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北京警告:美国在亚洲严重挑...

北京警告:美国在亚洲严重挑战中国(图)

分享

【新三才网讯】此间光明网刊载署名南之默的评论文章,分析指出:自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以来,美国就先后多次明确其将重返亚洲;而奥巴马总统本人甚至宣称自己是“太平洋总统”。由此可见,美国当下对亚洲的重视程度。对于一直在亚洲保持着巨大影响力与主导权的美国而言,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对中国的崛起将不可避免地形成某些挑战;尤其是随着美国方面不断加强美印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不断深化美日同盟关系的情况下,中国的崛起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更多的挑战。

全文如下:

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与中国一样进行着“大国化”转型的印度与日本,在过去的一年,其取得的突破性进展,事实上一点也不亚于中国在“经济大国化”路线上所取得的成就。虽然日本在“政治大国化”路线上,没有达到在具备指标性意义上的阶段性目标,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其在对外政策上的根本性转变,从原来的“入欧入美”到“返亚重亚”,事实上已经是方向性的成功。

这种转变是对日本在自民党执政时期外交路线的反思以及对当前国际时势变化的把握之下所作出的根本性调整;而且,在这种方向性的调整,也无疑是正确的。

至于印度方面,基于其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不如中国,在经济领域又因国内地方主义对中央政策所形成的某种制约而导致其经济实力不够强大,因而,印度近年来所积极进行的“大国化”转型,主要集中于军事上的大国化。可以说,印度现在正从一个区域性的大国向全球性的军事强国转变。

在过去的一年,其成就也值得我们注意。从航空母舰、核潜艇到第五代战机、无人机、太空作战力量……处处可见印度打造军事强国的雄心。因而,2009年年底,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所发表专题报告,称“印度正在从一个地区性军事大国转变为全球性军事强国”。

在此,值得中国方面注意的是,随着美国重返亚洲的步伐加快,美印关系,日美同盟关系正在得到不断的提升与巩固。美印两国近年来的战略伙伴关系一直得到不断的发展,尤其是美国方面在民用核能上对印度的放行,在军事上对印度的支持与合作,更是对提升两国关系都起到了很大的刺激作用。美印关系的提升,对中国是否形成了实质性的遏制与包围作用呢?这显然需要我们加以关注的。

至于日美同盟关系,尽管自日本民主党上台执政以来,日美同盟关系倍受质疑。对于由普天间美军基地搬迁问题而产生的种种问题,在当前依旧无法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日美同盟关系能否继续存在,一直是媒体舆论所关注的焦点所在。但事实上,日美同盟关系仍然是美日两国所极为看重的。现时下的日本,显然仍然不愿意放弃与美国合作所能得到的好处。

而近日,在《日美安保条约》签订五十周年的纪念日上,美日两国就明确表示将继续深化两国的同盟关系。对此,据中国环球网的调查显然,在1500多名网友的投票中,超过90%的网友认为,日美同盟关系的深化,将对中国形成威胁。

看来,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对中国崛起所构成的挑战,确实不小。尤其是联想到,东南亚地区国家也希望美国保持其在亚洲的存在,保持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以平衡来自中国崛起所形成的压力时,美国似乎对中国所构成挑战更大。

但不可否认的是,以上所强调的,事实上只是单方面从美国的角度上来强调美印关系以及日美同盟关系;与此同时,我们同样也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印度与日本一直以来都在强调美国的重要性。这一点事实上与中国一样,对美外交也一直是中国的外交优先选项;但与此同时,印度与日本的自主性却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比如,尽管印度一直在提升与美国的关系,但明显地,印度更希望在美国、俄罗斯、日本、中国等大国中保持“左右逢源”的姿态,在努力避免成为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一枚棋子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加强自身的自主性与独立性。尽管现在这种独立与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所强调的有所不同。

同样地,日本民主党在近来重新强调日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事实上,应该归结于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过于强调对华关系的重要性。可以说,这是某种策略性的回归与调整。日本冈田外相,对此有着清晰的阐述。其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针对中美日三边关系就明确表示:“美国方面有观点认为,日本正在讨好中国,疏远自己与美国的关系。这好像是三个人在竞争恋爱关系。

我认为这样看问题是徒劳的。这不是选择一个而放弃另一个的问题。中国对日本和美国都很重要,尤其是它的经济。但其政治体制不同,因此从根本上说它不是一个盟友。”现时下,日本的民主党政府更愿意保持的是对中国、美国的平衡外交关系。在中美之间,日本显然不需要,也不愿意选边站。这或许就是小泽一郎所强调“中美日等边三角关系”的一种解释。

除了印度与日本近来在自主性的趋势越发明显外,笔者以为,美国的亚洲存在,对中国所构成的挑战,更多的是外部的挑战。而中国在亚洲面临的挑战,实际上更多地来自中国自身。一方面是中国的对外关系上,比如只能算“不错”而不能算“出色”的睦邻关系;比如,对于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提升,中国内部也有喜欢用怀有敌意与猜忌印度是否正在配合美国对中国形成包围燕遏制中国崛起的言论。而这种心态与言论,与当前中印“不正常”且令人困惑的关系是否有直接的关系,显然值得我们深思。

同时,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在中国社会结构愈发多元化,利益多元化,思想多元化,言论多元化的现实面前,如何转变自身的治理模式,如何改革自身的制度,以更好地适应时代的变化、社会的变化以及公民的诉求等等。

正如所谓的“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内政是外交的基础。”尽管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对中国必然形成某些方面的挑战与制约,但关键的,仍然是取决于中国如何认识美国与其它亚洲国家的关系,如何转变自身的治理方式,如何改革自身存在的制度性问题,以更好地适应社会的变化。这才是中国的真正挑战。

来源中评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