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三才新語:讓美國人決定自己...

三才新語:讓美國人決定自己的命運

分享
《The County Election》,1846年的大選,喬治·卡勒布·賓厄姆(George Caleb Bingham)畫。它描繪了正在發展的美國民主制度。這幅畫展示了一個民意測驗法官向選民宣誓,在整個場景中被各種令人擔憂的行為所包圍。賓厄姆沒有遺漏任何部份,朝臣、政客、勞工、健壯的農民、「極端的惡霸」(民意測驗者)、啤酒商、傷痕累累的拳擊手,甚至是玩「釘住釘子」( Mumblety-peg)遊戲的男孩,都在這群體中鮮明的刻畫出來。

【新三才獨家首發】在很多年前,當我們與莉莉的母親會面時,她已經92歲了,但還是一位健談,聰明而有活力的女士。她曾是一位陸軍秘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在蔣介石的領導下為中國作戰。在1949年毛澤東及其共產黨軍隊盜取中國之前,莉莉(Lily)的母親隨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在莉莉(Lily)的父親去世後,她和母親二十幾年前移居到美國。

當時莉莉的母親告訴我的父母,她正在申請美國國籍。美國公民對於90歲的她有什麼好處?她說:「有了這公民身份,我就可以投票選舉美國總統了。」

對於像莉莉的母親這樣的人,和許多與我們一樣的移民家庭,及我們的祖輩來說,投票選舉美國總統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天賦的權益。與其它以國王或皇帝建立的國家不同,美國是通過共識或投票建立的聯邦政府,這使得是具有各種背景和觀點的人們同意彼此並存的終極基礎。

我不確定莉莉的母親是否在這次2020年選舉中投票,該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投票人數最多的,有超過1.48億人在投票,這種神聖的投票權這次被成千上萬的美國人行使。

2020年11月4日,當美國人還在努力確認下任總統時,媒體率先宣布拜登獲勝。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認敗選,呼籲投票透明化,震驚了世界。特朗普政府在多個戰場州提起了數十起訴訟,聲稱選民欺詐。這個世界充滿了慶祝和咒罵。美國公民似乎正面臨一個世紀以來最大的困境-選舉醜聞和美國未來發展的衝突。

當美國人在掙扎時,其鄰居之一伸出了手。

在媒體宣布拜登獲勝幾小時後,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無法掩飾自己的激動之情。特魯多是第一個在Twitter上承認喬·拜登獲勝的國家元首。「當我們共同應對世界上最大的挑戰時,我期待與當選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Harris)、他們的政府以及美國國會合作。」

特魯多在看到自己從特朗普政府的意識形態和經濟衝突中脫身而出,使自己的名氣廣為人知。特朗普尋求能源獨立以及國內製造業和農業的回歸,這將大量投資從加拿大撤回美國。

加拿大外交大臣弗朗索瓦·菲利普·商鵬(François-PhilippeChampagne)繼他的上司之後表示,加拿大將與拜登政府接觸,以挽救TC能源公司的Keystone XL輸油管道,該管道將從加拿大運往美國。拜登在競選活動時表示,他將撤銷該項目的總統許可。商鵬將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這是議程的重中之重。」

數小時之內,法國、德國、愛爾蘭、英國,意大利以及其他幾十個國家的領導人都在推特上承認拜登的勝利。

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Emanuel Macron)與拜登通電話後,他說:「我們將共同努力促進我們共同的優先事項-氣候、全球健康、國際安全-以及有效的多邊行動。」馬克龍長期以來因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而惱怒。

川普總統和伊曼紐爾·馬克龍總統於2017年7月13日在巴黎舉行了聯席會議。

2017年6月1日,特朗普就《巴黎氣候協定》發表了明確聲明:「該協議不僅使美國公民受到嚴厲的經濟限制,而且未能實踐我們的環境理想。根據國家經濟研究協會的數據,到2025年,這可能使美國損失多達270萬個工作。此時的經濟損失將接近3萬億美元的GDP損失和650萬個工業就業機會,而家庭的收入將減少7,000美元,而且在許多情況下還比這更糟。」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因允許中國電信華為進入英國的電信網絡而受到特朗普的責罵,在與白宮即將到來的新的正副總統打交道時,他也感到寬鬆了。在兩人之間打了個電話之後,鮑里斯和其他歐洲領導人談到了「共同的優先事項」,從「應對氣候變化,到促進民主和從武漢肺炎大流行中重建」。

他們盼望已久的願望清單擺在拜登先生面前,但他們的匆忙奔波使我們想起了中國歷史上類似的事件-鴉片戰爭。

1839年,一支由英國領導的部隊與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歐洲國家,一起通過軍艦和佔領軍入侵了清朝王朝及其在中國的領域。西方聯盟奪取了中國的城市和財寶,並燒毀了皇宮,以試圖控制中國並從強迫的單邊貿易中獲利。最終,這迫使清廷放棄了其部分領土和主權,以與歐洲盟國建立和平,而歐洲盟國各自佔領了中土王國的一部分。

軍事插圖畫家理查德·辛金(Richard Simkin,1840-1926年)的水彩作品。鴉片戰爭期間,英軍首次登陸中國港口城市。清軍甚至沒有配備現代槍支。他們一路被打敗到首都北京。圖為英國第98步兵團於1842年7月21日對鎮江之戰的進攻,造成了滿族政府的失敗。

這次選舉沒有子彈或軍艦,但是在大多數美國人甚至還沒有從令人震驚的事件轉變中醒來之前,這些同盟的武器已經通過推特和世界媒體得到了類似的體現。這些外國領導人已採取迅速而決定性的行動,以加冕下一任美國總統。

然而,儘管世界各國領導人為拜登的新政府送上了祝福,但墨西哥總統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斯·奧布拉多卻持不同的立場。 在媒體宣布拜登獲勝後,他在他的第一條推文中表示:「關於美國大選,我們將等到所有法律事項都解決之後。」

墨西哥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之間的年度貿易額超過6000億美元。對於許多公民來說,與美國的經濟關係是他們的命脈。

儘管不是特朗普的朋友,但奧布拉多先生的職位引起了國際壓力的風暴。在2020年11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奧布拉多回應說:「我們無法對尚未在法律上合法組成的政府給予任何形式的認可。」 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這不取決於我們,這是干預主義。」

他說:「因為我們堅持我們的原則政策。而且,我們不是一個殖民地。我們是一個自由、獨立,擁有主權的國家。墨西哥政府不是任何外國政府的傀儡。」

(作者:Lillian Zheng)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獨家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