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川普和改革家马丁·路德的共...

川普和改革家马丁·路德的共同点

分享

【新三才首发】9月10日在柏林德意志历史博物馆开幕的「从路德到Twitter,媒体与公共领域」展览中,探索了媒体与政治之间的联系-从印刷媒体到社交媒体。联合策展人哈拉德·韦尔策尔(Harald Welzer)将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与在16世纪新教改革的发起者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进行了对比:他们都认识到现有媒体的力量,并将其转变为有影响力的政治工具。

川普在2017年担任总统一职之初,他经常在推特上发布有关「猎巫(witch hunt)总数」、「假新闻」或「愚蠢交易」的重大新闻。媒体紧张地报导了新任美国总统在推特上发布的所有内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这些意想不到的帖子,无论这些帖子带有「 covfefe」特征,还是更令人担忧的、描绘了他击败了CNN标志的摔角狂热(WrestleMania)的一段视频。

当时的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确认,这些推文应「视为美国总统的正式声明」,即使这些推文没有得到白宫的新闻稿的支持,那也是绝对新的。通过社交网络平台,川普找到了一种绕开既定媒体惯例并直接与其选民沟通的方法。他非常清楚,他对社交媒体的使用正在建立新的事物-「不是总统制」,而是「现代总统制」(modern day presidential)。

由古腾堡(Gutenberg)发明的印刷机已经存在了70年,直到路德意识到快速印刷生产的附加价值。路德的德语版《新约》不仅成为历史上第一本畅销书,通过大量印刷传单和小册子,改革者建立了「路德品牌」。该展览将新教徒改革运动描述为「欧洲历史上第一个重大媒体事件」,而路德「则是第一个现代媒体明星」。

同样,Twitter成立于2006年,但是就在几年前,现任美国总统非常规使用该平台将Twitter变成了当今政治人物的强制性交流手段,正如Welzer指出的那样,是当今政治人物的沟通方式。

对于社会学家而言,川普和路德都绕过了既定的守门人,看到了「建立新同盟的机会」。通过在政治上使用一种新媒介,「路德示范性地展示了建立联盟的力量-『我如何使人们站在我这一边』-这对今天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主题。」

政治沟通工具的五个时代

当然,这次展览超越了这两个有影响力的人物:「我们选择的标题是『从路德到推特』,而不是『从路德到川普』,因为推特不仅与川普有关,而且还有许多不同的可能性。」策展人梅兰妮·里昂(Melanie Lyon)表示。

该展览涵盖了五个不同时代中不同媒体形式在政治传播中的特定作用:印刷品的发明,着重于它如何导致改革;新闻界的发展以及它对建立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贡献;无线电广播,以及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如何将其变成极权主义宣传的工具;电视对政治文化的影响;最后,互联网新的全球影响力。

统治者及其对手的观点

展览的第一个房间通过展示这五种媒体形式中的每一种形式来确定主题,同时在单独的部分中对它们进行了更详细的探讨。

对于策展人来说,探索每种媒体形式的「公共与反公共之间的收费关系,审查与抗议,监视与解放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

里昂指出,例如,纳粹使用无线电作为宣传工具「对我们时代来说是一个有趣的警告」,批评该政权的人士还找到了通过外国广播公司宣传其信息的方法。

探索互联网作为历史学家的政治力量

策展人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描绘互联网的年代,因为它「仍然是一个开放的过程。」互联网部份分为三个不同的通道,分别代表不同演算法,通常引导用户完全独立的体验的方式。

在一个通道中,访问者可以重新审视当今互联网的动态。相反,另一条路径探索的是乌托邦式的希望,这种希望最初伴随着全球资讯网的创建。最后,第三条路径着眼于监视的危险以及新的数字技术,例如中国的监视系统(Social Credit System,社会信用系统)可能引起的政治极权主义形式。

除了这些黑暗的例子,展览还强调了新的互联世界如何使诸如「未来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或香港抗议活动之类的运动迅速出现和组织。

该展览以30个理想性乌托邦项目的具体实例作为结束,这些实例表明数字化未来(digital future)也可以通过透明度和公民参与来赋予其特色。

对于策展人而言,重要的是要突出这些有希望的选择,超越当前令人沮丧的数字时代的发展-尽管现在预测社交媒体对政治的长期影响还为时过早,尽管对未知未来的探索使他们超越了传统的历史学家角色。

(编译:雪丽)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