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图片 北京协和医院是谁设计建造的...

北京协和医院是谁设计建造的?(组图)

分享
concord1

 

 早些年,我到北京经常会去王府井校尉胡同的中央美术学院。从王府井走进胡同,迎面看到的就是协和医院那巍峨的中式大楼。后来中央美术学院拆迁了,我到北京开会,住在东方新天地那个建筑群中的君悦酒店。窗户打开,后面就是协和医院大楼,那种肃穆和壮观,还是让我感动。如此中国味十足的建筑群,竟然是美国人建议、设计和建造的,想想也真让人吃惊。

1930年代,中国经历了一场探索民族建筑和现代建筑结合可能性的运动,在中国现代建筑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只是现在已鲜为人知了。一方面,当时的国民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叫做“中国传统固有形式”委员会,在南京、上海、广州各地的公共建筑中探索民族形式;而另一方面,外国人也开始在中国兴建的建筑里提倡中国传统风格,协和医院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例子。这所医院全名叫“北京协和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是迄今为止美国人建造的医院中,首屈一指的医院。

国民政府迁都南京,在全国提倡“民族固有形式”建筑探索,在北京有很突出的成就。协和医院的设计,虽然不是直接受这个行政指令的影响,但属于受这个时期全国风气的影响,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20世纪初期,洛克菲勒基金会由于有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庞大财富撑腰,开始资助符合社会利益的一些大型的长期项目。基金会当时的顾问弗雷德里克.盖茨(Fredrick Gates)倾向于先在远东实施一项计划。他先是提议在中国建一所综合性大学,但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经过讨论,否定了这个建议,认为这是“一个当时无法实现的梦想”。

基金会的注意力很快转向了医学,特别是公共卫生和医学教育及研究。盖茨和另一位董事杰尔姆.格林(Jerome Greene)对以远东为用武之地极感兴趣。1914年1月,在一次为期两天的会议后,洛克菲勒基金会决定在中国开展医学工作,并派遣一个代表团赴华考察。

代表团在华受到当时的袁世凯总统、黎元洪副总统及其他高级政要的接见,参观了北京和天津的医学院及医院,随后又奔赴中国各地—— 济南、汉口。长沙、南京、苏州、上海、香港、广州、厦门和台湾。所有这些地方至少有一名代表团成员去过,每个人都写下了详细的笔记。是年10月底,代表团向纽约洛克菲勒基金会董事会提交了一份详细报告,名为《中国的医学》。报告中,对当时中国的总体卫生医疗条件、中国政府和民众对西方医学的态度、外国教会组织和非教会组织在华设立医学院的标准,中国的法医学、中国女性医生的教育等基本状况,作了比较全面的介绍。建议洛克菲勒基金会在华大规模开展医疗方面的援助工作,并提出一个雄心勃勃的行动建议:敦促基金会应成为“中国医学教学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教学应基于“最高的实用标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以英语作为主要教学语言等。报告并建议援华的第一个医学机构应该设在北京,并与当时北京已有的由英国和美国教会团体联合主持的协和医学院建立联系。这份报告中提出的“次级建议”还包括:援助中国各地的其他医学项目,为在欧洲和美国的医学院中求学的中国学生提供奖学金等等。

董事会于1914年11月批准了这份报告,并建立了一个名为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国医学委员会(ChinaMedical Board [CMB] of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的组织,负责开展这项工作。

CMB与伦敦传教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签署了一项历史性协议,以20万美元购买了该会在北京的协和医学院的房产。这所学校被重新命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CMB(中国医学委员会)向这所学校提供每年五万三千美元的全面资助,决心要建立一所不亚于欧洲或美国任何地方的优秀医学院。”

老协和医学院的占地面积和建筑规模显然太小,不能适应CMB计划中的“优秀医学院”的发展要求。因此,洛克菲勒基金会很快便以12万5千美元的价格另外购买了老协和医学院附近的豫亲王的地产。此后,洛克菲勒基金会拨款100万美元,作为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土地、建筑和设备费用。负责这个项目建设的柯立芝在现场看见王府,深为传统中国建筑的壮丽所倾倒。在初次目睹豫王府风貌几天后,他写道:“从那时起……我一想到所有这些有着雕梁画栋,绚丽色彩设计的建筑竟然要被毁掉,便感到难过。” 柯立芝10月返回纽约后,立即向中国医学委员会提交了他的初步报告,其中讨论了拱项和琉璃瓦,并附有一些草图,展示了传统的中国瓦房屋顶。

协和医院的建筑群,采用西方空间布局、中国宫殿形式的外形设计,可以说是二十世纪初期最优秀的结合典范了,虽然它是一个公共建筑群,但是它的意义和影响力已经超越了公建范围,而是给中国建设界对如何将传统形式与现代的功能目的相结合,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向。

建成后的协和医院建筑群,外貌上完全保持了中国传统建筑的风格:中心对称,飞檐斗拱,绿色琉璃瓦的大屋顶,仿汉白玉的回廊……不过,这些飞檐斗拱都是用水泥制成的,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仿制,并没有功能性的作用。应该说是在探索中国传统民族形式如何与现代建筑相结合的一种初步尝试,尚不能说是一种成功,但无可否认,这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尝试,是重要的一步。
 

concord2

CMB的工作进展顺利,1917年9月,协和医学院预科学校开学;1919年,协和医学院开学;1919年9月,第一批女学生跨进了协和医学院预科学校的大门;1921年,协和医学院招收了第一批女学生,并成为中国第一所男女合校的医学院;1920年,协和医学院护士学校开学。协和医学院是当时中国最现代化的医学院,对全国医学院的建设合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美国石油巨头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慷慨解囊提供了建造医院的全部资金。后来,洛克菲勒基金会又为中国的医学院毕业生去国外学习和让中国妇女在美国接受成为护理教师的培训设立了奖学金。

来自洛克菲勒基金会账簿的最终数字表明,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土地、建筑和设备的全部费用达到了在当时令人瞠目结舌的750万美元。洛克菲勒基金会自该校1915年建立以来对它的总投资额高达4460万美元,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有史以来在单一计划上投入的最大数额的捐款。

北京协和医学院的正式开办典礼于1921年9月举行,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代表小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Jr.)亲率代表团赶赴中国,主持了开幕式。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小洛克菲勒在开幕词中展望未来,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这所学校完全交给中国人。他说:“显而易见的是,无论西方医学能为中国提供什么援助,除非它被中国人接管,并成为中国国民生活的组成部分,否则它对中国人民来说用处不大。因此,我们必须企盼有朝一日,这所学校的大多数职务,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由中国人担任,而学校的董事会将有著名的中方人士参加。除学杂费收入外,目前这所学校所需的资助和外国捐款,正如世界其他国家类似级别的医学院校的情况一样,将由来自中国人的捐款和中国政府的补贴所取代。让我们携手朝着这一目标向前迈进,这将使西方所能提供的最佳医学永远扎根于中国的土壤。
 

concord3

一位心情激动的参加者这样描述道:

“初秋的北京分外美丽。胡同里不像平时那样尘土飞扬令人窒息,透过清洁的空气,远处的西山呈现出绿色和紫色,点缀着玲珑小亭的景山在眼前突兀而起。还有皇城那巨大的城门和金色屋顶的紫禁城,绿色大屋顶的豫王府与之相比并不逊色,那是我们的新医学院和医院。”

光临的科学代表团来自世界各地,远至日本、朝鲜、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加拿大和美国,中国的许多省也派来了代表。

协和医学院第一届学生于1924年毕业;

1929年4月,在纽约举行的北京协和医学院董事会年会上,选出了由一些著名中国人士组成新的董事会,其中包括胡适。他是一名出色的哲学家和外交家,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 获得了博士学位。此外还有张伯苓博士、伍朝枢博士、施肇基博士、周诒春博士、翁文灏博士,以及曾任该校第一位中国人院长的刘瑞恒博士等医学界泰斗。

1951年中国现政府接办了北京协和医院。

当我站在酒店的窗口旁,望着对面协和医院绿色的琉璃瓦顶,不由得想起了这个医院的好多故事。其中最著名的要算北京人的头盖骨了。几个“北京人”头盖骨出土之后,就是放在这里研究和保存的。日军侵华的时候全部神秘失落,不知所终。是日本人拿走了?还是美国人带走了呢?是丢失了?还是被毁掉了呢?至今仍音讯全无。这桩往事,更给协和医院添上点神秘的色彩。

现在协和医院周边的旧建筑全部拆毁殆尽,就剩它孤零零地在那儿矗着,像是很突兀的一个标本一样。

来源:新浪博客–王受之的部落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