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精神而不是宗教

精神而不是宗教

分享

 “精神而不是宗教”的兴起,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原作者: Linda Mercadante ,美国CNN专稿

【新三才编译首发】  美国宗教机构的数目在持续减少,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称信仰的是“精神而不是宗教”,正在快速上升。对此,宗教人士应该持积极的态度。

要确定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我们首先应该聆听这群人是怎么说的,而不是武断地嘲笑他们只是一群“色拉吧的招魂者”或者“半吊子水”。

Linda Mercadante女士用了超过五年的时间,对北美地区数百位“精神而不是宗教”的信仰者进行了访谈,发掘出了他们存在的一些共同核心理念。其中最主要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有各自的精神信仰,但却不承认自己是宗教,因此,Linda给这些人群取了一个缩写名称:SBNR (Spiritual but not religious).

在探讨SBNR信仰什么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他们反对的是什么。

首先,他们反对“科学主义”。

SBNR认为实证科学降低了人的潜能。他们认为那些只相信观察和研究结果的人,智慧会受到限制。因此,SBNR对现代实证科学持谨慎的态度。

具体表现之一是,他们采取另外的方法(编者注:比如修炼)来获得身体健康。虽然大多数SBNR都仍然从实证科学带来的科技中获益,但他们仍常用实证科学中的一些名词(如能量、量子物理等)来佐证他们的精神信仰。

概括来说,SBNR认为人们所能认知到的这个现实物质世界并不能诠释全部的真理和宇宙的真相。

 

其次,他们反对“现实主义”。

他们厌倦那些限制他们的系统化和结构化的框架;他们厌倦程序化的规章制度,认为那些陈归腐矩会逐渐消磨掉他们的本性;他们更不愿自己的精神信仰被压抑和被否定。

但是,他们都是遵守社会规则的人。比如他们都正常地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对朋友也友爱,同时他们都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做好事。不同的是,他们对于自己的精神信仰被忽视会采取含蓄的方式进行抗议。

 

第三,他们反对宗教 - 或者说至少是反对两种类型的宗教

SBNR们对宗教的排斥,与其说是反对其实质,不如说是反对其形式更为贴切。

一方面,他们反对那些顽固派宗教。他们反对某些宗教中那些坚持只有自己的信仰才是唯一能使人得到升华的保守主义者。

另一方面,他们也反对那些装神弄鬼的所谓“迷魂宗教”。

过去几十年的冲击,导致宗教在结构和资金方面都不断恶化,这令许多宗教人士茫然和困惑。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包括他们子女在内的现代社会,离那个曾经是那样充满活力、欣欣向荣的美国社会越来越远。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好消息”的原因,因为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SBNR人群,他们所反对的,也正是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的。

SBNR的崛起不正是敲响了一个警钟吗?我们感觉到,宗教领袖们至少已经开始关注到自身问题所在了。

宗教在西方社会的历史表明,人们对发生的新情况迟早会掌握,然后可以找出一些为大众所接受的表达他们的信仰的新方法。

与此同时,社会上还有形形色色的各类重要人群。从美国宗教的广义范围内来看,把所有的精神信仰都一概而论地予以废弃,这又走入了歧途,虽然确实有的精神信仰已经濒临灭亡,或者变得腐朽和陈旧。

那么究竟是什么促使SBNR们抛弃了宗教呢?

一方面,许多宗教团体都没有深入了解SBNR。他们应该尝试站在SBNR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并了解他们,而不是恐惧或者简单地不屑一顾。

其次,媒体经常强调了极端和少数宗教人士和团体的不良行为,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人人都会犯错误。其实我们在工作、家庭、和生活当中,都经常在犯各种各样的错误,然而我们并没有因此而被社会抛弃。宗教界和SBNR们都应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变得更加宽容。

最后,对于SBNR们来说,他们也应该放弃认为“所有宗教都是一样的,不必要的和过时的”这种简单的思维。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要坚持一个终生的信仰是很艰难的,这条路很窄,充满荆棘,但需要有人与我们同行。

我们所有的人,不仅仅是宗教人士,正在变得越来越固执和麻木。我们都应该找到自己的信仰,并坚定地按照我们的信仰去和别人一起融洽地生活,这也是宗教所阐述的观点。

Linda Mercadante是The Methodist Theological School的一名宗教学教授,也是“健康的信念,健康的精神”的创办人。她是《信仰无边界 - 精神但非宗教者的内心世界》”一书的作者

新三才 John Cen 编辑整理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责任编辑:香香)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