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回顧 不能收買的張季鸞

不能收買的張季鸞

分享
張季鸞

內容摘要 :
1949年以前,張季鸞,這個名字如雷貫耳,無論在報界還是政界。如今,即使在新聞圈,知曉他的人都不多了。這位祖籍陝西榆林的漢子1888年生於山東鄒平。1941年,他去世的時候,他的名字前面被人加上了“民國最著名的報人”等稱呼。


張季鸞自1911年從日本學成回國到去世,正好30年,前15年他幾度變化,後15年一直任新記《大公報》總編輯,撰寫了大量影響廣泛的社評。他在新記《大公報》發刊詞中提出著名的“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四不主義辦報方針,開創了“文人論政”的頂峰。

   
朋友說我這個人是一個不會被金錢或物質所誘惑的人,這個評價太高,自己心裡也不敢接受。我時常呆在家裡,不出門去,是因為這個世界對人的誘惑力越來越大,面對許多我想擁有的東西,總是剋制不住自己,就想着為金錢去奔忙,出賣自己,滿足物慾;可心中還有一點不甘心,有些屬於心靈的東西不願遭受蹂躪,於是將自己躲藏起來,“躲進小樓成一統”去。
 

張季鸞(1888-1941)是《大公報》的創辦人之一,《大公報》“社論”總主筆,其以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四不”辦報方針及其身體力行著稱於世,于右任評價其為“恬淡文人,窮光記者,嘔出肝膽”。九一八事變以後,《大公報》每天一篇“社論”,均由張季鸞執筆,一篇三千字的社論,在深夜12時至凌晨1時之前,不用一個小時就寫完,其“社論”思路清晰,透徹時事,文筆犀利,傳誦一時。

 張季鸞敢說敢言,針砭時事之論不免“不合時宜”。1932年5月5日,中國政府與日本政府簽訂了《淞滬停戰協定》,暫時結束了“一二八”事變以來的軍事對抗,葉楚傖準備對國內報刊進行整肅,王正元在《監聽專員見聞錄》一書中談到了關於收買張季鸞一事的過程。

 宣傳部長葉楚傖在一次國民黨中常會秘密小組會議上就國內外報刊言論作了陳述,與會者一致認為《大公報》是最具影響力的報紙,其言論常使政府尷尬、畏懼。會議決定用金錢收買張季鸞及其《大公報》,從五萬元一直升到十五萬元方一致通過,當時物價每石(120市斤)米價約4元,十五萬元可真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可以買450萬斤糧食,按現在的糧食價格換算,相當於人民幣約700萬。

 某日,凌晨1時許,總務主任到張季鸞辦公室,遞上一張15萬元的交通銀行即期匯票,收款人是張季鸞,匯款人是國民政府文官處。王正元說,當時張季鸞就把還沒下班的編輯部人員統統叫到總編室,拿着這張匯票就侃侃而談,在“文人要窮,文窮而後工”、“文人就是不能發財,否則文章寫不出來”、“《大公報》要堅持十二字辦報方針”等等言論之後,命總務主任將匯票退回。王正元的敘述有點小說演義的味道,有心要塑造一個大義凜然的活生生的形象出來,這大概是作者作文觀念使然。收買張季鸞的事,我在別的文章里也看到過,大概在價格上有些差異,從文史的角度說,王正元的說法更加可信些,畢竟他曾經是監聽專員。

 張季鸞雖然未被收買,其人依然為政府所用,蔣介石常通過陳布雷約其晤談,討論時事,並時常電話諮詢,王正元在電話監聽中常聽到蔣介石稱其“季鸞先生”,可見蔣對他的尊敬。1940年,蔣介石命陳布雷寫一篇《告日本國民書》,陳推薦張季鸞執筆。張季鸞以日本風格及日文於病榻寫成,洋洋洒洒近萬言,蔣介石閱後一字未改,印刷後用飛機撒向日本主要城市。

 張季鸞於1941年病逝,國共兩黨均發唁電,以示哀悼。張未任政府公職,不便國葬,政府以國葬待遇舉行 “公葬”,其葬禮盛況空前,為新聞人葬禮之最。一個報人,得如此待遇,並在中國新聞史中佔有重要一席,正是因為其“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新聞人品質,這樣的人在任何時代都是少數,因而,尤其顯得珍貴!如果有一天,張季鸞先生不再因為他的新聞人品質成為我們感嘆的話題,我想,這也是他真正能安息的一天。

來源:天涯社區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