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圖片 北京協和醫院是誰設計建造的...

北京協和醫院是誰設計建造的?(組圖)

分享
concord1

 

 早些年,我到北京經常會去王府井校尉衚衕的中央美術學院。從王府井走進衚衕,迎面看到的就是協和醫院那巍峨的中式大樓。後來中央美術學院拆遷了,我到北京開會,住在東方新天地那個建築群中的君悅酒店。窗戶打開,後面就是協和醫院大樓,那種肅穆和壯觀,還是讓我感動。如此中國味十足的建築群,竟然是美國人建議、設計和建造的,想想也真讓人吃驚。

1930年代,中國經歷了一場探索民族建築和現代建築結合可能性的運動,在中國現代建築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只是現在已鮮為人知了。一方面,當時的國民政府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叫做“中國傳統固有形式”委員會,在南京、上海、廣州各地的公共建築中探索民族形式;而另一方面,外國人也開始在中國興建的建築里提倡中國傳統風格,協和醫院就是這樣一個典型例子。這所醫院全名叫“北京協和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是迄今為止美國人建造的醫院中,首屈一指的醫院。

國民政府遷都南京,在全國提倡“民族固有形式”建築探索,在北京有很突出的成就。協和醫院的設計,雖然不是直接受這個行政指令的影響,但屬於受這個時期全國風氣的影響,應該是沒有疑問的。

20世紀初期,洛克菲勒基金會由於有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龐大財富撐腰,開始資助符合社會利益的一些大型的長期項目。基金會當時的顧問弗雷德里克.蓋茨(Fredrick Gates)傾向於先在遠東實施一項計劃。他先是提議在中國建一所綜合性大學,但是洛克菲勒基金會經過討論,否定了這個建議,認為這是“一個當時無法實現的夢想”。

基金會的注意力很快轉向了醫學,特別是公共衛生和醫學教育及研究。蓋茨和另一位董事傑爾姆.格林(Jerome Greene)對以遠東為用武之地極感興趣。1914年1月,在一次為期兩天的會議後,洛克菲勒基金會決定在中國開展醫學工作,並派遣一個代表團赴華考察。

代表團在華受到當時的袁世凱總統、黎元洪副總統及其他高級政要的接見,參觀了北京和天津的醫學院及醫院,隨後又奔赴中國各地—— 濟南、漢口。長沙、南京、蘇州、上海、香港、廣州、廈門和台灣。所有這些地方至少有一名代表團成員去過,每個人都寫下了詳細的筆記。是年10月底,代表團向紐約洛克菲勒基金會董事會提交了一份詳細報告,名為《中國的醫學》。報告中,對當時中國的總體衛生醫療條件、中國政府和民眾對西方醫學的態度、外國教會組織和非教會組織在華設立醫學院的標準,中國的法醫學、中國女性醫生的教育等基本狀況,作了比較全面的介紹。建議洛克菲勒基金會在華大規模開展醫療方面的援助工作,並提出一個雄心勃勃的行動建議:敦促基金會應成為“中國醫學教學工作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教學應基於“最高的實用標準”;在今後一段時間內,以英語作為主要教學語言等。報告並建議援華的第一個醫學機構應該設在北京,並與當時北京已有的由英國和美國教會團體聯合主持的協和醫學院建立聯繫。這份報告中提出的“次級建議”還包括:援助中國各地的其他醫學項目,為在歐洲和美國的醫學院中求學的中國學生提供獎學金等等。

董事會於1914年11月批准了這份報告,並建立了一個名為洛克菲勒基金會中國醫學委員會(ChinaMedical Board [CMB] of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的組織,負責開展這項工作。

CMB與倫敦傳教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簽署了一項歷史性協議,以20萬美元購買了該會在北京的協和醫學院的房產。這所學校被重新命名為北京協和醫學院,CMB(中國醫學委員會)向這所學校提供每年五萬三千美元的全面資助,決心要建立一所不亞於歐洲或美國任何地方的優秀醫學院。”

老協和醫學院的佔地面積和建築規模顯然太小,不能適應CMB計劃中的“優秀醫學院”的發展要求。因此,洛克菲勒基金會很快便以12萬5千美元的價格另外購買了老協和醫學院附近的豫親王的地產。此後,洛克菲勒基金會撥款100萬美元,作為北京協和醫學院的土地、建築和設備費用。負責這個項目建設的柯立芝在現場看見王府,深為傳統中國建築的壯麗所傾倒。在初次目睹豫王府風貌幾天後,他寫道:“從那時起……我一想到所有這些有着雕樑畫棟,絢麗色彩設計的建築竟然要被毀掉,便感到難過。” 柯立芝10月返回紐約後,立即向中國醫學委員會提交了他的初步報告,其中討論了拱項和琉璃瓦,並附有一些草圖,展示了傳統的中國瓦房屋頂。

協和醫院的建築群,採用西方空間布局、中國宮殿形式的外形設計,可以說是二十世紀初期最優秀的結合典範了,雖然它是一個公共建築群,但是它的意義和影響力已經超越了公建範圍,而是給中國建設界對如何將傳統形式與現代的功能目的相結合,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考方向。

建成後的協和醫院建築群,外貌上完全保持了中國傳統建築的風格:中心對稱,飛檐斗拱,綠色琉璃瓦的大屋頂,仿漢白玉的迴廊……不過,這些飛檐斗拱都是用水泥製成的,只是一種形式上的仿製,並沒有功能性的作用。應該說是在探索中國傳統民族形式如何與現代建築相結合的一種初步嘗試,尚不能說是一種成功,但無可否認,這是一種非常有意義的嘗試,是重要的一步。
 

concord2

CMB的工作進展順利,1917年9月,協和醫學院預科學校開學;1919年,協和醫學院開學;1919年9月,第一批女學生跨進了協和醫學院預科學校的大門;1921年,協和醫學院招收了第一批女學生,並成為中國第一所男女合校的醫學院;1920年,協和醫學院護士學校開學。協和醫學院是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醫學院,對全國醫學院的建設合發展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

美國石油巨頭約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慷慨解囊提供了建造醫院的全部資金。後來,洛克菲勒基金會又為中國的醫學院畢業生去國外學習和讓中國婦女在美國接受成為護理教師的培訓設立了獎學金。

來自洛克菲勒基金會賬簿的最終數字表明,北京協和醫學院的土地、建築和設備的全部費用達到了在當時令人瞠目結舌的750萬美元。洛克菲勒基金會自該校1915年建立以來對它的總投資額高達4460萬美元,成為洛克菲勒基金會有史以來在單一計划上投入的最大數額的捐款。

北京協和醫學院的正式開辦典禮於1921年9月舉行,洛克菲勒基金會的代表小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Jr.)親率代表團趕赴中國,主持了開幕式。從美國遠道而來的小洛克菲勒在開幕詞中展望未來,並希望有朝一日能將這所學校完全交給中國人。他說:“顯而易見的是,無論西方醫學能為中國提供什麼援助,除非它被中國人接管,並成為中國國民生活的組成部分,否則它對中國人民來說用處不大。因此,我們必須企盼有朝一日,這所學校的大多數職務,如果不是全部的話,都由中國人擔任,而學校的董事會將有著名的中方人士參加。除學雜費收入外,目前這所學校所需的資助和外國捐款,正如世界其他國家類似級別的醫學院校的情況一樣,將由來自中國人的捐款和中國政府的補貼所取代。讓我們攜手朝着這一目標向前邁進,這將使西方所能提供的最佳醫學永遠紮根於中國的土壤。
 

concord3

一位心情激動的參加者這樣描述道:

“初秋的北京分外美麗。衚衕里不像平時那樣塵土飛揚令人窒息,透過清潔的空氣,遠處的西山呈現出綠色和紫色,點綴着玲瓏小亭的景山在眼前突兀而起。還有皇城那巨大的城門和金色屋頂的紫禁城,綠色大屋頂的豫王府與之相比並不遜色,那是我們的新醫學院和醫院。”

光臨的科學代表團來自世界各地,遠至日本、朝鮮、印度尼西亞、菲律賓、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加拿大和美國,中國的許多省也派來了代表。

協和醫學院第一屆學生於1924年畢業;

1929年4月,在紐約舉行的北京協和醫學院董事會年會上,選出了由一些著名中國人士組成新的董事會,其中包括胡適。他是一名出色的哲學家和外交家,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獲得了博士學位。此外還有張伯苓博士、伍朝樞博士、施肇基博士、周詒春博士、翁文灝博士,以及曾任該校第一位中國人院長的劉瑞恆博士等醫學界泰斗。

1951年中國現政府接辦了北京協和醫院。

當我站在酒店的窗口旁,望着對面協和醫院綠色的琉璃瓦頂,不由得想起了這個醫院的好多故事。其中最著名的要算北京人的頭蓋骨了。幾個“北京人”頭蓋骨出土之後,就是放在這裡研究和保存的。日軍侵華的時候全部神秘失落,不知所終。是日本人拿走了?還是美國人帶走了呢?是丟失了?還是被毀掉了呢?至今仍音訊全無。這樁往事,更給協和醫院添上點神秘的色彩。

現在協和醫院周邊的舊建築全部拆毀殆盡,就剩它孤零零地在那兒矗着,像是很突兀的一個標本一樣。

來源:新浪博客–王受之的部落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