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有道 快乐的美国学生(图)

快乐的美国学生(图)

 

【新三才网讯】万圣节是孩子们的节日,家长老师也乘机满足一下装神弄鬼的心愿。

女儿五岁,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九月开学,她背着沉重的书包,小脚踏上了十年寒窗的第一步。当学生虽然辛苦,但我庆幸她走上的是美国的学途,她那沉重的书包里没有课本,没有作业簿,没有家庭作业,没有课外题,没有钢琴谱,装的只是午餐便当和零食,外加一个薄薄的文件夹,里面只是学校发回的一些通知。

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可是这个国家的教育重点却与中国有着本质的不同,看到国内的老同学别墅住上了,汽车开上了,吃喝穿着不落世界潮流,可是孩子们的负担却越来越沉重,这不禁让人琢磨,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美国学校

美国孩子5岁上学。小学6年,从第一年的“幼儿班”到毕业时的5年级;随后是3年初中和4年高中。

学校分公校,私校和家教。公校基本一切免费,资金来自居民所交的地价税;私校则分非宗教性和教会学校,前者学费惊人,仅幼儿园9个月的学费就能高达一万八千美元,这里有财大气粗的富人,也有因家庭收入太低而可获得全额助学金的一贫如洗的穷人。宗教性私校一方面有来自教区的赞助,另一方面又有普及教义的义务和利益,学费相对略低,但孩子必须接受比如天主教或犹太教的教诲和仪式。

至于那些对公校教育制度失望但却负担不起私校学费的家长,或者家有天才,怕在学校遭到埋没的,或者决定让孩子从艺(比如上专业舞蹈学校,专修乐器)的父母则可以在家里自己教孩子,这类家庭可以使用统一的教材,有自己的社团,以补偿孩子缺乏集体活动的机会,实际上,统考成绩显示,家教的孩子成绩远远高于公校。

教育重点

美国中小学校注重培养学生全面发展。

中国孩子学习成败的试金石似乎只是两个字:分数。小升初,初升高,最终在考大学的羊肠小道上,只有考分才能定夺终身。这必然造成学校教材越来越深,学生深陷考题苦海,哪有时间挖掘创造性和想象力?

美国学校虽然也重视统考成绩,但同样,甚至更加,注重培养孩子的创造力,想象力和领导能力。上哈佛,成绩好固然重要,但要想获得“成就性”奖学金,学生需要证明其在考分以外的能力。比如钢琴弹得好的最好能有比赛获奖的证书;学芭蕾的最好有登台的经历;哪项体育出色要拿出成绩;更重要的是要对社区有贡献,比如给低年级学生无偿补课,在无家可归人士避难所做义工;而最令高校看重的恐怕是那些能自己设计项目(最好是无偿,并且是服务于社区性质的)并付诸以实现的学生了。

就小学生来说,教育专家实际上并不主张父母刻意给孩子进行学前的语文和数学辅导,他们认为孩子认字母有早有晚,但阅读水平到了七八岁基本上都拉短了差距。

上学早晚

中国的家长多以孩子能早上学,能跳级为骄傲,而美国学校很不能苟同,这点我有亲身经历:女儿虽然才上幼儿园,但她已经能读四年级的书,做四年级的考题,这在国内是很让家长有成就感的,可是当我提出让她跳级的时候,校长却不以为然,她首先说学校一向没有这种做法,再者即便语文数学好,但孩子的社交能力呢?独立性呢?在孩子中有凝聚力,领导力吗?我提出让孩子上高年级听课,校长也勉强答应,还不忘警告我说:你让孩子一会儿这个班,一会儿那个班,她会缺少归属感,交不上朋友,心灵上感到孤立的。

确实,美国的心理学家也指出,一个比同班同学小了好几岁的孩子在自信心和领导能力上可能遭受挫折,试想她的同学开始发育了,她还是青涩的小女孩;他的同学可以喝酒了,而他还不能坐进酒吧,大孩子能把他当孩子王,领头羊吗?美国的一些家长为此甚至宁愿让孩子推迟一年上学,以取得在出发点就确立年纪大,能力强的优势。

当然顺带说一句,聪明的孩子也不是被埋没在被人遗忘的角落。各年级的孩子到年底可以接受智商考试,依照成绩进入天才学校或天才班。

学生负担

美国学校的学科虽然与中国基本一致,但深度却望尘莫及,而且学生教程中,绘画,音乐,手工,做瓷器,体育等与数学和读写一样重要,我女儿的学校还有一片瓜果地,让孩子们亲手种植,切身观察植物的生长习性。

孩子们的假期长而多,三个月的暑假,加上寒假,春假,秋假,虽然没有儿童节,但情人节的巧克力,复活节的寻蛋,万圣节的化妆派对,感恩节的火鸡,圣诞节的圣诞树和礼物,似乎学校时刻在寻找机会放假,就连逢上家长会(一对一,一开三天),孩子们也不用上学。平时学校上课时间短,小学下午3:15就放学了,没有什么家庭作业,中学呢?哈,更早:2:15。

这儿的学生还少了两大负担:外文和语文书写。这里的外文课基本属课外选修课,而英文既然已从象形文字上升到字母,只要掌握拼写规律,一切单词也就迎刃而解,免了抄写默写生字的程序。

这里孩子们的课外活动基本属于娱乐性质,既不为追随潮流,也无须与人攀比,女孩子多爱跳芭蕾,男孩子则喜球类,至于游泳和滑雪在我们这个水多山多的地区则人人皆会。

美国中小学生学得少,学得浅,并不影响美国在各行业领先世界,每年的诺贝尔奖纪录不失为确证。这个国家富强的根源不在依赖“群众的力量”而在于挖掘个人的自发力和创造力。也许正如有些人所说的吧:让喜欢数字的人当数学家,喜欢治病的人当医生,喜欢追根问底的人当物理学家,而且把这个任务留到大学再做亦不为晚。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