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三才新语:耶稣会神父──路...

三才新语:耶稣会神父──路易十四和清康熙之间的使节

分享
左:克劳德.勒费弗(凡尔赛)的法国路易十四肖像,右:耶稣会的天文学家约翰.亚当.肖尔.冯.贝尔在中国。(阿姆斯特丹,1667年)

【新三才首发】路易十四国王和康熙皇帝利用耶稣会神父来分享他们王国丰富的文化,庞大的财富以及智慧。尽管两个文明之间隔着整个世界之遥,但在两个文明及两个君主之间却有着深切的敬意和魅力。

来自世界各国(从印度、越南到突尼西亚)的政要们都向太阳王──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国王致敬,他是十七世纪欧洲的主要君主。他的最高统治,在法国社会各个方面尽职尽责地推动了巴洛克时代及其艺术达到了极致,使他在世界舞台上无处不在。

劳拉.怀特特勒(Laura Hostetler)在遥远的地方发表的论文《君主之镜:十八世纪法国的中国文学画像》中说,「路易十四可能是他自己宫廷中的太阳王,但还有其他星座的存在」。 一个拥有类似光环的人,与王国平行在很远处统治著中国,他是清朝康熙皇帝。

康熙皇帝(1654-1722),清朝第四任皇帝,45岁,于1699年绘制

两位统治者尽管相隔遥远,却对彼此产生了兴趣。君主之间的沟通、询问和景仰使他们跨越了五千英里的距离来互添光彩。两者之间的主要联系方式是耶稣会传教士。他们在早期西欧的大学中担任教育工作和导师的人数翻了一倍,并且精通多种语言和学习领域。耶稣会士的牧师通常在靠近统治者的地方获得了一席之地,而当时其他大多数人只能是梦寐以求。

耶稣会士在两个王国之间来回传播著,奇幻的插图、书籍、知识、信仰、奢华的装饰品、药品、丝绸、香料、茶叶和地图,使人们瞥见了一个截然不同且充满异国情调的世界,使想像力一飞冲天。

凡尔赛宫,约于1668年,由皮埃尔.帕特尔(Pierre Patel)绘制(凡尔赛博物馆)。路易十四国王的宫殿,巴洛克式建筑的皇冠明珠。这座宫殿的建造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并结束法国贵族之间的争端。欢迎平民在其隔离墙内向法院陈述他们的问题。

统治者之间的交流促进了他们之间健康的竞争和感情。耶稣会传教士在两者之间进行了华丽的比较。劳拉.霍斯特特勒(Laura Hostetler)引自布维(Bouvet)1699年的《中国皇帝康熙传》中说道「两三年前,陛下派往地球那端的耶稣会士,有幸见识到一位以前在法国以外未曾见过的伟大君主。他和陛下一样,有着高尚的人格,非凡的智慧,更具备与帝王相称的坦荡胸怀。他治理人民与自我修身同样地严谨,受到本国人民及邻国的尊崇。从其宏伟的功绩来看,他不仅威名显赫,而且是位实力雄厚、德高望重的帝王。这位皇帝具有作为英明君主的雄才大略。如果说,他治理国家的才能还不如陛下,那么,恐怕也可以说,他是自古以来,统治天下的帝王当中最为圣明的君主。」

耶稣会传教士描述了中国境内的许多奇观和习俗。他们写了关于中国渔民训练鸬鹚捕鱼。这些玄奇的故事,被认为是为了帮助他们售出有关中国的书籍《中国印象:欧洲视角》,1500年至1700年。

康熙皇帝认真地背诵了儒家经典以及中国文学中其他数百本有关道德礼节和谦卑的著作,以其对自己公民的关怀之情赢得了耶稣会士的心。1670年,康熙发布了《圣谕》,以供其公民奉行。它由16条格言组成,这些格言指导普通公民掌握儒学的基本原则:
1、敦孝弟以重人伦
2、笃宗族以昭雍睦
3、和乡党以息争讼
4、重农桑以足衣食
5、尚节俭以惜财用
6、隆学校以端士习
7、黜异端以崇正学
8、讲法律以儆愚顽
9、明礼让以厚民俗
10、务本业以定民志
11、训子弟以禁非为
12、息诬告以全善良
13、诫匿逃以免株连
14、完钱粮以省催科
15、联保甲以弭盗贼
16、解仇忿以重身命

三名耶稣会科学家在中国工作。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纪念图书馆特别收藏。

葡萄牙耶稣会士牧师谢务禄(Alavaro Semedo,后名曾德昭)在他的《大中国志》一书中赞扬了中国社会,他说:「我们已经看到,中国人的魅力源于他们的差异。这种差异不会使他们变差。相反的,「各行各业」的读者可以透过阅读他们的政治学、经济学、科学、机械学、财富以及商品等等,来学到很多并且从中收获不小的利益。我们被告知,中国人的道德与美德也应当受到钦佩:尽管到目前为止,他们是超越了我们,他们甚至可能会被推荐为基督教国家的优秀典范(这也是个耻辱)」。 这里的逻辑与孔子的《论语》中的逻辑相似:「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耶稣会中国代表团的耶稣会天文学家(博韦,1690–1705),与康熙皇帝一起。清晨,康熙皇帝将与他的传教士见面,以了解一系列的西方研究领域。

耶稣会传教士通常是有成就的语言学家、天文学家、制图师、艺术家或数学家。康熙皇帝聘请传教士为家教或向他们寻求文艺作品。然而,在耶稣会士看来,首要的是在中国传播基督教。耶稣会传教士受到欢迎来公开宣讲。康熙对基督教的宽容更是促使中国向西方思想、成就和贸易开放的主要因素之一。康熙皇帝向在北京建立的一座教堂表示了赞赏和祝福,并写了一首诗来纪念其开幕:

康熙皇帝的诗:

《十架颂》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恸八埃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16世纪的耶稣会士中国地图。在法国的巴洛克时期,人们对神秘以及经验世界十分着迷。耶稣会神父与中国人交换了地图。耶稣会的牧师有时会将复制地图中的部分区域留为空白或刻意不准确,故意用的龙和神话中生物插图来增强「神秘感」,来激发人们想知道的想像力。或是过几年后再出售其更新的,更完整的地图版本…

交换了西方和东方医学,以及药物、草药和其他疗法。蒂莫西.比林斯(Timothy Billings)在《中国印象:欧洲观点》中说:「如今,中国的医疗方法,例如针灸、指压按摩和替代疗法和顺势疗法的艾灸今天仍在使用,并在十六世纪就被引入欧洲」。比林斯指出,由于耶稣会传教士的缘故,西方许多常见的植物都来自中国。大黄,一种现在流行的甜点中使用的蔬菜,曾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疗癌症的药物被从中国带到西方,并且在排出体内毒素方面表现出色。

这些知识的交流帮助两个文明蓬勃发展。路易十四国王和康熙皇帝都在彼此之间的关系上大量投资,这使他们成为了各自领域的贸易和文化进步的中心。统治者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统治时间最长的两个君主,部分归功于耶稣会神父和他们的宝贵服务。

(作者:Tim Gebhart)

(编译:心宇)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