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三才新语:美国终结与共产主...

三才新语:美国终结与共产主义中国的「盲目交往」

分享

【新三才首发】在美国命令中共关闭休士顿领事馆的第二天,美国国务卿迈克·庞佩奥(Mike Pompeo)于2020年7月23日在南加州的尼克森图书馆发表了关于「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重要演说。

在尼克森图书馆讲话时,庞佩奥宣布终结「与中国盲目交往的旧惯例」。自从尼克森总统于1972年访问中国并启动与中国共产党的伙伴关系以来,这是几十年来的头一次,美国政府公开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危险本质,中共的罪行会危害美国以及世界各国。

庞佩奥接着说:「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双臂,却只看到中共一贯的在利用着我们自由开放的社会。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坚信其破败的极权主义思想。」也许这是庞佩奥针对中共最尖锐的批评。

庞佩奥呼吁美国各界要扭转⾧达几十年的政策,这种政策只会让中国共产党受益,对任何人却都没有好处。它侵蚀自由世界的价值,它利用极权手段对它的人民进行洗脑与控制,劫持异议人士并加以判刑关押。在⾧达几十年,历经数位美国总统的任期中,美国倾全力让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与世界融合。中共却利用这样的机会,透过强势贸易并挟著 14 亿人口的市场诱惑,用各种手段把共产党的细胞散布到全世界。

庞佩奥还说:「共产党总是撒谎,但是最大的谎言是中国共产党说他代表中国14亿的人民说话,而中共却监视与压迫人民使人民不敢说出真相。恰恰相反,中共惧怕中国人民的诚实言论更甚于任何被他视为敌人的外国,除了惧怕失去对权力的控制之外,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

这是川普政府针对中国的一系列演讲和行动的一部分。

庞佩奥呼吁世界各国政府与美国合作,与美国一起捍卫西方民主和普世价值,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对中共屈膝,我们的子孙可能会受到中共的蹂躏,中共的行为对自由的世界是主要的威胁。」

庞佩奥的演讲全文:

谢谢! 谢谢你们! 谢谢州⾧您非常大方的的介绍。的确是这样,当您走进那个体育馆,说出「庞佩奥」的名字时,现场就会响起一阵欢与呼群众的低声交谈。我有一位兄弟,马克,他曾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篮球运动员。

我们是否欢迎一下蓝鹰荣誉卫队(The Blue Eagles Honor Guard)和资深飞行员凯拉·海史密斯(Kayla Highsmith),她那精彩的国歌表演的如何呢? (现场响起掌声。)

也要感谢劳瑞牧师那令人感动的祈祷,我还要感谢修伊特和尼克森基金会的邀请让我来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演讲。很高兴能由空军人员演唱,由海军陆战队介绍,他们让陆军战士来到海军的房子前面。(现场响起笑声)一切都很美好。

很荣幸来到约巴·林达(Yorba Linda)这个地方,尼克森总统的父亲在这里盖了这间房屋,尼克森也在这里出生长大。

对于促成今天这场盛会的尼克森中心董事会和工作人员而言,在当下的时空环境,使我和我的团队今天能够在此与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我在此感谢你们。

我们很幸运在今天的来宾中有一些特别的人物,包括我认识的克里斯·尼克森(Chris Nixon)。

我也要感谢翠西雅·尼克森(Tricia Nixon)和朱莉叶·尼克森·艾森豪( Julie Nixon Eisenhower)对这次盛会的支援。

我要嘉勉几位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他们经过长途旅行来到此地参加今天的盛会。

对于所有其他尊贵的客人(响起掌声),对于所有其他尊贵的客人(因掌声响起再说第二次),感谢您的光临。对于那些在篷架下的人,您一定已经付出了额外的费用。

也感谢那些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

最后,正如州长所说,我在圣塔安娜出生,离这里不远。我的姐姐和她的丈夫也在今天的听众当中。谢谢大家的光临。我敢打赌,您从没想过我会站在这里。

今天我的讲话是我在一系列中国演讲中的第四次讲话,我请了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欧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瑞(Chris Wray)和美国司法部长巴尔(Barr)与我一起发言。

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一个真正的使命。就是去说明美国与中国关系的不同面向,说明过去数十年来所建构的这种关系已经出现巨大的失衡,以及中国共产党为其霸权所构建的谋划。

我们的目标是要明确指出,川普总统的中国政策是明确的,是要解决中共对美国人的威胁,并且我们已建立确保这些自由的战略。

欧布莱恩大使谈到了意识形态。联邦调查局局⾧瑞谈到了间谍活动。司法部⾧巴尔谈到了经济。

而我今天现在的目标是要将这些全部说给美国人民了解,并详细说明中国对我国经济与自由的威胁手段,乃至于对全球自由民主国家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自从季辛吉博士秘密访问中国以来,到明年就已经有半个世纪了,而 2022 年就是尼克森总统访问中国 50 周年。世界已经与当时大不相同了。

我们曾经以为与中国缔约接触将会创造一个彼此礼让的光明承诺与友好合作的未来。

但是今天我们仍然戴着口罩,看着感染武汉肺炎大流行的人数持续增加,就因为中共对世界的承诺没有兑现。我们每天早上都在阅读著香港和新疆被中共镇压的新闻。

我们看到中国滥用贸易行为导致大量美国人失业,并给整个美国的经济带来了沉重打击,包括南加州这里。而且我们正在看着一支更具威胁性的中国军队越来越强大。

我会回答从加州到我的家乡堪萨斯州,以及其他地区的美国人心中的疑问:
从与中国交往至今 50 年,美国人民现在必须展现什么?
我们的总统所曾经提出的中国将朝向自由与民主发展的理论是否正确?
这是中国对双赢局面的定义吗?
实际上,从国务卿的角度来看,美国更安全吗?我们是否有更大的可能为我们自己实现和平,并且为我们的后代子孙保有和平?

你看,我们必须承认一个艰难的事实。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将指导我们在未来几十年中发展的艰难事实,如果我们要拥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那么与中国盲目交往的旧模式就不能如此简单地因循了事。我们决不能继续,也绝不能重返老路。

正如川普总统已经明确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一项保护美国经济乃至我们生活方式的战略。 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一个新暴政。

现在,在我似乎企欲拆除尼克森总统所留下来的遗物之前,我想明确地说,他做了当时他认为最适合美国人民的事情,而且他很可能是对的。

正如我们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尼克森是对中国很有研究的杰出学者,冷静的勇士,对中国人民充满尊敬。

尼克森总统认识到中国太重要了,以至于无法忽视它,即使中国由于自身残暴的共产主义以致当年是很疲弱的。基于此点,尼克森总统应该享有巨大的荣誉。

1967 年,尼克森在一篇非常著名的外交事务文章中解释了他的未来战略。 他的话是这样说的:「从长远来看,我们根本无法永远把中国排除在国际大家庭之外,在中国改变之前,世界不会安全。 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在我们做得到的范围内,我们必须掌控事件状况。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引发改变。」

我认为这是整篇文章中的关键词:「引发改变」。

因此,在历史性的北京之行中,尼克森总统开启了我们与中国交往的战略。他目的崇高地寻求一个更自由,更安全的世界,并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兑现这一承诺。

随着时间的流逝,美国决策者越来越以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繁荣,它将会开放,它会让国内变得更加自由,理所当然对别国的威胁会越来越小,它将会变得更加友善。我肯定这一切(推测)似乎都将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那个必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一直在进行的这种与中国交流接触并没有带来尼克森总统希望引发的中国内部变化。

事实是,我们的对中政策以及其他自由国家的对中政策反而使中国衰落的经济复苏了,更看到北京咬住了养育它的国际双手。

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双臂,却只是看到中国共产党利用我们自由开放的社会。中国派遣宣传人员参加了我们的新闻发布会、研究中心、高中、大学,甚至参加了 PTA 会议。

我们将台湾的朋友边缘化,(幸好)后来台湾蓬勃的发展成为繁荣的民主国家。

我们给予中国共产党和其政权本身特殊的经济待遇,竟然看到中共坚持不可对其侵犯人权的行为发声,并且变成是它许可西方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代价(条件)。

前一天,欧布莱恩大使举了几个例子,像万豪酒店、美国航空、达美航空,和联合航空都从其公司的网站上删除了有关台湾的讯息,以免激怒北京。

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好莱坞,美国创作自由的中心以及自封为社会正义仲裁者的组织,都在进行自我审查,删除所有甚至只是很轻微的对中国不利的参考内容。

企业默许中国共产党的行为也在世界各地发生。

这种企业忠诚度如何维持?奉承中共会得到奖励吗?我引述司法部⾧巴尔的话,他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说:「中国统治者的最终野心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他是要劫掠美国。」

中国剽窃了我们宝贵的知识财产和商业机密,导致美国各地数百万个就业机会消失。它从美国吸走了供应链,然后找监狱里的奴隶劳力来加工产制产品。它使世界上主要的国际贸易海上航道变得不安全。

尼克森总统曾经说过,他担心将全世界向中共开放会创造一个「科学怪人」,如今这就是了。

现在,有善念的人可以辩论为什么自由国家允许这些年来这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也许是我们对中国致命的共产主义太天真,或者我们在冷战后取得胜利而得意忘形,或者是对资本主义没信心,或者被北京所说的「和平崛起」所欺骗。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今天的中国在国内越来越专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自由充满挑衅敌意。

川普总统说:够了。

我不认为在现场走道两边会有很多人对我今天提出的事实提出异议。 但是即使到现在,也有人坚持认为,为了对话的缘故,我们应该保留对话的模式。

现在,要明确地说,我们会继续讨论。 但是这几天的对话是不同的。几周前,我去了檀香山与杨洁篪会谈。

不过还是同样的老故事,话很多,但实际上没有任何要改变作为的提议。

杨的承诺就像中共在他之前做出的许多承诺一样,都是空洞的。我想,他的期望是我会屈服于他们的要求,因为坦白说,这是许多前任政府所做的。但我没有,川普总统也不会。

正如欧布莱恩大使解释的很好那样,我们必须记住,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那个已经彻底失败的极权主义思想的真实信徒。

正是这种意识形态,正是这种意识形态反映了他数十年来对全球共产主义中国霸权的渴望。 美国再也不能忽视我们两国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根本上的差异,就像中共从来没有忽视它们一样。

我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任职,以及后来担任中央情报局局⾧的经验,加上我现在担任美国国务卿两年多的经验,使我理解到真正的问题所在。

而唯一的方法-真正改变共产主义中国的唯一方法,不是根据中国领导人的言论行事,而是根据他们的所做所为来作回应。您将会看到美国政策对此结论做出回应。雷根总统曾说,他是以「信任但要核实」的基础与苏联打交道的。而对于中共,我说我们必须采取 「不信任并且要核实」。(响起掌声。)

我们是世界上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像尼克森总统所希望的那样,促使中国发生变化。我们必须以更具创造性和果断性的方式促使中国进行变革,因为北京的行动威胁着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繁荣。

我们必须开始改变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伙伴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我们必须告诉伙伴实话。我们不能把这个伪装成正常国家的中国像其他任何国家一样看待。

我们知道,与中国进行贸易不像与一个正常而能够遵守法律的国家那样。北京在国际上威胁说,协议只是个建议,它将协议视为建议,它将国际间的协议作为主导它在全球地位的管道。

但是,通过坚持公平条款,就像我们的贸易代表在获得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所做的那样,我们可以迫使中国考虑其对于知慧财产权的盗窃和损害美国工人的政策。

我们也知道,与拥有中国共产党支持的公司做生意和跟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不同。他们不回答独立董事会的问题,而且其中许多是由国家赞助的,因此无需追求利润。

华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不再假装华为只是一家让您可以和朋友聊天的无辜的电信公司。我们视华为是真正的国家安全威胁,因此我们采取了相对应的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的公司在中国投资,这些公司可能会有意或无意地支持共产党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因此,美国财政部和商务部已批准并将那些危害和滥用世界人民最基本权利的中国领导人和实体列入黑名单。多家机构已就此共同进行商业咨询,以确保我们企业的 CEO 了解其供应链在中国境内如何因应。

我们也知道,我们也知道并非所有的中国留学生和工人都只是来这里赚钱和学习一些知识的普通学生和工人。他们当中有太多人来这里窃取我们的智慧财产并将其带回中国。

司法部和其他机构已对这些罪行进行了严厉的惩罚。

我们知道,解放军也不是正常的军队。其目的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精英的绝对统治,扩展大中国帝国,而不是在保护中国人民。

因此,美国国防部加大了工作力度,扩大在中国东海,南海以及贯穿台湾海峡的航行自由演练。

我们还建立了一支太空部队,以阻止中国对这一最后边界的侵略。

因此,坦率地说,我们在美国国务院制定了一套与中国打交道的新政策,推动川普总统实现公正与互惠的目标,以改写几十年来不断加剧的失衡。

就在本周,我们宣布关闭在休斯顿的中国领事馆,因为它是间谍和盗窃智慧财产的中心基地。(响起掌声)

两周前,我们在南中国海伸张了八年来一直被中国藐视的国际法。

我们呼吁中国节制其核武能量以符合当今时代的战略现实。

国务院在世界各地,各个层面都与我们的中国对手进行了交流,只是简单的要求公平与互惠。

但是我们的方法不只是要变得强硬。那不可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还必须与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中国人民互动并赋予他们权力,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是完全不同的。

这要从面对面的交流开始。(响起掌声)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遇到了有才华和勤奋的中国人,有男有女。

我遇到了逃离新疆集中营的维吾尔族人和哈萨克族人。我已经与香港的民主领袖进行了交谈,从禅宗红衣主教到黎智英。两天前,我在伦敦会见了香港自由战士罗冠聪。

上个月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听到了天安门广场幸存者的故事,其中之一今天就在这里。

王丹是一名重要的人士,他从未停止为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王先生,可以请您站起来以便我们看到您吗?(响起掌声)

今天与我们同在的还有中国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他为了他的主张被关在中国的劳改营中度过了几十年的时间。魏先生,你能站起来吗? (响起掌声。)

我在冷战时期投身军队服役并⾧大。从中我学到一件事,共产党人几乎总是撒谎。他们告诉我们的最大谎言就是,他们说自己代表的是中国 14 的亿人民,但是这 14 亿的人民却是被中共监视,压迫而害怕说出真话。

恰恰相反,中共比任何敌人都更畏惧中国人民的诚实言论,除了保护他们的权杖之外,他们没有理由(惧怕人民说真话)。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能够从武汉的医生那里听到他们的讯息,并且允许他们对新病毒的爆发发出警报,那么当下世界的状况将会有多好,更不用说中国内部了。

几十年来,我们的领导人一直忽视,低估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的警语,他们曾警告我们关于我们所面对的政权的本质。

我们不能再忽略它了,他们与任何人一样知道我们是永远无法回到以前的状况了。

但是改变中共的举动并不单单是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国家必须努力捍卫自由,这是最简单的事情。

但是我有信心我们可以做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以前做过,我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信心,因为中共正在重复一些苏联犯下的同样错误,疏远潜在的盟友,破坏国内外的信任,拒绝财产权,拒绝可预测(遵循)的法治。

我有信仰。 我之所以有信心,是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之间的觉醒,他们知道不能像美国之前所做的那样回到过去。我从布鲁塞尔,悉尼到河内都听说过这样的话。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们可以捍卫自由,因为自由本身俱有甜美的吸引力。

看看中共加强对香港这个傲人城市的控制,致使香港人热衷于移民海外。而他们挥舞著的是美国国旗。

是的,确实有差异。 与苏联不同,中国已融入全球经济很深。但是,北京依赖我们更甚于我们依赖他们。(响起掌声。)

有一个观念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避免的时代,某些世间乱局已经被预先设定好,中国共产党在未来具有无比优势。我拒绝这样的观念。

并不是因为美国正处于衰退中所以我们的方法就注定会失败。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在德国慕尼黑说的那样,自由世界仍持续在赢得胜利。我们只需要相信它认知它,并为此感到自豪。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希望进入开放的社会。他们来到这里学习,来到这里工作,来到这里为家人谋生,他们并不想去中国定居。

是时候了。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时机是完美的。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并非每个国家都将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中国,也不必。但每个国家都必须对如何保护自己的主权,如何保护自己的经济繁荣以及如何保护自己的理想不受中国共产党的干涉而有所了解。

但是我呼吁每个国家的领导者从美国已经完成的(基础)开始做起,简单地坚持互惠原则,坚持中国共产党必须透明和负责。这是一群统治者,并不是大家必须跟你中共都姓党。

这些简单而强大的标准将取得很大的成就。我们让中共制定交易条款的太⾧时间了,但是不能再这样做。自由国家必须定下基调,我们必须遵循相同的原则。

我们必须在地上划出共同的界线,而这个界线不能被中共的讨价还价或他们的哄骗或诱惑冲掉。实际上这就是美国最近所做的事情,因为我们一劳永逸地拒绝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主张。因为我们已敦促各国不要成为被窃取公民个资的国家,以免其公民的私人资讯落入中国共产党手里。我们通过制定标准来达成这一点。

现在这确实很困难,对于一些小国家来说很难,他们害怕被落下。因此,其中一些国家根本没有能力,没有勇气此刻与我们站在一起。

的确,我们与北约的盟友并未就其对香港的立场站出来,因为他们担心北京会限制其进入中国市场。 这种懦弱胆怯会导致历史性的失败,我们无法重复。

我们不能重复过去几年的错误。出自中国的挑战需要民主国家的力量和努力,这些民主国家包括欧洲、非洲、南美,尤其是印度太平洋地区。

而且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那么中共最终将侵蚀我们的自由,并颠覆我们社会努力建立的立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可能会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操控摆布,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是当今自由世界中的主要挑战。

除非我们允许,否则习近平总书记注定不会永远在中国内外施行其暴政。

这与围堵无关,不要误认。这是我们从未遇到过的,新而复杂的挑战。旧苏联已经从自由世界隔绝了。共产主义中国却已经在我们的国境之内。

因此,我们不能独自面对这一挑战。联合国,北约,G7 集团国家,G20 国家集团,如果我们勇敢而清楚明确地面对它,我们这些国家联合起来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无疑足以应付这一挑战。

也许是时候让理念相同国家组成一个新的团体,一个新的民主国家联盟。

我们有工具。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到。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志。借用圣经经文,我想问「你们心灵虽然愿意,肉体却是软弱的。」吗?

如果自由世界不做改变 – 没有去改变,那么共产主义中国一定会改变我们。不能再从回老路,因为这样他们会很舒适或者很方便(窃取我们的利益)。

确保我们的自由存在于中国共产党之外(以免受到它的蹂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完全有能力领导它,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正如我上周在费城站立时所看到的那样,注视著那间独立大厅(Independence Hall),我们的国家建立在所有人都享有不可剥夺的特定权利的前提之下。

确保这些权利是我们政府的工作。这是一个简单而有力的真理。它使我们成为全世界人民的自由灯塔,包括中国人在内。

的确,尼克森总统在 1967 年所写道的话「除非中国改变,否则世界是不安全的」是正确的。 现在我们应该重视他说的话了。

今天的危险已经明确了。
今天,觉醒正在发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须作出回应。
我们永远不能回到过去。
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个人。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人民。
谢谢大家!

(编译:郭慕法)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