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亲身体验加拿大的民主(图)...

亲身体验加拿大的民主(图)

分享

 

“你们去投票了没有?一定不能让哈勃再当总理了”郝丽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郝丽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她自我介绍是个“white witch”,所谓“white witch”就是好的“女巫”。她的工作是用水晶球或者塔罗牌给人算命,算一次40加币左右。加拿大是一个形形色色的社会,女巫这一类算是自雇,最忙的时候是高中毕业季,有些学校会花钱请她去给学生算前程,一忙就是一天。我还知道另外一个女巫,带着一只狗住在一个不通公路的大房子里。

每次郝丽来都带着她的女儿,一个低眉顺眼的高个女孩,这次也不例外。今年的大选大家似乎比以往都更加关注,但她进门就说这个还是让我觉得意外,因为她每周来一次,一次两小时,大家每次东拉西扯,从来没听她说过政治上的事。

“你投了谁?”我一时好奇,脱口问了一句。问完有点后悔,正确的问法应该是“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你投了谁的票?”平常大家都很注意礼貌,直截了当地问这类问题是不合适的。

“绿党,最不可能当选的那个,我只是不想让哈勃拿到我的票”,她说。我还是不解,“你不想让哈勃得到你的票,你不投就行了,为什么要投给一个不相关的党派”。她想了想,“我不信任他”。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我还是没弄明白。我转头看看她女儿,她误会了我的意思,只回答说和她妈妈投了一样的票。

我支持新民主党,基本上大家都觉得保守党倾向富人,这次当选的自由党重心在中产阶级,新民主党主要的支持者来自中低收入,低收入家庭。我老婆选前支持哈勃,因为她觉得哈勃帅。选后支持小秃头,因为他更帅。

如果你问郝丽为什么这么反感哈勃,可能她也说不出太多。选举的时候各党派都拿出自己的承诺和候选人,到底是承诺重要还是候选人的个人魅力重要,这个还真不好说。我的体会是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可能更理智一些,但一般人就是看个人感觉。还有就是日子混穷了就希望换个人做做看。

加拿大人和中国人不同,他们从小没学过“历史唯物主义”。也没学过“辩证法”,不知道讲道理可以两头堵。他们多数是直肠子的简单人,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以及自己喜欢不喜欢,表现在选举上就是投票被看成个人的事。这样的事在中国肯定有人担心,总怕大家选错了。但加拿大人相信“人民永远不会错”,人民的选择就是正当的选择。我认为那些担心别人选错的人,无非是希望别人按自己的意愿选择而已。

中国有学者称“高收入,高福利”不适合中国,其实是有意或者无意忽略了“高税收”。这三个词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表述。高福利无非是指全民医疗保险,对低收入和失业人员比较好的福利保障,没有高税收怎么做得到。在加拿大,为什么穷人有福利,很简单,因为穷人有选票,而且还不少。富人当然有怨言,可是人少选票少啊,呵呵。穷人会不会上了富人花言巧语的当,做出了不利于自己的选择,比如给富人减税?可能啊,但是不用担心哈,过几年下一次选举的时候再见。其实党和党之间竞争,互相监督,互相“揭发”,哪一个党都很难欺骗民众,只能老老实实拿出自己的承诺,硬对硬比拼。

加拿大的民主制度基于社区自治。住在一个社区里的人每家出点钱,雇个人管理公共事务,比如铲雪,收垃圾,修路等等。省一级由各个社区组成,国家由各个省组成。各级政府的权力基础在于基层。讲个故事。当年中国某执政到访加拿大,从某海洋省入境。省里非常重视这次访问,可是省政府所在地的市支持某“独”,在市政府大楼上挂出了某“独”的旗帜。某执政的飞机自然不能降落,在空中盘旋。各种外交交涉,可是市政府坚持自己的做法,不肯让步。省里一点办法都没有。市长是市民选的,当然不用看省长的脸色。说来好笑,加拿大有些地方因为居民少,没有组成社区,这些地方的房子就没有市镇收房产税。有些省省里收一点地产税,有些省就不收。当然国家和个人的收入所得税是谁都要交的。

加拿大的政党要想当选,必须关注基层,关注民生。所以一到选举季,各种亲民,各种握手。另外还要关注民众的价值观。美国的大选有个特点,各政党选前对中国各种批评,表现价值观上的“政治正确”,选后顾及民生,又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这个在加拿大不是热点,加拿大最重要的外交关系是与美国的关系,但是对中国的环境和劳工权益方面,该说的还是会说。

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是不对的,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人民永远不会错”。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是人的天性。奴隶对奴隶主的服从是基于恐惧,对饥饿和死忙的恐惧,不是出于他的本性。历史证明,只要有可能,奴隶就会奋起反抗,摆脱被奴役的地位。不能再用生存权来对抗人权了,那好比用饥饿来恐吓人民,把自己摆在了什么地位?另外也不用担心家族,宗教,民族等因素的影响,因为民主选举就是最好的教育过程,大家很快会明白,能保护自己利益的只能是自己。

当然中国“话语”有其特殊之处,比如“发展才是硬道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等等,还有中国有一个庞大的政府供养人群,这些都要求民众让渡一部分权利。这些在加拿大是不可能想像的,加拿大一切都围绕民生和民主,相对比较简单。所以民主可能不是只有一种形式。英国女王是加拿大的国家元首,但这并不妨碍加拿大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中国如果落实了宪法,基层人大代表实现真正的民主选举,不再搞民主集中制,体现人民的选择,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当然如果你说中国就是民主选举,而且是真正的民主制度,我也没话好说了。中国应该可以算是走在通向民主的路上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