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长廊 精雕细刻 第二章 夏商周繪畫(組圖)

第二章 夏商周繪畫(組圖)

Share
2009-12-08 作者:黄奕   

公元前21世紀前後,一支活躍在黃河中游地區(今河南西部和山西南部一帶)、名為夏的部落聯盟推翻了傳統的首領推選制度,確定了世襲王位制,標誌著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國家王朝的出現。到了公元前16世紀,人們對於國王夏桀的暴虐統治十分痛恨,這時東方的一個古老部落在商湯領導下乘機起兵,夏朝滅亡。

商代原是以今河南鄭州及其附近為活動中心,后屢次遷都,至盤庚時遷都於今天的河南安陽,即後來周朝人稱為殷的地方。自盤庚遷殷以後的商代又稱殷代或殷商。商代出現完整的文字體系甲骨文和金文,尊天事鬼的祭祀活動名目繁多,儀式隆重,青銅文化在整個精神生活中佔據極其重要的位置。

周原先是活動於陝甘一帶的古老農業部落。公元前1027年,周武王起兵滅商,建立周朝,自此至公元前770年,史稱西周;前770年,周平王把國都從鎬京(今陝西長安縣)遷至洛邑(今河南洛陽),史稱東周。東周時代又以前476年為界,前期稱春秋時代,後期稱戰國時代,至公元前221年秦朝統一中國為止。

綜合起來看,青銅藝術集工藝繪畫、雕塑、繪畫以及書法等繪畫種類的特徵、手法和成就於一身,成為夏、商、周三代藝術成就最集中、最輝煌的代表。

青銅器紋飾 中國青銅器發源於黃河流域,在新石器晚期馬家窯文化、龍山文化和齊家文化的遺址都發現了銅器製品。可以肯定的是,新石器晚期文化已經為青銅器的發展奠定了穩固的基礎,如青銅器的形制、紋飾甚至銘文等都可以在新石器晚期的石器、陶器中發現它們的淵源。而青銅器紋飾則是繼彩陶藝術之後又一重要圖像資料。商周青銅器某些紋飾的定名和分類至今未有完全統一的意見,其題材可以大致分為三大類。

一、動物類紋飾

〖獸面紋〗舊稱饕餮紋。其基本特徵為雙目圓睜,闊口隆鼻,頭上多有一對變化多端的犄角,或更有獠牙利爪;多數獸面紋的兩旁還有對稱展開的獸體身軀。這種紋樣實際上是把牛、羊、鹿、虎、豹、熊等各種動物頭部的正面形象以誇張和象徵的手法綜合起來,往往難以判定為何種動物形象,故統稱獸面紋。

「饕餮」之名最早見於《左傳》文公十八年,謂饕餮是神人縉雲氏之子,貪吃貪財而無厭足。《呂氏春秋·先識覽》更有言:「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報更也。」「報更」即「報償」之意,此謂周鼎上鑄這些饕餮圖像是為了告戒人們不要貪吃無厭。宋人呂大臨《考古圖》即據此把這類圖象定名為饕餮紋。現代學者大多認為此名不甚科學,故有許多人改稱獸面紋,也有人認為不妨暫時沿用舊名。

獸面紋最早在新石器時代良渚文化玉器和山東龍山文化的玉器上已有出現,商周青銅器上的獸面紋明顯地受其影響。在二里頭文化青銅器上已有獸面紋出現,特別盛行於商代中晚期和西周早期,常飾於器物的腹部、頸下等重要部位作為主題紋樣。西周中期以後逐漸衰落,一般只施於器物的耳、足部。

〖龍紋〗 龍是中國上古時代最具神秘色彩的幻想動物,能潛於水、飛於天,被視為水神、天象之神,故此成為在商周青銅器及其他器物上被廣泛施用、流行時間也很長的裝飾題材。龍的形象特徵主要是有角的獸頭和屈曲的軀體,又可以按傳統的分類法分為夔紋、顧龍紋、蟠龍紋、小團龍紋、交龍紋、曲龍紋等各種類型。

所謂夔紋,是宋代以來金石學家對於有一足、二足或省略足部的龍形側面圖象的稱謂,本不科學,今暫沿用。商晚期和西周早期的夔紋多作一角一足、尾部上卷形。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交龍紋中有一種類型是兩條小龍相互交繞,組成一個紋飾單元,並多次重複以構成帶狀或塊狀裝飾面,這種紋飾通常稱為「蟠螭紋」,流行於春秋中晚期和戰國早期。

〖蛇〗 在古代神話中,蛇與龍同屬,也是吉祥之物;但由於蛇是現實動物,常會傷人,故有時又作為被神靈降服的邪物。商至西周時代青銅器的蛇紋多作長條形,頭部呈三角形,有一對突出的圓眼,體態彎曲,有鱗節。此類蛇紋過去曾被誤稱為蠶紋。另外,由兩條或多條小蛇相互纏繞、構成一個紋飾單元,並重複出現以構成裝飾面的,通常稱為「蟠虺紋」。「虺」即指小蛇。蟠虺紋與上述蟠螭紋形式接近,也是流行於春秋中晚期和戰國早期。但明顯的區別在於蟠虺紋的蛇頭沒有上下彎卷的長唇。在東周青銅器及其他器物上,蛇有時被視為惡物而被操蛇之神或鎮墓獸踐踏或啖食,含有辟邪之意。

〖鳳鳥〗 包括鳳紋和鳥紋,也有學者以鳥紋統稱之。在古代,鳳鳥均為吉祥之物,鳳有可象徵風神。鳳鳥紋出現於殷代中期,至西周早期和中期作為主題紋飾而大量出現與廣泛流行。西周晚期逐漸衰落,春秋晚期重又出現的某些鳥紋則表現出較明顯的地區性特徵。鳳紋的特徵是長尾有冠,可分為多齒冠鳳紋、長冠鳳紋、花冠鳳紋等幾種類型。鳥紋又可分為彎角鳥紋、長頸鹿角鳥紋和變形鳥紋等。

另外還有一種較特殊的鴟梟紋,鴟梟即貓頭鷹,作為主題紋飾僅見於殷代晚期。

〖虎紋〗 側面形象的虎紋多數較為寫實,突出的是巨睛張口、利爪卷尾、軀體有斑紋等形象特徵。同時,有許多虎紋作張口噬人狀,許多學者認為這是寓有以虎的威猛驅魔辟邪的含義。

〖象紋〗 象在商周時代的中原地區並不罕見,殷墟遺址有象骨、象牙及象牙製品,墓葬中也有玉象出土;青銅器物中的象尊造型寫實、製造精美,表明商代人對象的尊崇。青銅器紋飾中的象紋主要流行於商晚期和西周早期,其中較為寫實的象紋主要以長鼻鼓腹為特徵,軀體或有渦紋、曲線等紋飾。西周中期以後象尊和象紋已很少見到。

將某些動物紋作簡化或變形的處理,形成更簡潔、抽象的風格,有變為幾何紋樣的趨向,因而也有人把其中一些紋飾歸入幾何類紋飾。較為主要的變體動物紋有如下幾種:

〖目紋〗 多作方橢圓形,如獸面紋的雙目,並常與雲紋組合為目雲紋,作帶狀紋飾。主要流行於商後期至西周早期。

〖鱗紋〗 魚鱗片狀,有作上下交錯排列,也有作單個橫向排列。主要流行於西周至春秋早期。

〖重環紋〗 與鱗紋有近似,應是從龍蛇類的鱗片演化而來。橫置的長方形環重複出現,組成環帶。出現於殷晚期,盛行於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多作主紋飾施於口沿下及腹部等位置。

〖竊曲紋〗《呂氏春秋·適威篇》:「周鼎有竊曲,狀甚長,上下皆曲,以見極之敗也。」故此而有竊曲紋之名。現代有學者認為所謂竊曲紋實是從夔龍紋類型變化而來,故直接稱之為獸體捲曲紋。其形式複雜多變,共同特徵是以捲曲的細長紋組成帶狀裝飾,施於器物口沿下等部位,主要流行於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

〖波帶紋〗也稱環帶紋等。始見於西周中期,盛行於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狀如一條波浪般起伏的寬頻,波峰之間布有各種紋飾。有學者認為這也是從龍紋變化而來,也有人把它列入幾何類紋飾。

二、幾何形類紋飾:

由幾何形圖案組成的紋飾在新石器時代的彩陶中已廣泛施用,其中有些紋飾(如馬家窯類型中的回紋等)對商周青銅器紋飾有比較明顯的影響。商周青銅器的幾何形紋飾在種類和組合方式上有更豐富多樣的變化,其工藝也更規整細密,有些達到極為精美的水平。由於動物類紋飾的大量施用及其重要意義,因而除了少數幾何紋飾常被用作主體紋飾以外,多數幾何紋飾只是作為陪襯紋飾之用。幾何紋飾在二里頭文化青銅器上已有出現,但在商周動物類紋飾盛行時期,幾何紋飾基本只是作為陪襯的底紋。西周中期以後多種形式的幾何紋飾才大量出現,到春秋、戰國時代用作主體紋飾才比較常見。

〖聯珠紋〗 青銅器中出現最早的紋飾之一,由一個個小圓圈排列成橫向帶狀,有些在小圓圈中加有小點。

〖乳丁紋〗 凸起的實心圓點,通常也排列成帶狀。也是早期常見的幾何紋飾。

〖弦紋〗 是最簡單、也是最早出現的幾何紋飾之一。它是一條凸起的線條,有時會兩、三道一起並列。可以獨立施用或作為其他紋飾帶的界欄出現,春秋時代以後,很少以弦紋單獨施用。有些凸起的線紋排作人字形或X形,也稱斜條紋,其實也是弦紋的變體。

〖直條紋〗 也成溝紋,由垂直線條橫向排列而成,只有條紋粗細及凸起或凹陷的變化。多見於商晚期到西周時代的簋等器物的腹部或方座上,春秋時代已不多見。

〖橫條紋〗 也稱瓦紋,以寬闊的橫線條作突起或凹陷的槽,狀如一排排仰瓦。常飾於器物腹部和蓋頂。殷代晚期已有出現,盛行於西周中晚期。

〖渦紋〗 也有稱作火紋,在新石器時代已有出現。狀為中間略有突起的圓形曲面,沿邊飾有數條作旋轉狀的弧線。除可以單獨組成紋飾帶外,也常和其他紋飾相間組成裝飾帶。

〖雲雷紋〗 商周青銅器中最常見的幾何紋飾。通常是由連續迴旋的線條組成,作圓形的迴旋線條稱為雲紋,作方形迴旋者為雷紋,有時方圓的區別並不明顯,故又以雲雷紋統稱之。雲紋和雷紋又有多種變體,如雲紋有圓螺旋形、C形、T形、S形、斜角形、勾連形等,雷紋有曲折雷紋、乳丁雷紋、勾連雷紋、三角雷紋、菱格形雷紋、長方形雷紋等多種。

三、人物畫像類紋樣:

商和西周青銅器紋飾中的人像不多,其中較多是與動物紋共同組合,多寓有超現實的神秘含義。真正表現人類社會生活情景的畫像類紋飾出現於春秋晚期,盛行於戰國,其題材主要有:

〖宴飲〗 高台上賓主饗宴,有僕佣環侍,周圍還有鐘鼓奏鳴、歌舞翩翩。

〖弋射〗 射手張弓向天,以系有絲繩的箭射鳥。

〖射禮〗 貴族彎弓拉矢,輪流射向布侯。

〖狩獵〗 獵手或正追逐走獸,或持劍、盾等與獸搏鬥,或正彎弓勁射走獸。

〖戰爭〗 士兵或正徒步揮戈格殺,或以雲梯攻城,或在城上擲擂石而下,或於舟上划舟衝殺,或以步兵跟在戰車後面掩殺衝鋒等。

〖採桑〗 婦女在樹上採桑,下有人相接。

〖建築〗 有樓台、城牆等建築物。戰國青銅器在紋飾方面的重大變化之一是出現以人的真實社會活動為題材的寫實性圖像。這一類作品比較廣泛地反映了戰國時期的社會生活和歷史內容,主要題材有狩獵、採桑、樂舞、庖廚、宴飲、水陸攻戰、習射等,情節場面複雜多樣,題材意義重大、深刻。

在藝術上,這類青銅器裝飾畫的主要特點是:

(1)裝飾性的平面構圖,依據器物造型的特點劃分不同的裝飾區;

(2)人物及場景均以剪影式手法表現,形象簡潔,效果鮮明;

(3)善於概括形體大貌,準確、生動地刻劃了人物在各種活動中的動態姿勢;

(4)人物之間、場景之間以及各組畫面之間均有一定的呼應、連貫關係。

這種裝飾繪畫無論在題材內容上或藝術表現手法上均對秦漢畫像石、磚藝術有重大的影響。北京故宮收藏的「宴樂漁獵攻戰紋銅壺」,全身紋飾圖象均以紅銅鑲嵌而成,又把整個器表的裝飾區分為前後兩面,兩面圖象相同。圖象內容有採桑、習射、狩獵、宴飲、舞樂、烹炊、弋射、城頭攻戰、水陸交戰等,場面複雜,人物眾多,所反映的社會生活內容豐富多樣,構圖集中、完整,堪稱戰國同類作品傑出的代表作。成都百花潭出土的另一件作品在內容、形式上都與它很相似,只是在局部和細節處理上略有不同。河南汲縣山彪鎮出土的「水陸攻戰紋銅鑒」描繪兩軍交戰,有格鬥、射殺、攻城、水戰、擊鼓、犒賞等場面,人物共有292人之多,氣氛熾熱。河南輝縣出土的「宴樂狩獵紋銅鏡」中的一組人獸搏鬥圖象在繪畫的寫實性和生動性方面尤為傑出。

壁畫 安陽殷墟小屯宮殿遺址中有建築壁畫殘跡,在白灰牆壁上畫紅、黑兩色的花紋和圓點,有裝飾意趣。另外,在河南洛陽東郊殷人墓葬中發現有布質的畫幔,以黑、白、黃諸色繪製幾何形紋飾。

西周壁畫的殘跡,在陝西扶風西周墓葬中也有發現,是由白色菱形組成的圖案,雖殘損及並非出自廟堂,但畢竟可以證實關於西周有壁畫存在的歷史記載。

春秋戰國時期壁畫更為發達,王逸《楚辭章句》有楚先王之廟及公卿祠堂,圖畫天地山川神靈及古賢至怪物行事的記載,又記載了屈原「周流罷倦,休息其下,仰見圖畫,因書其壁」。從屈原《天問》中有關神話傳說、歷史故事的豐富內容不難想見楚國廟堂壁畫的規模及藝術感染力。漆器裝飾繪畫 戰國時期的漆器除了有幾何紋、動物紋之外,還有一些繪畫性較強的圖象,內容有神異形象和現實生活的題材。

湖北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的漆內棺上描繪了神怪形象和樂舞活動,各種神怪中有獸面人身、執雙戈、踩火焰的驅鬼逐疫的方相氏,人面鳥身、執雙戈的引魂升天的羽人,等等;此外還有眾多動物紋作為附屬紋樣。另在一漆衣箱上繪有后羿射日的神話故事圖象;一件鴛鴦形漆盆的器腹左右則繪有兩幅樂舞圖。

從繪畫表現的手法來看,曾侯乙墓漆畫均以勾線與平塗相結合,布局對稱,雖然其風格主要還是裝飾性的,但許多神靈及人物形象概括簡練,生動優美;色彩以朱、黑為主,兼有石黃、石綠、金、銀等色。

湖北荊門包山楚墓出土的漆奩上的彩繪《車馬人物出行圖》則生動地展示了楚國貴族在現實生活中的情景,也反映出繪畫寫實技巧與抒情寫意的審美風格的結合意圖。

河南信陽長台關1號戰國墓的漆繪錦瑟上有殘存的漆畫,繪有以人物、羽人、雲氣為主的升仙圖和狩獵、宴飲、樂舞等場面,線條圓轉流暢,設色絢麗多彩,形象更為生動活潑,反映出漆器裝飾繪畫水平的提高。

戰國帛畫 上述青銅器、漆器裝飾繪畫實際上都是藉助於工藝手段完成的,而湖南長沙楚墓出土的戰國帛畫卻是直接以墨筆畫在絹帛上的繪畫真跡。

(一)《人物龍鳳帛畫》,1949年長沙陳家大山楚墓出土,高31、寬22。5厘米,畫一貴婦著寬袖細腰長裙,側身向左、合掌而立,上有展翅揚尾的鳳鳥和僅現一足的騰龍。該畫表現的是一楚國貴婦的「靈魂」在被想象為具有神異力量的龍、鳳引導下向天國飛升的景象。

(二)《人物御龍帛畫》,1973年長沙子彈庫楚墓出土,高37。5、寬28厘米。畫中一位頭戴高冠、身著長袍、腰懸寶劍、側身向左而立的男子正手執韁繩,駕馭著一條巨龍馳進。人物上方有飛揚著飄帶的輿蓋,龍尾部上站立著一隻昂身仰天仙鶴,龍身下有一條大魚。該畫所表現的很顯然也是死者之魂乘龍升天的景象。

在兩件楚國帛畫在題材內容和表現手法等方面都有很相同的地方:(1)它們實際的用途都是作為葬儀中的「銘旌」;(2)所表現的內容都是墓主人的靈魂在龍鳳的引導或乘載下飛升天國;(3)畫中的人物形象都是墓主人的肖像;(4)人物都作正側面的立像,墨筆線條是最主要的表現手段。

但是它們之間也有一些不同的特色。第一,《人物龍鳳》中的人物神態恭謹,動態節奏舒緩,而鳳鳥的形象則顯得雄健奔放,華麗非凡。相比之下,《人物御龍》則是人物乘風馳驅,具有更強烈的動感;第二,《人物龍鳳》的用筆較為單純地強調線條運轉的旋律感,《人物御龍》的用筆則更為豐富多變,而且在線條之外還運用了色彩平塗、渲染,甚至金白粉彩等描繪手段,在藝術表現上具有更為周密的經營意匠。

從總的方面來看,在兩件戰國帛畫可以代表當時人物繪畫發展的傑出水平,是目前所知先秦時期最具獨立意義和代表性的繪畫作品。

【諸子論畫】 在春秋時期開始出現關於繪畫的言論,它們往往只是片言隻語,散見在經、史、子書中,其原意均不在於專門論畫,而是借論畫來闡明某一思想,這就是所謂的「諸子論畫」。因此,此期論畫具有較濃厚的哲學、美學以及政治社會學的色彩。

孔子對歷史人物畫的勸善懲惡功能的認識對後世的繪畫功能理論有很深遠的影響。另外,孔子對工藝繪畫範疇中服裝顏色與禮制關係的看重以及以倫理道德為核心原則的審美觀(「繪事後素」)也對後世的藝術與道德觀有重大影響。

老子的許多辯證思想雖然不是直接涉及繪畫,但卻是從更深刻的層次上對中國藝術傳統的形成有極其重要的內在啟示和根本性的影響,如「有無相生」、「大巧若拙」、「大象無形」等觀點,已經滲透到中國藝術的精髓之中。

莊子的美學思想崇尚自然、倡言解放人性,在情感上和審美意境上給後世以極大的感染力。 韓非子關於畫犬馬與畫鬼魅的難易問題的論述則可以看作是早期的藝術反映論和重形似的藝術審美觀的代表。

评论
发表新评论 搜索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标题:
UBBCode:
[b] [i] [u] [url] [quote] [code] [img] 
 
:angry::0:confused::cheer:B):evil::silly::dry::lol::kiss:
:D:pinch::(:shock::X:side::):P:unsure::woohoo:
:huh::whistle:;):s:!::?::idea::arrow:
请输入图片上显示的验证码.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