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异客 在异乡的第一个圣诞节(图)...

在异乡的第一个圣诞节(图)

分享

【新三才首发】上大学时,知道圣诞节是庆祝基督耶稣降生的日子;而真正体会到圣诞节是个神圣的节日是在大学毕业前的那个12月24日。那天晚上,我和几位修女朋友去了教堂,聆听着那美妙的赞美诗和《圣诞颂》,我第一次觉的自己离上帝并不遥远。

七年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来到了德国,恰巧是在圣诞节前夕。正琢磨着如何打发这几天的时候,一个叫Sara的德国朋友向我发出了邀请。也好,体会一下德国人如何过圣诞节对我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况且我也想重温曾经美好的感觉。

Sara的家位于离科隆不远的小镇上。因为她的父母早已离异,平时只有她的妈妈在家,她和哥哥通常会在圣诞节前回来,所以那时也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我是在12月22日那天抵达他们家的。第一次真正走入德国人的家庭,我还略有些紧张,因此一切都很小心谨慎。Sara的妈妈Regina是个非常热情的人,她和我随意地聊起了家常,并让我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不要拘束。从聊天中,我得知她是名按摩师。

转眼平安夜就到了。而Sara在海德堡大学攻读医学的哥哥Gauguin是在当天到达的,Regina自然是非常高兴。白天,Regina简单地装饰了下房间,在客厅里摆上了圣诞树,晚餐前则在餐桌上铺上了新桌布,摆上了新的餐具,并燃起了蜡烛。从这时起,我才切身感受到了一丝过节的气氛,虽不浓郁,但却很温馨。

晚餐主菜是Regina特意烤制的鱼,味道不错。据说鱼是中世纪以来基督教的一个象征食品。我们4个人边吃边聊,十分轻松。Regina告诉我们,稍晚的时候,她朋友一家4口人,还有Sara和Gauguin的爸爸会过来一起过平安夜。看来,热情的Regina也是个喜欢热闹之人。餐后,看到Sara在用彩纸包礼物,我才意识到,自己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啊。再怎么说,至少应该给Regina准备一份礼物啊。想来想去,突然想到行李箱中有从国内带来的一条新羊毛裤,送给Regina,她一定会高兴的。于是,向Sara要来了彩纸,我也包了一份礼物,写上Regina的名字,放在了圣诞树下。

九点多,Regina的朋友一家和她的前夫陆陆续续地来了。Sara和Gauguin的爸爸留着大胡子,看起来很可爱。他给了我一个“熊式”拥抱,吓了我一小跳。在互相认识后,大家围着圣诞树坐了下来,边喝茶边聊天。不一会儿,Regina建议大家一起唱圣诞歌,她在旁边弹琴伴奏。似曾相熟的歌声在我的身边再次响起,我的思绪飞回了从前。人生真的很奇妙,隐藏在记忆深处的那跟弦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被拨动,也许我和上帝间真的有过约定?

似乎过了好久,琴声、歌声中止了,我有种莫名的感动,不过又说不清原因何在。然后大家开始到圣诞树下依次取礼物。出乎意外的是,Regina叫我也去。略带羞涩的我果真在树下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包裹,打开,原来是一盒巧克力。这大概是我收到的第一份圣诞礼物了。看着Regina那洋溢着快乐的笑脸,我的心再次被打动,那时的我还不习惯于西方拥抱式礼节,因此只是轻轻地说了声“谢谢”。然而,当Regina发现了我送给她的礼物时,惊叫起来,马上走到我的面前与我拥抱,连声说“谢谢”。尚不习惯于此的我真有些手足无措呢。

愉快的平安夜就这样伴随着欢声笑语度过了。那晚,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上午,Regina带着我和Sara、Gauguin去Oma家。德语Oma是奶奶或者姥姥的意思。今天我们去的是Sara的奶奶家。Oma家在农村,德国的农村除了拥有广阔的田地、更为安静的环境外,生活质量方面与城市中并没有什么差别。

开了一个多小时车后,我们到了Oma家,此时Sara的爸爸和叔叔早已经到了。Oma家的房子很大,是很典型的德国建筑风格。Oma 今年80岁了,一见慈祥的Oma,我就喜欢上了她。很少主动与人拥抱的我竟然主动亲了Oma,Oma看上去对大家的到来非常开心。午餐时她准备了丰盛的烤鹅。听说,烤鹅是德国圣诞节最经典的一道菜,想不到我第一次过节就有幸品尝。虽然我与Oma语言不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交流。她给我看了孩子们小时候的照片,并不时解说着。因为有照片,我大概猜得出她所讲的事情。也许,过去的岁月给她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记忆。Oma年轻时,该是怎样的美丽啊?!

吃完了烤鹅,喝着下午茶,品尝着小点心,在暖暖的客厅中,大家闲闲地交谈着。一个温馨的下午就这样流逝了。

黑夜降临,我们告别了Oma。此时外边的每一座房子中都透出了灯光,一些窗户上的彩灯也有规律的跳动着。虽是寒夜,但空气中却涌动着一种温暖,这种缓缓涌动的温暖气息更像是一种不需要语言的心灵互动。

我在德国的第一个圣诞节就在这心灵的互动中度过了。

(新三才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