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三才新语:欧洲的阿基里斯腱...

三才新语:欧洲的阿基里斯腱──义大利与共产党的孽缘

分享
在2018年9月21日梵蒂冈与中国签属临时协议后几天,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在一个会见群众的聚会中被中国共产党的红旗覆蓋其身。这项强化义大利与中国共产党各项关系的协议其实充满争议。共产党是个无神论的极权组织,当教宗方济各身披中共旗帜时,中共当局却一方面在其国内拘补与迫害中国的基督徒和其他宗教人士。

【新三才首发】在武汉病毒未笼罩义大利很久之前,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就从威尼斯展开一路扑向梵蒂冈,义大利政府以姑息的绥靖政策迎合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达成有利贸易的协议。义大利与中共的密切合作关系显示其遭受病毒肆虐的命运可能并非偶然,表面之下可能有着一个违逆道德的政府政策。

这个世界并未预期到会有武汉肺炎病毒浩劫(或说是中共病毒可能更恰当)。义大利做为第一个因这种病毒而丧生三万多人的欧盟国家,在这场大流行中遭受了沉重打击,其死亡人数是欧盟成员国中最高的。在2020年3月,当义大利达到感染人数高峰时,每天报告的新病例高达8,000例,每天平均造成900人死亡。

义大利同时也成为该病毒进入欧洲和非洲的入口。在义大利不堪重负的感染之后不久,奥地利、克罗埃西亚、希腊、瑞典、瑞士和阿尔吉利亚也相继出现了病例,所有病例均与来自义大利的入境者有关。

相反的,在世界的另一端,距中国大陆仅130公里的台湾却成功的阻止了该病毒可能造成的重大冲击。截至2020年7月19日,台湾确诊病例数为454例,死亡7例。在感染高峰期(也就是三月份),每天记录的病例超过20个,痊愈率达到98%。

那么为什么Covid-19病毒给义大利带来如此大的冲击?而距中国祇有130公里的台湾却得以幸免?答案可能取决于多种因素,但是一些明显的差异可能会让人大开眼界。

台湾政府管辖的金门岛,位于中国东南海岸,与中国本土相距仅1.8公里。

义大利与台湾的异同

与义大利相比,义大利面积超过301,000平方公里,有6,000万居民,人口是台湾的三倍,面积是台湾的八倍。台湾土地面积约36,000平方公里,人口2,400多万,人口密度比义大利高出四倍,在遏制病毒传播方面是处于劣势的。两种文化都珍惜两代人甚至三四代人在一个家庭中一起生活的传统,
这使得家庭成员之间的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变得更容易。

义大利与中国之间的来往

在谈到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时,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旅行和贸易。义大利驻中国大使卢卡发费拉利(Luca Ferrari)表示,自2018年以来,义大利一直是中国旅客最喜爱的欧洲目的地之一。罗马和北京已经签署了航空新协议,将每周航班数量从56班增加到164班,暴增了两倍。费
拉利说,在2019年,他们发出的签证增加了20%,接待了来自中国的三百万多旅,他相信今年(2020年)将达到400万。

此外,义大利北部的许多义大利人将他们的皮革制品和整个纺织工厂卖给了中国,因此该地区涌入成千上万来自武汉和温州的中国工人。义大利北部和武汉之间也开设了直飞航班,以满足大量中国旅客的需求。在去年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就有大量游客从病毒的重灾区武汉飞往义大利。

在2020年春季武汉肺炎爆发的几个月中,义大利北部的大多数城镇都因武汉病毒被封成。学校,企业,餐馆被关闭。受打击最大的是旅游业,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复原。

同时间,台湾与中国之间人员往来的流量是世界上前几名之一,这使得专家们最初预测它将成为下一个冠状病毒重灾区。中国和台湾签属过协议,允许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服务供应商在两地市场开展业务,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商人经常互相流动。

2019年12月,海峡两岸之间的往返航班平均每周运送15.4万人次。此外,还有海上交通。在2020年1月的农历新年假期期间,旅行者的数量大大增加。在武汉肺炎病毒开始传播的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期间,从中国到台湾的旅行者至少是从中国到义大利的旅行者的八倍。

台湾也一直保持大陆,香港和澳门之间的边界开放直到3月中旬,尽管航班于1月26日暂停。从台湾和义大利来看,台湾受到该病毒的打击似乎会是最大。

台湾对中共政权保持警戒

然而真正有趣的是两国对中国关系的不同。自1949年以来,台湾一直独立于中国的统治之外。台湾自1992年开始,一直透过民主选举方式产生自己的政府。台湾与中国的关系十分复杂,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占台湾近30%的贸易额。到2018年,贸易额达到1,505亿美元。
但是这种「紧密」关系并没有反映在人们的内心。自认是台湾人的大部分人显然希望台湾持续完全独立。所谓「一国两制」的欺世谎言是被排斥而不被相信,更是无法被接受的。

北京一直表现得非常邪恶,经常利诱其他国家中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北京公开威胁要「采取非和平手段」保护其国家主权,同时于2005年在制定所谓「反分裂法」。中国人民解放军持续发展与部署并吞台湾所需的军事力量。

中国和台湾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价值观与文化。中国共产党持续数十年拆除许多中国的遗产,并施加胁迫和操纵来控制其公民。台湾正好相反,台湾人总是庆祝他们的传统文化,珍惜正统的中华文化和得来不易的民主制度。台湾人非常了解中国共产党政权一贯充满欺骗谎言和极权暴力的邪恶
历史。

台湾了解中共的性质,因此迅速采取了应对病毒威胁的行动。最初出现病毒会人传人迹象时台湾立即进入戒备状态。

自病毒大流行以来,世卫组织的态度一直与台湾相左,台湾无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关于武汉病毒的重要信息。上图为成立于2020年6月4日的全日本台湾人联盟。该组织呼吁国际社会承认台湾认,抗议中国共产党政府孤立及破坏台湾的生存空间。

台湾抗疫大事记

─2019年12月31日:在除夕的凌晨,台湾疾病管制中心副主任罗一钧在网上偶然发现了有关神秘肺炎病例的讨论。其中包括第一位通报病例的中国医生李文亮博士与同事群聊的屏幕截图。李文亮博士针对在中国武汉爆发的几起类似于SARS的案例向同事发送电子邮件提出示警。
─1月1日:台湾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立即开始对从中国武汉出发的入境航班实施检查措施。
─1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始隔离所有在14天内前往武汉,并且在给予筛检包括SARS在内的26种已知病原体的测试后呈现阳性的人。
─1月24日:台湾在确认第一例COVID-19感染病例,以及国内口罩需求出现激增后三天,停止了其口罩的出口。并推出了口罩配给系统,以让每个民众有口罩可用。
─2月6日:禁止所有游轮在台湾港口停靠。

在整个大流行中,台湾成功地阻止了武汉病毒在岛内扩散。

台湾的自由开放社会在治理和国家理想方面与中国共产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图为台湾大流行期间的一次学校旅行。

台湾因超前部署了抗疫措施和其所采取的后续行动使该岛从未成为热点,因而受到国际赞扬与认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由于防止了可能造成经济崩溃的大规模封锁,该岛2020年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下降4%,低于大多数已开发国家的平均6%。

成为病毒传向欧洲跳板的义大利

再说西方,义大利其实一直不信任中共,但是为了经济利益选择与中共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达成有利贸易的协议。这个姑息养奸的合作关系是不是使得义大利的命运有了不同的际遇?

许多义大利政客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旗帜的由来。历经无数的运动和迫害,这面红色旗帜沾满了无辜中国人民的鲜血。但是,义大利执意想要做中国的生意并赚取中国游客的钱,他们对中国猖狂的贪污腐败和侵犯人权行为视而不见。

梵谛冈的新爱-共产主义

2013年,有报导称教宗方济各有着反对右倾,反对亲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的坚定政治立场。方济各说现代资本主义是世界上新的「邪恶」。他谴责美国没有完全接受社会主义政策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19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不久,中国要求中国天主教徒与梵蒂冈断绝关系。在中国国内,共产党员必须掌控所有教堂中的事务。

2018年,中共与梵蒂冈敲定了新协议,专家将其描述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宗教进行中国化的一个范例,以迫使宗教信仰接纳中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梵蒂冈通过该协议重新获得了某种程度与中国天主教徒的合法接触,但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共产党得以对中国境内的外国组织伸张其控制权。香
港枢机主教曾·约瑟夫曾说,中共「谋杀」了中国的天主教会,而梵蒂冈则袖手旁观。他呼吁世界上的223位枢机主教采取行动。

一带一路的启动

2019年3月23日,义大利总理Giuseppe Conte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罗马举行启动一带一路的签字仪式上互相握手。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被许多人认为是北京的特洛伊木马,北京将它置入中共领导的发展地区并进行军事扩张。它也被称为「新丝绸之路」,于2013年启动,目的是将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从东亚扩展到欧洲。

2019年3月,义大利成为第一个加入该倡议的G7国家。同一时间,其他G7成员国的外交部⾧则共同表达了对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市场准入障碍,军事野心和侵犯人权方面的嫌恶。虽然义大利签署该备忘录让罗马与北京之间所建立的⾧期经济关系达到最高潮。

义大利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合作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中国要求义大利工业重建研究所所⾧普罗迪(Romano Prodi)在中国的天津建立工厂,而中国则将帮助他在苏联建立工厂。1997年,普罗迪带领一个庞大的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带去了100多家合资公司,协助中共在工程,制药,食品,纺织品,时装和金融领域取得进步。

现代的义大利无疑有其弱点,该国的⾧期失业率一直在10%,义大利政局的高度分裂和不稳定,导致联盟政府往往寿命很短。它是欧元区负债最多的国家之一,被中共设定为可以扩大中国影响力的地方,以此作为进入欧洲大陆扩大实力的机会。

「不幸的是,俄罗斯和中国都想利用这样独特的局势来促进自己的利益。」义大利国防部Mark Espay在5月4日如此表示。他说,「俄罗斯向义大利提供了医疗援助,但随后试图利用这种援助以假消息来制造义大利和盟友之间的冲突,华为和5G就是中国这种恶意活动的主要例证。」

义大利波罗纳大学(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的Enrico Fardella和Giorgio Prodi两位学者说,义大利拥有许多港口,由于经济原因因此被纳入「一带一路」倡议,因为海上运输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部分。中欧绝大部分贸易都是通过船舶运输的,例如,自中国收购希腊Piraeus港以来,希腊对中国的贸易增⾧了10%。义大利担心希腊等其他欧洲国家的竞争,也担心中欧贸易将完全绕过意大利的港口和铁路。

一带一路开启病毒的入侵

与共产主义握手总是有风险的,尤其是那些双手沾满大屠杀鲜血的的屠夫。义大利天真地没有意识到和BRI连结的后果,BRI如今可称为是「一带一路带来病毒」的倡议」,或是「一路带来病毒」更为贴切。这是这个所谓「一带一路」所附带的条件。

「一带一路」倡议的融资更可能使义大利进一步负债累累,这种风险是可以预见的。但是,义大利没有办法预期这种瘟疫大流行的到来,也无法预知北京会掩盖与欺骗全世界这种病毒的严重性到这种程度。

义大利大事记

─2月1日:在美国和亚洲相继关闭边界并宣传维持社交距离措施的同时,义大利城市佛罗伦司正忙于庆祝「拥抱中国日」。这项活动是由佛罗伦司市⾧发起的,旨在消除对华人的「歧视」和「冠状病毒种族主义」。
他鼓励佛罗伦司市市民接纳该市的4,000名中国移民(包括来自武汉的移民),并通过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发布照片来公开表达义大利与中国的友谊。
在街上看到中国人的脖子上挂著标语,写着:「请抱抱我!我是中国人,不是病毒!」
这一趋势迅速蔓延到义大利其他地区。在义大利大约有33万中国人,这在大流行期间可能是致命的拥抱。当然,北京欢迎佛罗伦司的「拥抱中国日」,并通过中共喉舌CGTN和《环球时报》进行宣传,以「消除偏见」。
─2月2日:义大利实施对中国的边境管制,使北京大为光火,义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因此给习近平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中国保证可以信赖义大利。
─2月13日:总统马塔雷拉在总统府与中国钢琴家举行音乐会,表达对中国的声援以及对2020年的中意文化旅游年的展望,来宾中有中国驻义大利大使李俊华。

义大利帕多瓦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adova)病毒学和微生物学教授乔治·帕卢士指出,义大利对「政治」的担忧阻碍了罗马对这一波瘟疫大流行病的及时反应。他说,有人建议隔离来自瘟疫中心的中国人,但是这个建议被认为是种族主义。义大利政府排斥将来自中国的旅客隔离出去的想法,因为他们担心这会使中共感到不悦。

帕卢博士补充说义大利的政治顾虑太多了。义大利的死亡人数后来甚至超过了武汉的官方数字。美国众议院前议⾧纽特·金瑞契说,他们认为这就是病毒很早传播到义大利的途径。最初,政府没有意识到它会有多危险。一开始它只是被当做一个小镇范围来处理,把它当做是地区性问题,结果后来瘟疫迅速爆发开来。

带着病毒的文化与观光交流

威尼斯市副市⾧西蒙尼·文图里尼于2018年1月1日在威尼斯剧院举行的百老汇华人盛宴上模仿少林僧侣的动作。这是中共在中欧旅游年期间活动的一部分。

尽管世界逐渐从瘟疫大流行的灾难中复苏,但义大利政客们似乎仍陶醉在共产党的咒语中梦游,梦想着与中国间未来的美好荣景。在谈到中美之间在瘟疫之后可能爆发冷战时,来自挺中共的五星运动组织的义大利政客,例如亚历山卓·巴帝斯塔提议,义大利最好与北京结成强而有力的联盟,他说中国将会赢得第三次世界大战。

到了2020年,其所谓的「文化交流」再次站上舞台。即使瘟疫大流行已经发生了,中国和义大利还是在今年庆祝2020年的文化暨旅游年,以纪念两国建交50周年。义大利驻中国大使卢卡·费拉利在1月15日说:「即将到来的文化暨旅游年是在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协议以及表达了要加强两国关系的意愿之后迎来的。」

习近平在「文化暨旅游年」开幕式的贺信中说,中国和义大利是东西方文明的杰出代表,在古老的丝绸之路帮助下,千年之前就已相辅相成。

这真是一个让人崩贵而恶心的事,一个现代主义的无神论政权领导人居然说他们代表古代东方中华文明。中共恶意排除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且早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就开始了对儒教和古典中华文化的攻击,甚至早在中共于1921年7月23日成立之前就有这样的罪状。实际上自1910年代中期至1920年代的新文化运动就已开始。

郭凯泽在他的著作《没有人像中国人一样摧毁中国文化》中写道,「许多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主义工联份子,自由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他们都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语言的种种传统元素持排斥态度,从宗教和传统哲学到民间习俗,再到儒家思想,阴阳学说和五阶段宇宙学,乃至中医」。

中共根本无格代表中国古代文明。自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控制中国以来,共产党政权大量摧毁了自古以来的文化与古蹟。

在习近平于2019年3月访问罗马期间,两国签署了29笔交易,价值28亿美元。这些协议包括意大利向中国承诺开放给其投资的港口,中意银行之间的合作,以及与义大利农业,金融,工程和能源领域的公司签订的合同。讽刺的是,来自中国的武汉肺炎病毒(Covid-19)抵消了所有经由习近平到访所签订的合同效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义大利的GDP将下降9.1%。

义大利的未来

近几个月来,一种新的诡异言论在义大利政局中变得越来越突出,公开的辩论言辞企欲彰显中国是平衡恶毒欧洲的力量。

美国总统川普在向义大利提供援助的同时,对于欧洲国家可能太深陷于中国的怀抱中表达了他的担忧。但是最近的民意测验却显示,义大利人将中国视为他们的最大「朋友」,而德国和法国则视中国为他们的「敌人」。如果无法将中共的影响放在正确的角度来看,就很难想到义大利的未来会怎样。

如果Covid-19病毒还不足以让义大利摆脱以为共产主义中国是个繁荣国家的幻想,那么当义大利醒来后要怎么办?

(编译:郭慕法)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