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 Newstream 2 - шаблон joomla Видео

退休外交官陆以正
 
 

亲民党宋楚瑜主席日前在电视新闻节目中说,如果能募得足够经费,且参加连署提名者超过一百万人,他就会在明年参选总统。他也定出准备竞选的时间表:九月十六日至廿日间去领表,廿二日在全省展开连署。但如连署不满一百万人,“那就不必费神”了。
 

尽管宋还说:“马做那么好,有什么可怕?”又说:“况且谁敢说我不选,马就一定会当选?”话虽如此,宋如此宣布,在台湾政坛无疑已掀起一场风雨,给马英九原已艰困的选战,蒙上另一层阴影。
 

宋主席与我,同为行政院新闻局出身。一九七一年美国与我国断交,双方谈判僵持在今后交往应不应该戴“白手套”这点上。卡特的谋士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为对蒋经国施压,扬言台湾如不就范,他要把驻美大使馆的人员一个个遣送回台。首先以“不受欢迎(persona non grata)”之名,限我于两周内离境。回到台北,楚瑜兄刚代理新闻局长,把他原来的副局长办公室让我暂时歇脚,是我们两人订交之始。
 

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到大陆“破冰之旅”后,二○○五年宋也东施效颦,去大陆访问,到家来请我同行。基于朋友之谊,我勉强答应;但提出约法三章。其一,我是国民党五十几年的老党员,如果同行,纯属私交,个人与亲民党毫无关连。其二,所有亲民党名义的活动,我概不参加。包括他回湖南祭祖、到南京参观总统府、以及上海等地活动在内。其三,我只去北京一地,替他做英文笔译工作,绝不抛头露面。

他满口答应,我才去了一趟北京。在钓鱼台国宾馆和他夫妇住了三晚,不如说做了三夜翻译,更为精确。第一晚是把他次晨“宋陈会”的开场白译成英文。第二晚翻译了他记者会的讲稿。第三晚翻译的,则是他登机返台发给记者的声明。第四天一早,全队搭机返台。回家后过几天,他叫杨秘书云黛来看我,带来一个信封。我说:这信封我碰都不能碰,否则别人会怀疑我是否争多嫌少。杨小姐见我如此坚持,只好把原信封带回去覆命。

叙述这些不为人知的小事,只为解释我和宋主席是道义之交,与政治扯不上关系。他了解我的政治信仰永远不会改变,因此也从未找我参加亲民党的任何活动。最近他喊出什么“二次宁静革命”,被新党郁慕明主席痛骂了一顿,问他说:(一)究竟要选总统、立法院长、或想当行政院长?(二)他是否想和国民党或者民进党合作?(三)或是想与李登辉合作,打造第三势力?
 

更有朋友说,宋楚瑜以前还犯过三件更大也更严重的错误:(一)是蒋经国逝世后那次国民党中常会,原本安排由蒋宋美龄代理党主席。被宋“临门一脚”,把李登辉送上了总统宝座。那时我仍在危地马拉,只从报上读到这则消息。(二)两千年总统大选,国民党提连战为候选人。但因宋脱党竞选,同志自相残杀,才使阿扁获胜。宋输掉大选后,才成立亲民党。(三)阿扁就职后,宋还去总统府拜访,获扁赠送“真诚”二字条幅,许多国民党老同志,至今还在骂个不停。

宋先生虽比我小十八岁,也已届古稀之年。作为老友,我要劝楚瑜兄:不必再竞选总统职位。让年轻人去抢夺吧。吾辈宁可冷眼旁观,何必卷入漩涡,自寻烦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