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中共在武汉肺炎危机中的责任...

中共在武汉肺炎危机中的责任何在?

分享
据专家称,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的染疫可能会改变国际对中共究责的情况。

【新三才首发】全球武汉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影响,包括3500多万人被感染和超过120万人丧失生命,经济的破坏和无数人的生活被毁坏了。

尽管川普和少数国际领袖提出了批评,也尽管北京延迟了向世界揭示这种病毒所造成的真实威胁与规模,在国际社会的注视下仍然可以置身事外。据专家称,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的染疫可能会改变这种情况。

民主防御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FDD)专注于中国政策的资深研究员埃米莉.德拉.布鲁耶尔(Emily de La Bruyere)对《福斯新闻》说:「美国总统及第一夫人的确诊是史无前例的。其影响将是巨大的,而且难以预测。应该做的是,更加清楚地表明,中共不当地处理武汉肺炎病毒的作法破坏了全球秩序和美国的系统。」

川普上个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登台亮相,并预先录制了一个演说,抨击了中国共产党(CCP),并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对该政府追究责任。

川普在八分钟的讲话中说:「联合国必须让中共对其行为负责。在病毒爆发的最初几天,中共限制了国内旅行,但同时却允许航班离开中国并感染了全世界。中共谴责我对自己国家发的旅行禁令,即便是他们取消了国内航班并将国人锁在自己的家中。」

川普还瞄准了联合国支持的全球卫生机构世界卫生组织(WHO)。川普说:「中共政府和实际上由中共控制的世界卫生组织错误地宣布没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德拉.布鲁耶尔感叹道:「没有一个国家让中共对此负责。美国和欧洲的一些言论使中共承担了责任,但这种言论并未转化为行动。相反的,北京没有像中共自己的政策文件那样承担工作,而是抓住了机会,制定国际准则,增强对国际组织的影响力,老调重弹。没有人进行必要的调查。以揭示这种病毒在哪里以及如何起源于中国,以确保不会再次发生。」

但是,一些美国议员,主要是共和党议员,正在追随川普总统的呼吁,敦促中共作出回应。

今年稍早,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宣布了《武汉肺炎受害者法案》,这将使中共政府对美国法院的民事诉讼承担责任。该法案还将使美国法院能够冻结中共政府的资产,并成立一个工作团队,以检查该政府在大流行袭击时的作为。

此外,德州众议员丹.克伦肖(Dan Crenshaw)和参议员汤姆.卡顿(Tom Cotton)提出了《中国共产党对传染美国人负责的法案》,以期修正《外国主权豁免法》,为针对外国政府故意隐瞒或歪曲有关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信息的诉讼铺平了道路。

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来自亚利桑那州的玛尔塔.麦萨利(Martha McSally)提出了2020年《制止源起中国的病毒感染性疾病法》,以期在外国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涉嫌释放了生物武器入侵的情况下为主权豁免制定例外规定。

外交政策专家说,围绕着武汉肺炎的起源以及中共对它的作为的众多关键问题提出了新的疑问。

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郑先生说:「应该审查中共拒绝从其本国人的口中获取信息的决定。同样地,相信中共的统计数据说中国的病例数不超过40,000个,这对一个是美国人口四倍的国家来说,这简直是不合理的。包括唐纳德.川普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内的主要领导人都已感染了武汉肺炎,这一事实凸显出,无论大小,都没有人能免于受到这种疾病的侵害。中共政府在疫情初起之时错误的处理使疫情快速离境扩散必须负起责任。」

戴维.马塔斯(David Matas)是加拿大的国际人权律师,他被任命为参加联合国设立的国际刑事法院会议的加拿大代表团代表,他说尽管他不知道任何正在处理这些问题的国家的法院、政府或立法程序,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许多倡议正在制定中。

马塔斯强调说,「责任的归属与预防是两回事。相反的,预防的一个重要影响则是责任的归属。一旦掩盖自己的利益、否认、对举报人禁言和违反事实的叙述都不需付出代价,它们将会持续发生。政府、立法和法律体系需要让传播武汉肺炎的负起责任,不仅是指中共,但首先且最主要的是中共。由于川普的知名度,最近他的确诊使这一点成为现实。」

习近平领导的中共政府坚决反对北京应为大流行负责的观点。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川普总统的确诊应促使人们更加强烈地推动针对这种健康灾难的发生地点、方式和原因进行某种程度的问责。

他补充说:「美国应该继续领导国际社会向北京施压,要求他们对发生的事情及其原因进行全面的解释。不仅要确保问责,还要避免将来的大流行。」

(编译:心宇)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