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品牌 聚焦美國傷兵的沃爾特醫學中...

聚焦美國傷兵的沃爾特醫學中心

分享
白宮的總統醫療團隊宣布川普已移轉到沃爾特國家軍事醫學中心。

【新三才編譯首發】自從川普總統宣布他和第一夫人都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以後,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個地方:沃爾特國家軍事醫學中心(the 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 WRNMMC)。

2020年10月2日晚上,白宮宣布「作為預防措施」,川普總統將被轉移到馬里蘭州的沃爾特國家軍事醫學中心。一夜之間,該中心立刻成為「萬眾矚目的機構」。

這家歷史悠久的醫學中心是以陸軍少校沃爾特(Walter Reed, 1851–1902)命名的,紀念他發現黃熱病毒是由蚊子所傳播的。美國多位總統都曾在此就醫,包括雷根(Ronald Regan)總統於1989年此此接受外科手術,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於1973年在此醫治肺炎,甘迺迪(John F. Kennedy)總統在1963年遭暗殺後的屍體就從達拉斯(Dallas)運抵這家醫院。

該醫學中心也是許多副總統、國會議員和最高法院法官的首選。

川普總統在檢測冠狀病毒呈陽性後,在沃爾特國家軍事醫學中心的會議室拍照。

現在的設施是沃爾特陸軍醫療中心(the Walter Reed Army Medical Center始建於1906年)和貝塞斯達海軍醫療中心(Bethesda’s National Naval Medical Center)的組合。它們於2011年在國會的指示下合併,成立國家軍事醫學中心(WRNMMC)。

川普作為國家的總司令,就診期間是被分派到VIP病房,或稱為Ward 71。
雖然該醫學中心本身是由美國國防部(DoD)運營,但總統套房完全由白宮掌控,並配有的的防護設備和通訊系統。

川普總統的支持者在沃爾特國家軍事醫學中心入口處留下的花和氣球。

從國防部退休的阿塔拉上校(Rudolph Atallah)說,沃爾特是他個人十多年來常往返之地。他的前妻在此被診斷患有霍奇金淋巴癌。

阿塔拉表示,它是一個特殊的地方。作為軍事醫院,工作人員總是很友善,但他們幾乎全都身著軍服,仍然被視同軍人一樣。醫院與哈佛大學霍普金斯大學的頂尖專家們也都已建立良好的關係。

前海豹突擊隊隊員雷德曼在海軍醫院搶救與治療。

前海軍海豹突擊隊(Navy SEAL)隊員雷德曼(Jason Redman),曾於2007年9月在伊拉克出任務時,身受重傷,在貝塞斯達海軍醫院(the Bethesda Naval hospital)搶救,經過大約8週的治療,得以康復。

他說,他們找來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最頂尖的面部整形外科醫師為我操刀,如果他們認為還有另一位醫生可以做得更好,他們也會去找他的。患者和出任務比什麼都重要。

雷德曼還談到得自軍事醫院的穩定感。他回憶說,當時國防部解僱了平民護士,並堅稱只有軍職和女性才會照顧好他們。

雷德曼說,軍醫院的護士們始終如一,令人感動。如果是在其它醫院,病人可能只像是報表上的一個數字,但在軍事醫院這裡的人從未忘記我們是一個人,而不只是一塊肉。」

霍恩在伊拉克服役時,一度身受重傷。

然而對於霍恩(Jennifer Horn)來說,過去在沃爾特就醫時的衝擊令她記憶深刻:即使受傷,患者仍被召喚「起床並編隊」,以確保其軍事紀律沒有遺忘在一邊。

2005年,22歲的霍恩於在伊拉克(Mosul, Iraq)服役時,一場迫擊砲襲擊時,彈片飛進她的右眼,灼傷身體的左側,切開她的腳。

現在,她是一名有執照的護士,她不僅盛讚醫院的醫療水平,也感謝來自周圍有近似背景的病友的支持。

她說,我在就診初期,感到很不舒服,後來才開始打開心房,真正去了解周圍的病友,以至今我們仍然保持著連繫。

退伍軍人卡特勒表示,沃爾特醫院這個名字讓他想起一段黑暗的日子。

另一位陸軍退伍軍人卡特勒(Boone Cutler)表示,沃爾特醫院讓他勾起那一段黑暗的回憶。

2005年,卡特勒在伊拉克(Baghdad, Iraq)服役時,因腦部受傷(TBI)而住院,後來還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他回憶道,當時那裡有太多的傷患,護理人員不足,連工作人員都不知所措。所幸由於技術的進步,許多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火中的傷患才得以倖存。

在2007年初,媒體曝光沃爾特醫院的醜聞,包括許多受傷的戰士忍受著生活條件不佳、缺乏適當的治療。最終促使國會和行政部門採取了一些措施,幾名高級官員也被迫辭職。

卡特勒繼續在沃爾特呆了兩年,他說這個醫療中心簡直是「化學監獄」。

「我們被餵食藥品來延續生命,由於藥物的緣故,我一度被隔離,不得與任何人保持親密關係……。我只希望,現在情況已經好多了。」

據悉,它現在是美軍最大的聯合軍事醫學中心,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244英畝土地上擁有超過240萬平方英尺的床位空間,距離華盛頓特區約9英里。它擁有244張床位,員工人數約為7,100。每年在此接受治療的患者約100多位。

(作者:Hollie McKay)

(編譯:白丁)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