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有道 請告訴孩子:道德的本質 就...

請告訴孩子:道德的本質 就是心中有他人(圖)

洪晃給女兒寫過一封信,其中一段話我非常喜歡:“媽媽希望你懂的第一件事情是人的尊嚴,就是爸爸常說的,你要有禮貌,別人才會對你有禮貌。當你需要阿姨幫你的時候,要說‘勞駕’,不能用命令式的口氣。我知道你的小朋友中有的不是這樣的,但是你要按照我和爸爸教你的去做,別人沒有禮貌,不要去理睬,但是自己要有禮貌,這就是你的尊嚴。你的尊嚴不是別人對你有禮貌,是你對別人有禮貌,不管別人是什麼樣的。”

她解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為什麼要講禮貌?在儒家精神式微的當下,講禮貌不是一種必然,而成了一種選擇。很多孩子會直接問:我憑什麼要講禮貌?

我的一位領導就說了一個例子,她在飛機上聽到后座一個媽媽在教育大概四五歲的兒子,對話很有趣。

媽媽:剛才在車子上,那個叔叔給你讓座,你沒有說謝謝吧?兒子:沒有。媽媽:你看,叔叔自己本來坐著,卻讓給你坐,自己站著,你看你是不是要說聲謝謝?兒子:不要。媽媽:你這樣,以後別人都不給你讓座了。兒子:不讓就不讓。媽媽:沒有座位,你就會累的。兒子:累就累。

領導說,這讓她思考,該怎麼教育孩子呢?是從功利的角度出發(以後就沒人讓座給你了),還是從道德的角度?對一個四五歲的孩子,什麼方式才是合適的呢?

我不是專家,我的感覺是,這可以是一個多選題,功利和道德兩種方式都可以採用。如果孩子堅持認為禮貌是可以捨棄的事,那麼我們就在家裡做一天實驗,“廢除禮貌一日游”,讓他直觀地體驗一下大家都不講禮貌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這一天,全家人達成共識,所有人都不對他講禮貌,請他幫忙不說“謝謝”,撞了他不說“對不起”,他跟大家打招呼,聽者假裝沒聽見……不被尊重的滋味,絕對比孩子想像中更難受。人是社會性的動物,誰說自己完全不在乎其他所有人,那純粹是瞎扯淡。渴望被尊重,是人性最基本的需要,只要你的孩子是人類,他就一定不會喜歡這種感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不僅是儒家的規則,也是具有普世價值的規則。

道德的本質,就是心中有他人。尊重別人,給別人以尊嚴,這就是你自己的尊嚴。這個話,說起來很繞,但是,四五歲的孩子即使聽不懂,也可以跟他講,慢慢地,讓這樣的句子進入他的大腦皮層,進入他的記憶庫,他一定會慢慢懂得、慢慢理解的。

讀香港專欄作家屈穎妍的《怪獸家長》,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講到一個故事:一個香港人去日本,發現他們即使在深更半夜,行人稀少的情況下,也會乖乖地等紅綠燈。香港人問,這是為什麼呢?一個日本人答:那盞燈,就是法律——我們不是怯於法律,我們只是尊重那盞燈。

很想對每一個毫無急事卻無視紅綠燈的人說,如果我們硬闖過去,那盞燈會難過的。

是的,這聽起來很裝,可是,學者周濂就說,裝是文明開始的第一步。裝啊裝啊就信以為真了,就深入人心了,就大道通行了……當下很多人的問題是,裝得太功利,總惦記著立竿見影的效果。倘若沒有效果,他便連裝都懶得裝了。

很多時候,我們有多少尊嚴,並不是因為受到多大尊重,而是我們有多麼尊重別人。坦白說,我是毫無教養的人,聒噪、講髒話、拿刻薄當有趣……可是我有一點是值得自傲的,就是我真誠地對待那些世俗意義上比我弱勢的人。我對清潔工、保安、司機,比對權貴階層更有禮貌。因為我有個奇怪的邏輯,權貴不缺禮貌;而就我所看到的,清潔工、保安和司機們,受到的尊重沒有那麼多。如果我必須當一個粗俗的傢伙,那不如把人生中少量的知書達理的配額,分給更需要禮貌的人。

我常常覺得,考察一個人的人品,最快速的方式就是看他如何對待服務人員。誰擺出那種居高臨下的、頤指氣使的姿態,我就會對他產生悲憫之情——人要寒磣到什麼程度,才能靠欺負幾個暫時居於弱勢的人來贏得存在感。我最最討厭的,也是那些對權貴諂媚、而對弱勢者呵斥的賤人。

我見過一些小孩,不過四五歲,便熟練掌握欺善怕惡的遊戲規則。看到衣著體面者,便展示自己乖巧伶俐的一面,而對待家裡的保姆,便拒絕使用禮貌用語,甚至直接說,你不過是傭人,我媽媽讓你滾蛋你就得滾!

有人說過,野蠻是一口吐向天空的痰,遲早會砸回你臉上,那是多麼難看。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