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华文文学的重镇–...

华文文学的重镇–台湾

分享

  华文文学的重镇,就在台湾。生活在台湾的住民,也许已经习惯拥有广阔的读书市场,却未察觉文学创作的生产能量与输出能量,正在日益上升。

近廿年来,全球华文作家都选择在台湾出版他们的最佳作品,而且新作家也选择在台湾参加所有可能的文学竞赛。这种文化实力,代表台湾社会价值的宽宏、包容、深邃。如果没有认识这个特质,就无法掌握台湾民主力量的脉动。

在撰写《台湾新文学史》之际,就已经发现台湾作家的行列,已经不只是本地阵容非常整齐;在不同的时期,往往可以见证来自海岛以外不同的国家地区的作家。

最早是从香港与马来西亚来台的侨生,他们是台湾现代文学运动的全新面孔。稍后是留学生文学,从美国、日本、欧洲寄回他们的杰出作品。在台湾解严后,曾经参加保钓运动的左翼作家,也都回流台湾文坛,成为众所瞩目的写手。进入廿一世纪后,中国作家也开始在台湾优先发表作品,然后在中国内部印行出版。

台湾读书市场的精彩,无疑是伴随台湾的民主化进程。当整个文化环境变得开放而多元,全球华文作家都乐于加入这小小土地的文学行列。这里的读书市场并非只是消费而已,而且也是一种消化。台湾提供一个开阔平台,容许所有的文学作品得到严肃的检验与评价。这些作家都在华文文学世界赢得敬重与肯定。香港的董启章与马来西亚的黎紫书,便是最好的印证。

台湾的民主化过程,可能还停留在意识形态对决的阶段。但是,文学的民主精神早已远远走在政党之前。所有的文学艺术,总是能够跨越政治立场的界线,成为活泼灵动的价值。余光中与白先勇的作品,从来没有预设任何立场,不同政治信仰的读者都接受他们的艺术洗礼。这是健康的人文精神,终有一天将会改造民主政治的品质,使台湾社会的文化视野更加深远辽阔。

这种人文精神的形成,主要在于威权体制早已成为历史名词,海岛上再也不存在思想检查与文字监视。台湾社会本身也培养出雍容的风度,能够允许文学价值的差异与共存。在华文世界里,同志文学的蓬勃发展,已经不是亚洲各个城市能够望其项背。台湾文坛能够跨越族群与性别的藩篱时,已经完全脱离敢不敢写的阶段,而且还进一步,追求如何使文学品质获得提升。

丰沛的台湾文学生产力,使岛上所有作家彼此竞逐文字技艺。族群与性别的议题,再也不是问题;主要的问题是艺术的精致与开放,是作家本身的持续与执著。

中国写手大量参与台湾的文学竞赛,开始对本地作家构成一种压力。同样的,新台湾之子的作家群也正在形塑之中,他们也带来全新的思维与想像,逐渐注入旧有的传统记忆。几乎已可预见,全球华人作家将不断参加台湾文坛的行列,未来惊险而惊艳的文学盛世,必然笃定降临在开放的海岛。

(作者为政大台湾文学研究所所长)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