马德里,阿托查车站(Atocha Station):


马德里阿托查车站,从1851年落成至今,经多次改建后,1992年重新开幕时,把原来车站相邻的一个美丽的热带花园给合并了,让丛生的棕榈树在车站大厅中央向上方的钢铁和玻璃屋顶的生长,两侧往一家夜总会和几家咖啡馆生长。要到新站是要经过老车站,乘客可以在那里买票,等火车。

怎么看呢:向2004年3月11日在自杀炸弹攻击中的罹难者致敬。就在车站外,一个36英尺高的玻璃圆柱体内部,在自杀攻击事件后几天内刻了许多慰问的讯息。

美国,洛杉矶,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


父子档(John 与 Donald Parkinson)设计这个车站,把本地区西班牙殖民遗产,融合当代艺术装饰风格。高大的白色钟楼的外观让人联想到加州的教会,而其主候车室的天花板用彩绘木头装饰,地板是用五彩的大理石镶嵌。

怎么看呢: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你可以在车站外面等待,有精心维护的玫瑰花园,和有座喷泉的广场。

印度,孟买,贾特拉帕蒂希瓦吉车站(Chhatrapati Shivaji Terminus):


英国建筑师史蒂文(F. W. Stevens)与当地工匠,建造了一个融合印度传统与英国维多利亚哥特式复兴风格的建筑。最初纪念维多利亚女王,而命名为印度女皇(Empress of India)。为该站常年作为孟买的地标,每天作为三万名通勤人士的重要资源。其塔楼和复杂的装饰,和整个印度半岛上发现的莫卧儿(Moghul)王朝的印度宫殿有类似的设计元素。

怎么看呢:仔细观察一些标志的细节,入口处柱子上面的狮子代表英国,老虎代表印度。

葡萄牙,波尔图,圣本笃车站(Sao Bento Station, Porto):


美丽的外表,双重斜坡屋顶和石材幕墙,使我想起19世纪巴黎建筑。墙壁上挂满二十万片灿烂花纹釉面瓷砖,它让葡萄牙艺术家Jorge Colaco花了11年的功夫才完成。

怎么看呢:专注在蓝彩瓷砖上,描绘的是交通史与历史战役。以艺术手法表现,绘出14世纪的国王若昂一世(King Joao I)和兰开斯特的菲利帕女王(Queen Philippa of Lancaster)。

美国,华盛顿特区,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


这座宏伟的火车站于20世纪初建成,艺术学院式的建筑风格(Beaux-Arts style),系仿照罗马的君士坦丁凯旋门(Arch of Constantine)和卡拉卡拉与戴克里先的浴场(Baths of Caracalla and Diocletian),用乳白色花岗岩和坚实的红木构工。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进行一次广泛的修复工程,在正厅的格子石膏天花板上浮贴的黄金超过70磅了,使车站宛如一座天然宝藏。

怎么看呢:在联合车站举行过几次总统就职舞会。如果你不能受邀,可在正厅中央,两层楼高的中心咖啡厅(Centre Cafe)用餐,那里有最好视野。

法国,巴黎,巴黎北站(Gare du Nord):


这个车站位于巴黎第10区,具有欧洲最繁忙和最完美的图像。外墙有雕像23尊,代表象征各个国际城市和法国各地,譬如阿姆斯特丹、维也纳和其他被Chemin de Fer du Nord公司所服务到的目的地。车站内部也是一样可爱,尤其是当阳光穿透玻璃天花板的滤镜,照射在下方的月台。

怎么看呢:当你是从戴高乐机场,或从伦敦搭乘“欧洲之星”(Eurostar)进站,巴黎北站看起来特别美。如果你身在海外不能如愿,那就去看看电影认识这个新古典主义风格的车站,如《艾蜜莉的异想世界》(Amelie,天使爱美丽)或《神鬼认证》(The Bourne Identity,谍影重重)。

马来西亚,吉隆坡火车站(Kuala Lumpur Railway Station):


建筑师A. B. Hubback在20世纪初设计该车站是采用西班牙摩尔式(Moorish)建筑风格。通勤列车仍定期经过这个宏伟的白色车站,不过它已经被称为“老”车站了,因为城际列车在2001年开始启用新的吉隆坡中环站(KL Sentral station)。

怎么看呢:这站服务的本地乘客反而不及游客多,但它是值得串门子来看看其清真寺宣礼塔般的建筑,和对面有着类似设计风格的的铁路局大厦。

美国,纽约,大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


这家古典建筑风格(Beaux-Arts)的火车站,建于20世纪初期,充满令人眼花缭乱的细节。其在第42街外墙的巨型蒂芙尼(Tiffany)时钟,大厅中央询问处上方还有一个用大理石和黄铜打造的“四面钟”,圆顶的星空穹顶用光纤拉制的星座,已经举世闻名。

怎么看呢:看人!在其中的一家华丽的阁楼酒吧,一边喝着鸡尾酒,一边看人。或者采取自助式的语音导览,去探索这个车站里鲜为人知的宝石。

作者:Lyndsey Matthews
出处:Travel+Leisure

【新三才编译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