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川普和改革家馬丁·路德的共...

川普和改革家馬丁·路德的共同點

分享

【新三才首發】9月10日在柏林德意志歷史博物館開幕的「從路德到Twitter,媒體與公共領域」展覽中,探索了媒體與政治之間的聯繫-從印刷媒體到社交媒體。聯合策展人哈拉德·韋爾策爾(Harald Welzer)將現任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與在16世紀新教改革的發起者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進行了對比:他們都認識到現有媒體的力量,並將其轉變為有影響力的政治工具。

川普在2017年擔任總統一職之初,他經常在推特上發布有關「獵巫(witch hunt)總數」、「假新聞」或「愚蠢交易」的重大新聞。媒體緊張地報導了新任美國總統在推特上發布的所有內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這些意想不到的帖子,無論這些帖子帶有「 covfefe」特徵,還是更令人擔憂的、描繪了他擊敗了CNN標誌的摔角狂熱(WrestleMania)的一段視頻。

當時的白宮新聞秘書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確認,這些推文應「視為美國總統的正式聲明」,即使這些推文沒有得到白宮的新聞稿的支持,那也是絕對新的。通過社交網絡平台,川普找到了一種繞開既定媒體慣例並直接與其選民溝通的方法。他非常清楚,他對社交媒體的使用正在建立新的事物-「不是總統制」,而是「現代總統制」(modern day presidential)。

由古騰堡(Gutenberg)發明的印刷機已經存在了70年,直到路德意識到快速印刷生產的附加價值。路德的德語版《新約》不僅成為歷史上第一本暢銷書,通過大量印刷傳單和小冊子,改革者建立了「路德品牌」。該展覽將新教徒改革運動描述為「歐洲歷史上第一個重大媒體事件」,而路德「則是第一個現代媒體明星」。

同樣,Twitter成立於2006年,但是就在幾年前,現任美國總統非常規使用該平台將Twitter變成了當今政治人物的強制性交流手段,正如Welzer指出的那樣,是當今政治人物的溝通方式。

對於社會學家而言,川普和路德都繞過了既定的守門人,看到了「建立新同盟的機會」。通過在政治上使用一種新媒介,「路德示範性地展示了建立聯盟的力量-『我如何使人們站在我這一邊』-這對今天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主題。」

政治溝通工具的五個時代

當然,這次展覽超越了這兩個有影響力的人物:「我們選擇的標題是『從路德到推特』,而不是『從路德到川普』,因為推特不僅與川普有關,而且還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策展人梅蘭妮·里昂(Melanie Lyon)表示。

該展覽涵蓋了五個不同時代中不同媒體形式在政治傳播中的特定作用:印刷品的發明,著重於它如何導致改革;新聞界的發展以及它對建立資產階級公共領域的貢獻;無線電廣播,以及納粹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如何將其變成極權主義宣傳的工具;電視對政治文化的影響;最後,互聯網新的全球影響力。

統治者及其對手的觀點

展覽的第一個房間通過展示這五種媒體形式中的每一種形式來確定主題,同時在單獨的部分中對它們進行了更詳細的探討。

對於策展人來說,探索每種媒體形式的「公共與反公共之間的收費關係,審查與抗議,監視與解放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要。

里昂指出,例如,納粹使用無線電作為宣傳工具「對我們時代來說是一個有趣的警告」,批評該政權的人士還找到了通過外國廣播公司宣傳其信息的方法。

探索互聯網作為歷史學家的政治力量

策展人面臨的主要挑戰是描繪互聯網的年代,因為它「仍然是一個開放的過程。」互聯網部份分為三個不同的通道,分別代表不同演算法,通常引導用戶完全獨立的體驗的方式。

在一個通道中,訪問者可以重新審視當今互聯網的動態。相反,另一條路徑探索的是烏托邦式的希望,這種希望最初伴隨著全球資訊網的創建。最後,第三條路徑著眼於監視的危險以及新的數字技術,例如中國的監視系統(Social Credit System,社會信用系統)可能引起的政治極權主義形式。

除了這些黑暗的例子,展覽還強調了新的互聯世界如何使諸如「未來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或香港抗議活動之類的運動迅速出現和組織。

該展覽以30個理想性烏托邦項目的具體實例作為結束,這些實例表明數字化未來(digital future)也可以通過透明度和公民參與來賦予其特色。

對於策展人而言,重要的是要突出這些有希望的選擇,超越當前令人沮喪的數字時代的發展-儘管現在預測社交媒體對政治的長期影響還為時過早,儘管對未知未來的探索使他們超越了傳統的歷史學家角色。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