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經典故事】「華夏菁英」大...

【經典故事】「華夏菁英」大舜仁德 名不虛傳

分享

【新三才首發】歷史記載堯帝建都平陽(今山西省臨汾市)。傳說在平陽西南方向的虞城(今山西平陸縣)一帶,聚居着一個崇拜騶虞(音周於)的氏族部落。騶虞據說是一種動物,身似白虎而有黑紋,尾巴比身體還長,因為它只吃自然死亡的動物肉,所以被稱為仁獸。由於這個部落將騶虞當作圖騰,所以被稱為虞氏。騶虞是中條山特有的一種動物,據《蒲州府志》記載,在南北朝時代,虞鄉(今山西省永濟市虞鄉鎮)曾有騶虞出現。但在上古時代,中條山的騶虞很多,大舜的先祖虞幕就受封在虞城,方圓數百里均屬虞氏部落的活動範圍。

而虞城西北百里之地就是蒲坂城,蒲坂城附近是翠綠的濕地,到處都長著香蒲和蘆葦草,所以該地又叫蒲坂。蒲坂城西北方十五里處有一個村落,住著姚姓家族,故又稱為姚墟,別名叫諸馮(今山西省永濟市張營鄉舜帝村),村裡住着一位名叫瞽瞍(音鼓叟)的人,他就是舜的父親。「瞽」就是盲人的意思。那麼,為什麼稱大舜的父親為瞽瞍呢?最初因為他為族人觀察天氣變化時,都瞪著大眼睛看天象,看起來像盲人張著大眼睛,所以大家就叫他瞽瞍。到後來,又因為他有眼不識好人和壞人,如同瞎子,人們就更肯定了這個名字。大舜的先祖虞幕最初受封於虞城,後來,因為家道中衰,社會地位逐漸變得輕微卑賤,就遷居到了部落境內的諸馮(即姚墟)。

據說大舜是黃帝的第九世孫。黃帝生了昌意,昌意再生顓頊(音專序),顓頊再生窮蟬,窮蟬接著生敬康,敬康生句望,句望生橋牛,橋牛生瞽瞍,瞽瞍再生舜。史冊記載大舜的先祖虞幕能夠「聽協風」,就是擅長觀察天氣變化,幫助人們種好莊稼,因此受封於虞城。有人認為虞幕是在窮蟬與顓頊之間的另一代,也有人認為虞幕與句望是同一人,因「幕」與「望」的讀音近似(這是指古漢語的發音,與台灣人說的河洛語或閩南語相近)。

由於舜是中國古早時代的皇帝,關於皇帝的種種記載在歷代的傳承中自然可能有所筆誤與口誤,或者加入了一些撰史者的杜撰以及非正史之外的民間故事,在今人看來似乎不合邏輯或者難以相信。讀者姑且當作傳說來看,也許當中的故事是長輩編出來用以教導孩童要有善心良德,不可作惡的用意。也或許那時候人的思想與狀態跟今天人類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說不定古人具有某些我們無法理解的神通能力(特異功能)呢!以下就是一些古史中的傳說,就讓我們來欣賞欣賞。

瞽瞍的妻子名叫握登,傳說握登上山砍柴時,看見天空有一道美麗的大彩虹,色彩鮮豔,光芒亮麗。大彩虹從天上延伸到地面,落在握登面前,輝煌的光芒將握登團團罩住,很長時間才散去。握登回家後便發覺有了身孕。傳說這道大彩虹是天神,這也就是說,握登懷了天神的兒子。握登懷孕後,一天夜裡,瞽瞍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一隻鳳凰,毛羽鮮豔,雄壯美麗,飛到他身邊,嘴裡還銜了米粒來喂他,鳳凰說自己的名字叫「雞」,是來給他當子孫的,時隔不久,握登就生了舜。大舜生下來體形就異於常人,兩眼都有兩個瞳孔,掌心還有花紋,花紋看起來好像一個「褒」字,前額突出,眉骨隆起,頭大而圓,面黑而方,面相特殊,可說是一個皇帝相。大舜出生時,正是堯帝在位的第四十年。

瞽瞍夫婦非常喜歡自己的兒子,就給他起名叫「舜」。舜是一種美麗的花卉,又稱為「華」。因為大舜生有雙瞳孔,所以大舜又被稱為仲華、重華。但後來舜的母親沒了,瞽瞍又娶了繼室,並且又生了一個兒子叫象。可悲的是舜的繼室出於自私與妒忌總是排擠舜,並且經常對瞽瞍編織舜的壞話使瞽瞍也嫌惡舜。

兄弟種麻

後娘為了把舜趕出家門,傳說有一年到了春天播種季節時,後娘給舜和象每人一袋麻籽,對他們說:「你們倆人一個去東坪,一個去西坪種麻,誰種的麻長出芽了,誰就可以回家。」 兄弟二人各自帶着麻籽和農具結伴上路。走到半路時,肚子有些餓了,二人就坐在路邊,各自拿出一些麻籽來吃。後娘為了不讓大舜種的麻籽能發芽,先將帶給大舜的麻籽偷偷地炒了微熟,所以吃起來香脆可口。象嘗了之後,認為大舜的麻籽比自己的好,執意要跟舜交換,大舜心地仁慈總是讓着弟弟,就答應了象的要求。沒想到,大舜種的麻在土裡四天就長出了芽,於是大舜就輕輕鬆鬆地回到家裡。而象種的麻籽怎麼也長不出芽來,只好留在山中。後娘本想用此法將大舜趕出家門,結果適得其反,又氣又悔,竟急出病來。大舜哪裡想到會有那麼複雜的背景,還熬煮湯藥給後娘治病。並且隨後還跑到山中,找到已經餓暈的象,將他背回家中。

三逃劫難

傳說大舜賢名遠揚,因此得到了堯帝的召見,堯帝為了培養大舜並觀察他的能力與德行,就將兩個女兒娥皇和女英許配給了舜,並賜給他許多禮物。大舜帶着兩個妻子回到了家鄉,他將堯帝贈與家人的禮物一一分送。但貪婪的弟弟象雖收到了厚禮,卻還在貪戀二位嫂子的美色,又羨慕堯帝贈送給大舜的雕弓、長矛、盾牌和琴瑟。由於瞽瞍是個有眼不識好人和壞人,難辨是非的人,於是象就與父母商量,企圖殺害兄長並霸佔兩個嫂嫂。

在一個下雨天,瞽瞍吩咐大舜說:「後院的倉房會漏雨,天晴後你上去抹一些泥土把他補好。」大舜告訴娥皇和女英,娥皇和女英一聽,覺得事情不妙,因為那個房頂不久前才修好。娥皇和女英心思感應到其中可能暗藏惡意,為預防不測,就為大舜製作了一種鳥工衣,類似於現在的滑行傘。果然,大舜剛從梯子上爬到房頂,象便抽去梯子,點燃倉房,當時的房頂都是用乾草鋪成的,遇火後馬上烈焰升空。大舜急忙撐開鳥衣,從房頂躍下,滑行到院外的田野里。象認為大舜必死無疑,高興得手舞足蹈。忽見一隻大鳥從房簷飛過,仔細一看,原來是舜張開鳥衣向田裡飛去,頓時目瞪口呆,非常氣憤。發生了這樣的家庭悲劇,大舜傷心得落淚不止。大舜傷心的是,自己孝敬父母,愛護弟弟,父母和象卻總是加害於己,認為可能是自己對父母的孝沒有被父母理解,反招來父母嫉恨。所以,大舜就決定要再加倍努力,更好地孝敬父母愛護弟弟,來讓父母改變心意。

不過,幾天之後,娥皇和女英又發現,象正在往父母所在後院的井口旁堆積沙土,馬上意識到又要出問題了。因為有過上次抽梯放火的事情,所以他們商量之後,認為極有可能是他們想把大舜埋到井裡。於是,他們就在與父母的水井只有一牆之隔的自家水井裡挖了一條橫向的通道,將兩口井打通。某天吃過早飯,瞽瞍果然吩咐大舜,要他去把井底的泥土清一清,就是把水井再挖深一些,以便引出更多的水。大舜來到井邊,象早已在一旁等候,大舜剛到井底,象就將早已備好了的沙石傾倒下去。大舜急忙爬進通道,從另一口井逃出來回到自己家中。此時的象正在全力填井,顧不上看看大舜是否被埋在井中。直到將井填滿,象才去告訴父母,三人自然高興異常。象說:「計謀是兒子象想出的,琴、雕弓和兩個嫂嫂歸兒子象,那些牛羊倉房歸父母。」說罷,象高興地來到大舜的家裡,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可是,卻看到了大舜坐在堂前,象驚愕得張口結舌,半天之後才語無倫次地說:「我正想念着哥哥哩!」

象以為已無退路,所以,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有一天,他買回兩大罈酒,對大舜說:「父親備了酒菜要請你過來一起享用。」 顯然是要將大舜灌醉而加以殺害。娥皇、女英依然從容一起應對。她們找了幾味草藥,煮成藥湯,讓大舜先在藥湯裡浸泡,然後再行赴宴。在飯桌上,瞽瞍和象輪番勸大舜飲酒,大舜毫不推辭,直到將兩罈酒喝得一乾二淨,大舜仍毫無醉意。象搖了搖空罈子說:「酒喝光了,待我去後院再搬些酒來。」於是,象前腳剛走,大舜立即拔腿回家。瞽瞍因盲眼看不見,不知阻攔。待象手持兇器回來時,大舜已回到自己家中了。

某年一個秋高氣爽的季節,漫山遍野一片豐收景象。不遠處一隻鹿媽媽正在給小鹿餵奶。天空中,鳩鳥與鳥母相伴而飛。大舜站在田野中,望着這一幕動人的情景,心中無限悲哀。疼愛子女是父母的天性,就連禽獸也有舐犢之情!可是,自己極盡孝道,父母為何加害不已? 這究竟是誰的過錯?在當時的情況下,大舜雖然不斷從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但還是對父母兄弟的所作所為難以理解,更對改變他們的行為缺乏信心。就這樣,在怨恨自己不能使父母滿意的同時,大舜也不禁悲從心來,只好面對蒼天,號啕大哭。

身在塵世,這世間諸多善惡因緣難了,看似好人常遭惡人欺。但是換個角度看,舜在成帝之前的遭遇會不會是在了結他前世所造的業,並且成就了堯帝對他的考驗。這樣的安排有沒有可能是先天就被安排好的所謂命運呢? 那到底是誰幫人們安排的,如果沒有被安排的因素存在,那為何每個人的命運都不同?人常愛說這是偶然這樣的,運氣不好命不好嘛!那要如何才能有命好的「偶然」呢?!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