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北京警告:美國在亞洲嚴重挑...

北京警告:美國在亞洲嚴重挑戰中國(圖)

分享

【新三才網訊】此間光明網刊載署名南之默的評論文章,分析指出:自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台以來,美國就先後多次明確其將重返亞洲;而奧巴馬總統本人甚至宣稱自己是“太平洋總統”。由此可見,美國當下對亞洲的重視程度。對於一直在亞洲保持着巨大影響力與主導權的美國而言,美國在亞洲的存在,對中國的崛起將不可避免地形成某些挑戰;尤其是隨着美國方面不斷加強美印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不斷深化美日同盟關係的情況下,中國的崛起將不可避免地受到更多的挑戰。

全文如下:

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與中國一樣進行着“大國化”轉型的印度與日本,在過去的一年,其取得的突破性進展,事實上一點也不亞於中國在“經濟大國化”路線上所取得的成就。雖然日本在“政治大國化”路線上,沒有達到在具備指標性意義上的階段性目標,如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但其在對外政策上的根本性轉變,從原來的“入歐入美”到“返亞重亞”,事實上已經是方向性的成功。

這種轉變是對日本在自民黨執政時期外交路線的反思以及對當前國際時勢變化的把握之下所作出的根本性調整;而且,在這種方向性的調整,也無疑是正確的。

至於印度方面,基於其在國際政治中的地位不如中國,在經濟領域又因國內地方主義對中央政策所形成的某種制約而導致其經濟實力不夠強大,因而,印度近年來所積極進行的“大國化”轉型,主要集中於軍事上的大國化。可以說,印度現在正從一個區域性的大國向全球性的軍事強國轉變。

在過去的一年,其成就也值得我們注意。從航空母艦、核潛艇到第五代戰機、無人機、太空作戰力量……處處可見印度打造軍事強國的雄心。因而,2009年年底,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發表專題報告,稱“印度正在從一個地區性軍事大國轉變為全球性軍事強國”。

在此,值得中國方面注意的是,隨着美國重返亞洲的步伐加快,美印關係,日美同盟關係正在得到不斷的提升與鞏固。美印兩國近年來的戰略夥伴關係一直得到不斷的發展,尤其是美國方面在民用核能上對印度的放行,在軍事上對印度的支持與合作,更是對提升兩國關係都起到了很大的刺激作用。美印關係的提升,對中國是否形成了實質性的遏制與包圍作用呢?這顯然需要我們加以關注的。

至於日美同盟關係,儘管自日本民主黨上台執政以來,日美同盟關係倍受質疑。對於由普天間美軍基地搬遷問題而產生的種種問題,在當前依舊無法得到解決的情況下,日美同盟關係能否繼續存在,一直是媒體輿論所關注的焦點所在。但事實上,日美同盟關係仍然是美日兩國所極為看重的。現時下的日本,顯然仍然不願意放棄與美國合作所能得到的好處。

而近日,在《日美安保條約》簽訂五十周年的紀念日上,美日兩國就明確表示將繼續深化兩國的同盟關係。對此,據中國環球網的調查顯然,在1500多名網友的投票中,超過90%的網友認為,日美同盟關係的深化,將對中國形成威脅。

看來,美國在亞洲的存在,對中國崛起所構成的挑戰,確實不小。尤其是聯想到,東南亞地區國家也希望美國保持其在亞洲的存在,保持其在亞洲的影響力,以平衡來自中國崛起所形成的壓力時,美國似乎對中國所構成挑戰更大。

但不可否認的是,以上所強調的,事實上只是單方面從美國的角度上來強調美印關係以及日美同盟關係;與此同時,我們同樣也需要注意的是,儘管印度與日本一直以來都在強調美國的重要性。這一點事實上與中國一樣,對美外交也一直是中國的外交優先選項;但與此同時,印度與日本的自主性卻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比如,儘管印度一直在提升與美國的關係,但明顯地,印度更希望在美國、俄羅斯、日本、中國等大國中保持“左右逢源”的姿態,在努力避免成為美國全球戰略中的一枚棋子的同時,也在不斷地加強自身的自主性與獨立性。儘管現在這種獨立與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所強調的有所不同。

同樣地,日本民主黨在近來重新強調日美同盟關係的重要性,事實上,應該歸結於在過去一段時間內過於強調對華關係的重要性。可以說,這是某種策略性的回歸與調整。日本岡田外相,對此有着清晰的闡述。其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針對中美日三邊關係就明確表示:“美國方面有觀點認為,日本正在討好中國,疏遠自己與美國的關係。這好像是三個人在競爭戀愛關係。

我認為這樣看問題是徒勞的。這不是選擇一個而放棄另一個的問題。中國對日本和美國都很重要,尤其是它的經濟。但其政治體制不同,因此從根本上說它不是一個盟友。”現時下,日本的民主黨政府更願意保持的是對中國、美國的平衡外交關係。在中美之間,日本顯然不需要,也不願意選邊站。這或許就是小澤一郎所強調“中美日等邊三角關係”的一種解釋。

除了印度與日本近來在自主性的趨勢越發明顯外,筆者以為,美國的亞洲存在,對中國所構成的挑戰,更多的是外部的挑戰。而中國在亞洲面臨的挑戰,實際上更多地來自中國自身。一方面是中國的對外關係上,比如只能算“不錯”而不能算“出色”的睦鄰關係;比如,對於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提升,中國內部也有喜歡用懷有敵意與猜忌印度是否正在配合美國對中國形成包圍燕遏制中國崛起的言論。而這種心態與言論,與當前中印“不正常”且令人困惑的關係是否有直接的關係,顯然值得我們深思。

同時,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在中國社會結構愈發多元化,利益多元化,思想多元化,言論多元化的現實面前,如何轉變自身的治理模式,如何改革自身的制度,以更好地適應時代的變化、社會的變化以及公民的訴求等等。

正如所謂的“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內政是外交的基礎。”儘管美國在亞洲的存在,對中國必然形成某些方面的挑戰與制約,但關鍵的,仍然是取決於中國如何認識美國與其它亞洲國家的關係,如何轉變自身的治理方式,如何改革自身存在的制度性問題,以更好地適應社會的變化。這才是中國的真正挑戰。

來源中評社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