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中共在武漢肺炎危機中的責任...

中共在武漢肺炎危機中的責任何在?

分享
據專家稱,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的染疫可能會改變國際對中共究責的情況。

【新三才首發】全球武漢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影響,包括3500多萬人被感染和超過120萬人喪失生命,經濟的破壞和無數人的生活被毀壞了。

儘管川普和少數國際領袖提出了批評,也儘管北京延遲了向世界揭示這種病毒所造成的真實威脅與規模,在國際社會的注視下仍然可以置身事外。據專家稱,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的染疫可能會改變這種情況。

民主防禦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FDD)專注於中國政策的資深研究員埃米莉.德拉.布魯耶爾(Emily de La Bruyere)對《福斯新聞》說:「美國總統及第一夫人的確診是史無前例的。其影響將是巨大的,而且難以預測。應該做的是,更加清楚地表明,中共不當地處理武漢肺炎病毒的作法破壞了全球秩序和美國的系統。」

川普上個月在聯合國大會上登台亮相,並預先錄製了一個演說,抨擊了中國共產黨(CCP),並敦促世界各國領導人對該政府追究責任。

川普在八分鐘的講話中說:「聯合國必須讓中共對其行為負責。在病毒爆發的最初幾天,中共限制了國內旅行,但同時卻允許航班離開中國並感染了全世界。中共譴責我對自己國家發的旅行禁令,即便是他們取消了國內航班並將國人鎖在自己的家中。」

川普還瞄準了聯合國支持的全球衛生機構世界衛生組織(WHO)。川普說:「中共政府和實際上由中共控制的世界衛生組織錯誤地宣布沒有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

德拉.布魯耶爾感嘆道:「沒有一個國家讓中共對此負責。美國和歐洲的一些言論使中共承擔了責任,但這種言論並未轉化為行動。相反的,北京沒有像中共自己的政策文件那樣承擔工作,而是抓住了機會,制定國際準則,增強對國際組織的影響力,老調重彈。沒有人進行必要的調查。以揭示這種病毒在哪裡以及如何起源於中國,以確保不會再次發生。」

但是,一些美國議員,主要是共和黨議員,正在追隨川普總統的呼籲,敦促中共作出回應。

今年稍早,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宣布了《武漢肺炎受害者法案》,這將使中共政府對美國法院的民事訴訟承擔責任。該法案還將使美國法院能夠凍結中共政府的資產,並成立一個工作團隊,以檢查該政府在大流行襲擊時的作為。

此外,德州眾議員丹.克倫肖(Dan Crenshaw)和參議員湯姆.卡頓(Tom Cotton)提出了《中國共產黨對傳染美國人負責的法案》,以期修正《外國主權豁免法》,為針對外國政府故意隱瞞或歪曲有關國際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信息的訴訟鋪平了道路。

來自田納西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來自亞利桑那州的瑪爾塔.麥薩利(Martha McSally)提出了2020年《制止源起中國的病毒感染性疾病法》,以期在外國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涉嫌釋放了生物武器入侵的情況下為主權豁免制定例外規定。

外交政策專家說,圍繞著武漢肺炎的起源以及中共對它的作為的眾多關鍵問題提出了新的疑問。

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鄭先生說:「應該審查中共拒絕從其本國人的口中獲取信息的決定。同樣地,相信中共的統計數據說中國的病例數不超過40,000個,這對一個是美國人口四倍的國家來說,這簡直是不合理的。包括唐納德.川普和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內的主要領導人都已感染了武漢肺炎,這一事實凸顯出,無論大小,都沒有人能免於受到這種疾病的侵害。中共政府在疫情初起之時錯誤的處理使疫情快速離境擴散必須負起責任。」

戴維.馬塔斯(David Matas)是加拿大的國際人權律師,他被任命為參加聯合國設立的國際刑事法院會議的加拿大代表團代表,他說儘管他不知道任何正在處理這些問題的國家的法院、政府或立法程序,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許多倡議正在製定中。

馬塔斯強調說,「責任的歸屬與預防是兩回事。相反的,預防的一個重要影響則是責任的歸屬。一旦掩蓋自己的利益、否認、對舉報人禁言和違反事實的敘述都不需付出代價,它們將會持續發生。政府、立法和法律體系需要讓傳播武漢肺炎的負起責任,不僅是指中共,但首先且最主要的是中共。由於川普的知名度,最近他的確診使這一點成為現實。」

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政府堅決反對北京應為大流行負責的觀點。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川普總統的確診應促使人們更加強烈地推動針對這種健康災難的發生地點、方式和原因進行某種程度的問責。

他補充說:「美國應該繼續領導國際社會向北京施壓,要求他們對發生的事情及其原因進行全面的解釋。不僅要確保問責,還要避免將來的大流行。」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