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美国民权运动教母逝世 为平...

美国民权运动教母逝世 为平等奋斗80年(图)

分享

【新三才网讯】2010年4月20日,被称为美国“民权运动教母”的多萝西·海特与世长辞。这是一位曾与马丁·路德·金并肩奋斗过的民权战士。多年来,海特的名字一直隐没在那些知名民权领袖的光环下,但她依然无怨无悔地为争取弱势群体的公民权、为争取社会平等而奋斗终身。她的一生,并没有为美国创造任何物质财富和尖端科技,但海特依然被美国媒体称为“国家宝藏”,更被国会众议院议长誉为“美国强盛之源”。

当地时间4月20日,在为美国的种族平等和性别平等奋斗80多年后,98岁高龄的多萝西·海特在美国华盛顿的霍华德医院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组织活动抗议针对黑人的私刑,到2009年美国诞生第一位黑人总统,海特和她那些民权运动伙伴们的努力,塑造了今日美国的社会版图。

“海特博士将一生奉献给为平等奋斗的事业,她见证了民权运动史上每一场游行和里程碑。她是美国民权运动的教母,是众多美国民众的英雄。”奥巴马总统在哀悼海特逝世的声明中说。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说,“多萝西·海特的努力、悲悯、宽容以及她的爱国精神,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强盛。我们将永远牢记,她为了平等而战的坚韧和执着。而平等,正是我们这个国度的传统和希望。”

国务卿希拉里和前总统克林顿也对海特的去世发表联合声明,“她的离去是我们国家的大损失,然而她一生的贡献、她推动的社会进程,以及她的努力触及到的民众,却使国家更加的富有。”

海特曾经说过,“无论何时何地,在我的有生之年,我都将为社会公平,为消除种族歧视,为给我们的家庭和孩子建立更好的生活环境而奋斗。”她也是这么做的,海特终身未嫁,平等才是她终身的事业。

从1957年开始,她担任“全美黑人妇女协会”的主席,一做就是四十年,致力于黑人权利和女性权利。她在1971年建立了“美国女性政治核心”,呼吁女性在政治上发挥更大作用。她还长期担任“基督教女性联盟”执行委员。

数十年来,海特是多位美国总统民权事务顾问。她曾获得两项美国最高荣誉:1994年“总统自由奖”和2004年“美国国会金质奖章”。

美国民权运动又称为“平权运动”,是指发生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的美国人民反对种族歧视,争取平等权利的社会运动。这一伟大运动深刻地改变了美国的社会生活图景与美国人的思想观念,因而使美国真正成为了一个兼容自由与平等的伟大国家。

195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定教育委员会种族隔离的学校违法,1955年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黑人公民以全面罢乘来反对公车上的黑白隔离措施,1963年华盛顿的林肯纪念馆广场聚集二十五万名群众反种族隔离,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发表着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为民权运动的高峰,其他参与的着名人物还有麦尔坎·X(Malcolm X)等人。

1912年3月24日,多萝西·艾琳娜·海特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她的父亲是一名建筑承包商,母亲是个护士。海特小时候患有哮喘,家里人甚至没有指望她能活着长大。

但是,体弱多病并没有阻止海特走上为黑人弱势群体争权、维权的道路。从少年时代开始,海特就投身于民权运动。十几岁时,她便走上大街参加游行,呼吁给予黑人投票权和禁止私刑。

高中时期,海特曾参加过一个演讲比赛,主题是“美国宪法”。拥有雄辩口才的海特顺利进入了全国决赛———她是唯一一位进入决赛的黑人选手。她的演讲讨论了宪法第13、14和15修正案,该修正案旨在赋予美国前黑奴及其子女受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当时,辩论会的裁判全部是白人,但他们却给了这个黑人小姑娘一等奖。

2008年,海特接受媒体采访回忆这段往事时说,“为了让宪法修正案确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成为现实,至今我仍在不断努力。”

作为班上的明星学生,海特申请了美国着名的私人女校巴纳德学院,顺利被录取。到了1929年的夏天,学院的系主任找到了她,对她说有个问题———学校针对黑人学生的配额只有两名,当年已经录满了。

海特几乎要疯了,她捏着巴纳德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转身坐地铁来到纽约大学。1933年,她在纽约大学获得了教育学的学士学位,两年后成为心理学硕士。

毕业后,海特成为纽约福利署的一名社会工作者。她最初的一项工作,是为那些每小时挣15美分的黑人争取权利,在市议会发表演说呼吁“取缔地下黑奴市场”。她还建立了基督教女性联盟的“种族平等中心”并担任负责人。上世纪80年代,海特还领导“全美黑人妇女协会”,推动了美国离散黑人家庭的团聚活动。

对于如何更好地促进平等,海特最喜欢引用废奴主义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一句话,那就是“鼓动、鼓动、再鼓动”。

当马丁·路德·金1963年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发表他着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时,海特也在主席台上,距离马丁只有一臂之遥。

海特是那场集会的组织者之一,她本人也极具演讲天赋。然而在那天,她所有的男性伙伴都向集会者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唯独她没有机会。

《纽约时报》书评在谈到当时海特遭遇的不平等时说,“这是非裔美国人一个世纪斗争史中令人痛楚的一刻。”

但在海特看来,民权运动者面临的挑战是集体行动,绝不是个人是否成为焦点,“我在团队中就像在家里,我不会因为媒体把焦点对准了男性领袖而皱眉头。”

历史学家列出过领导美国民权运动的“六位大人物”,分别是马丁·路德·金、詹姆斯·法默、约翰·刘易斯、菲利普·鲁道夫、罗伊·维金斯和惠特尼·扬,但是,他们所领导的几乎每一场全国性运动,都离不开海特的功劳,海特一直是默默无闻的“第七人”。

《纽约时报》评论说,如果说海特不如她那些同时代的民权人士知名度高,那是因为她本人在“种族”和“性别”两方面都被边缘化。在女权运动的组织中,身为黑人的她不得不长期在幕后工作。而在种族权利运动中,她又因身为女性而站在了她的男性伙伴们身后。但在她一生的事业中,海特总是以一种平静而坚定的态度面对这种状况,在追求社会平等的斗争中将这两项运动结合起来。

在晚年,海特谈到“我有一个梦想”掀起的1963年民权运动高潮时,她也没有因自身的隐没而介怀,让她难以释怀的是民权运动的现状———1963年民权运动造就的那种团结一致的氛围逐渐褪去,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缺乏战斗力,而到如今,许多黑人家庭仍然因为社会不公而经济困窘。

海特的去世,让美国媒体开始反思美国民权运动的未来,“如今民权运动的继承者面临着更多挑战。”《华盛顿邮报》评论说,新一代的民权领袖必须决定:面对着民权运动呈现出的新特点,他们该怎样迎难而上。

“很多年来我们不停地呼吁,给我们一个机会,现在,我们到了舞台中央,我们又该怎么做?我们现在面临更多制度上的不平等,更多隐性的不平等。这些歧视并不像海特当年那样激烈,但是更加阴险。”55岁的民权积极分子夏普顿说。

如今,经过像海特那样的民权运动者的不懈努力,非裔美国人、以及其他弱势群体不再害怕狂吠的恶狗,也不用担心他们的房子被拆毁、烧掉,但是他们仍然在争取人人平等的教育权和就业权。尽管在美国的政府和议会,已经有数百名非裔担任要职,但推动公民平等权的运动还不能够停止。

“我们经历了一段漫长的道路,但是,有太多人的处境依旧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这是我终身的事业,而不是一项工作。”海特曾说。

2009年初,奥巴马总统举行宣誓就职仪式,海特应邀见证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一位黑人成为总统的事实深深打动了这位老人,“人们问我,我是否梦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说当然,如果你不曾有梦,你就无法为实现梦想而奋斗。”

来源 新京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