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回首 我看辛亥百年- 严长寿总裁...

我看辛亥百年- 严长寿总裁(图)

分享

 从公司小弟做到五星级饭店总裁的严长寿,出生在上海成长在台湾,工作同时和台湾艺术界、宗教界常常联系交流,对台湾社会百年来的经历与改变有着一份深情关怀。

在上海虹桥机场到台北松山机场的航线互通后,直通松山机场的民权东路随着成群结队的大陆旅客来访商机更盛、人气更旺。台北丽致亚都饭店坐落在民权东路上,主持该饭店的严长寿先生,在上海出生,满一岁时就与家人来到台湾,只有高中毕业的他,从美国运通公司小弟做起,后来成为五星级饭店的总裁。他以在职场奋斗的亲身经验以及广阔的人生阅历撰写的两本书《总裁狮子心》和《你可以不一样》激励了无数在台湾的年轻人对个人前程重新定位、扬帆再发。对于和两岸人民密密相连的辛亥百年,严长寿先生娓娓道出他的感慨与期望:    
 
辛亥百年两个重要阶段

“对辛亥革命一百年,严格说来,我将其拆成两个重要阶段,第一个五十年,尤其对那时住在台湾的人,有的经历过日本的统治,有的经过盟军的轰炸,最后和来自大陆各省大江大海的人们产生竞争,开始一些磨合的问题,那段时间是挺不堪回首!同样那时候,从大陆过来的人,经历军阀统治到革命这所有过程不是内斗就是抗日战争还有国共内战,最后退到台湾,那整个五十年是辛苦的五十年,很多人想读书但没有机会,或是沿路的奔波流离,这些都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安定。这个过程对两边的人们都算是混乱的五十年。真正让社会改变、走向安定的是后面的五十年。

由混乱走向安定

“对台湾来讲,这后五十年慢慢走向安定,国民政府到台湾其实已六十年,第一个二十年,因当时的经济问题存在有相当的恐慌,在开始的阶段经过很多的磨合,所以从农业开始,给台湾带来比较稳定的基础,慢慢开始出口,当时出口许多农产品,各种出口让经济开始走向稳定。这中间也包括一些政策的推行,比如三七五减租。到第二个阶段,影响台湾发展的就是制造业,当时制造业让台湾成为世界工厂,从雨伞、各种家庭用具、各种洋娃娃到成衣等等的生产,也带来了经济的稳定。但最关键的是后面第三个阶段,就是台湾开始走向民主,这期间党外开始产生很大的影响力量,台湾走向开放,走向一个更成熟的阶段。这中间在制造业出口碰到挑战的时候,台湾又转向高科技的发展,在经济上这三个阶段的发展将台湾带到一个新方向。

影响民心促进民主的宗教力量

  

“说到在生活上,宗教对台湾的发展是重要的一环。宗教家在大陆时颠沛流离跟着大家一起逃难,那时候宗教家即使有再了不起的哲理也无处宣达,最后来到台湾。一位印顺法师,经厦门、香港、新加坡最后来到台湾, 他收的一位女弟子证严法师,后来慈济功德会的创办人,她影响了台湾数百万的民众。这几十年来证严法师一直在影响着台湾的社会,她教人懂得安定、懂得感恩、懂得在自己富裕后还要能帮助社会,同时她很早就开始提倡环保。像这样的宗教家如圣严法师、星云法师,或更早期一些来到台湾的宣教士,影响着台湾最弱势的族群,宗教在台湾的历史上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安定的力量。所以表面上看到的,台湾能这样安定的走向民主,其实某种情形下宗教扮演了很大的力量。”

“永远站在权力者的对岸 敢去代表社会的良知”

“大陆许多知识分子,如胡适、傅斯年、殷海光、雷震、钱穆一直到齐邦媛、龙应台,所有这些学者、知识分子当年在大陆出生的,如当时西南联大的学生,当时都是在躲战争的情况下颠沛流离,来到台湾后,他们开始产生影响力, 如殷海光、雷震在台湾大学告诉学生“作为知识分子你要永远站在权力者的对岸,敢去代表社会的良知。”这时候知识分子的风起云涌,影响了整个台湾年轻人的自由意识,也改变了整个社会结构,他们让知识分子找到自己的尊严,而不是以金钱为唯一的生命价值。除了知识分子对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还有就是艺术家,在台湾甚至德国都知名的“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他到美国吸收西洋舞蹈,回到台湾后又将宗教、禅修甚至太极都变成他编舞的元素。他将巴哈(Bach)的“无伴奏”与佛教的“镜花水月总成空”结合,用太极的姿势转换成舞蹈,这也形塑了一种新的艺术文化。包括在美食、茶、生活上的呈现,经济的成长之后,艺术家最后将他们的关注转回到对艺术、宗教的奉献,艺术家有了发展的沃土,在安定的环境里慢慢创造出自己的价值。”

从对价值观的重新思考开始未来百年

 

“我生长在台湾,面向整个华人社会,个人感觉,整个华人社会应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观,因为过去我们讲到孙中山先生或是建国百年的经验,都是强调要让整个社会能得到安定,社会安定的先决条件就是要解决贫穷问题、解决教育问题,让社会走向更民主的环境,变成一个民主、民有、民享的社会,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势必要那些致富的人回过头来关怀弱者,如果让资本主义过度影响一个社会,会导致巧取豪夺,甚而不知赚钱的目的与人生的价值何在?这时候,只有靠宗教、艺术和文化让大家重新低头,去找到生命的价值。台湾一位宗教大师说 “我们生命中想要的太多,我们需要的不多。” 当我们知道我们需要的不多的时候,你就会舍得,这时,社会就会走向一个和谐,当这个社会愿意与人分享,将自己得到的资源与人分享,让整个社会的教育能更加的扎实的时候,社会也将走向安定,所以我期盼未来的百年,让我们反思,我们是不是真能实践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期望的,希望能看到一个大同世界, 能成为大同世界的先决条件,就是要让这个社会走向和谐、走向永续的未来。”

具有宽度和深度的百年庆祝

“百年庆祝,除了放烟火、办活动、办表演,更盼望看到有它的宽度和深度,所谓的宽度,就是让全世界重新的再来看华人社会的一个大未来;也宽广的去讨论,在过去这一百年来,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曾经学到的经验或是曾经得到的启发。另外,深入的探索了解,造成不管是成功或失败的原因在哪里、哪些核心问题可以再重新修正,找到新的方向与未来,怎样来影响华人社会或是影响整个世界走向一个大同社会。”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