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鉴 【经典故事】「华夏菁英」大...

【经典故事】「华夏菁英」大舜仁德 名不虚传

分享

【新三才首发】历史记载尧帝建都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传说在平阳西南方向的虞城(今山西平陆县)一带,聚居着一个崇拜驺虞(音周于)的氏族部落。驺虞据说是一种动物,身似白虎而有黑纹,尾巴比身体还长,因为它只吃自然死亡的动物肉,所以被称为仁兽。由于这个部落将驺虞当作图腾,所以被称为虞氏。驺虞是中条山特有的一种动物,据《蒲州府志》记载,在南北朝时代,虞乡(今山西省永济市虞乡镇)曾有驺虞出现。但在上古时代,中条山的驺虞很多,大舜的先祖虞幕就受封在虞城,方圆数百里均属虞氏部落的活动范围。

而虞城西北百里之地就是蒲坂城,蒲坂城附近是翠绿的湿地,到处都长著香蒲和芦苇草,所以该地又叫蒲坂。蒲坂城西北方十五里处有一个村落,住着姚姓家族,故又称为姚墟,别名叫诸冯(今山西省永济市张营乡舜帝村),村里住着一位名叫瞽瞍(音鼓叟)的人,他就是舜的父亲。「瞽」就是盲人的意思。那么,为什么称大舜的父亲为瞽瞍呢?最初因为他为族人观察天气变化时,都瞪着大眼睛看天象,看起来像盲人张著大眼睛,所以大家就叫他瞽瞍。到后来,又因为他有眼不识好人和坏人,如同瞎子,人们就更肯定了这个名字。大舜的先祖虞幕最初受封于虞城,后来,因为家道中衰,社会地位逐渐变得轻微卑贱,就迁居到了部落境内的诸冯(即姚墟)。

据说大舜是黄帝的第九世孙。黄帝生了昌意,昌意再生颛顼(音专序),颛顼再生穷蝉,穷蝉接着生敬康,敬康生句望,句望生桥牛,桥牛生瞽瞍,瞽瞍再生舜。史册记载大舜的先祖虞幕能够「听协风」,就是擅长观察天气变化,帮助人们种好庄稼,因此受封于虞城。有人认为虞幕是在穷蝉与颛顼之间的另一代,也有人认为虞幕与句望是同一人,因「幕」与「望」的读音近似(这是指古汉语的发音,与台湾人说的河洛语或闽南语相近)。

由于舜是中国古早时代的皇帝,关于皇帝的种种记载在历代的传承中自然可能有所笔误与口误,或者加入了一些撰史者的杜撰以及非正史之外的民间故事,在今人看来似乎不合逻辑或者难以相信。读者姑且当作传说来看,也许当中的故事是长辈编出来用以教导孩童要有善心良德,不可作恶的用意。也或许那时候人的思想与状态跟今天人类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说不定古人具有某些我们无法理解的神通能力(特异功能)呢!以下就是一些古史中的传说,就让我们来欣赏欣赏。

瞽瞍的妻子名叫握登,传说握登上山砍柴时,看见天空有一道美丽的大彩虹,色彩鲜艳,光芒亮丽。大彩虹从天上延伸到地面,落在握登面前,辉煌的光芒将握登团团罩住,很长时间才散去。握登回家后便发觉有了身孕。传说这道大彩虹是天神,这也就是说,握登怀了天神的儿子。握登怀孕后,一天夜里,瞽瞍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只凤凰,毛羽鲜艳,雄壮美丽,飞到他身边,嘴里还衔了米粒来喂他,凤凰说自己的名字叫「鸡」,是来给他当子孙的,时隔不久,握登就生了舜。大舜生下来体形就异于常人,两眼都有两个瞳孔,掌心还有花纹,花纹看起来好像一个「褒」字,前额突出,眉骨隆起,头大而圆,面黑而方,面相特殊,可说是一个皇帝相。大舜出生时,正是尧帝在位的第四十年。

瞽瞍夫妇非常喜欢自己的儿子,就给他起名叫「舜」。舜是一种美丽的花卉,又称为「华」。因为大舜生有双瞳孔,所以大舜又被称为仲华、重华。但后来舜的母亲没了,瞽瞍又娶了继室,并且又生了一个儿子叫象。可悲的是舜的继室出于自私与妒忌总是排挤舜,并且经常对瞽瞍编织舜的坏话使瞽瞍也嫌恶舜。

兄弟种麻

后娘为了把舜赶出家门,传说有一年到了春天播种季节时,后娘给舜和象每人一袋麻籽,对他们说:「你们俩人一个去东坪,一个去西坪种麻,谁种的麻长出芽了,谁就可以回家。」 兄弟二人各自带着麻籽和农具结伴上路。走到半路时,肚子有些饿了,二人就坐在路边,各自拿出一些麻籽来吃。后娘为了不让大舜种的麻籽能发芽,先将带给大舜的麻籽偷偷地炒了微熟,所以吃起来香脆可口。象尝了之后,认为大舜的麻籽比自己的好,执意要跟舜交换,大舜心地仁慈总是让着弟弟,就答应了象的要求。没想到,大舜种的麻在土里四天就长出了芽,于是大舜就轻轻松松地回到家里。而象种的麻籽怎么也长不出芽来,只好留在山中。后娘本想用此法将大舜赶出家门,结果适得其反,又气又悔,竟急出病来。大舜哪里想到会有那么复杂的背景,还熬煮汤药给后娘治病。并且随后还跑到山中,找到已经饿晕的象,将他背回家中。

三逃劫难

传说大舜贤名远扬,因此得到了尧帝的召见,尧帝为了培养大舜并观察他的能力与德行,就将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许配给了舜,并赐给他许多礼物。大舜带着两个妻子回到了家乡,他将尧帝赠与家人的礼物一一分送。但贪婪的弟弟象虽收到了厚礼,却还在贪恋二位嫂子的美色,又羡慕尧帝赠送给大舜的雕弓、长矛、盾牌和琴瑟。由于瞽瞍是个有眼不识好人和坏人,难辨是非的人,于是象就与父母商量,企图杀害兄长并霸占两个嫂嫂。

在一个下雨天,瞽瞍吩咐大舜说:「后院的仓房会漏雨,天晴后你上去抹一些泥土把他补好。」大舜告诉娥皇和女英,娥皇和女英一听,觉得事情不妙,因为那个房顶不久前才修好。娥皇和女英心思感应到其中可能暗藏恶意,为预防不测,就为大舜制作了一种鸟工衣,类似于现在的滑行伞。果然,大舜刚从梯子上爬到房顶,象便抽去梯子,点燃仓房,当时的房顶都是用干草铺成的,遇火后马上烈焰升空。大舜急忙撑开鸟衣,从房顶跃下,滑行到院外的田野里。象认为大舜必死无疑,高兴得手舞足蹈。忽见一只大鸟从房簷飞过,仔细一看,原来是舜张开鸟衣向田里飞去,顿时目瞪口呆,非常气愤。发生了这样的家庭悲剧,大舜伤心得落泪不止。大舜伤心的是,自己孝敬父母,爱护弟弟,父母和象却总是加害于己,认为可能是自己对父母的孝没有被父母理解,反招来父母嫉恨。所以,大舜就决定要再加倍努力,更好地孝敬父母爱护弟弟,来让父母改变心意。

不过,几天之后,娥皇和女英又发现,象正在往父母所在后院的井口旁堆积沙土,马上意识到又要出问题了。因为有过上次抽梯放火的事情,所以他们商量之后,认为极有可能是他们想把大舜埋到井里。于是,他们就在与父母的水井只有一墙之隔的自家水井里挖了一条横向的通道,将两口井打通。某天吃过早饭,瞽瞍果然吩咐大舜,要他去把井底的泥土清一清,就是把水井再挖深一些,以便引出更多的水。大舜来到井边,象早已在一旁等候,大舜刚到井底,象就将早已备好了的沙石倾倒下去。大舜急忙爬进通道,从另一口井逃出来回到自己家中。此时的象正在全力填井,顾不上看看大舜是否被埋在井中。直到将井填满,象才去告诉父母,三人自然高兴异常。象说:「计谋是儿子象想出的,琴、雕弓和两个嫂嫂归儿子象,那些牛羊仓房归父母。」说罢,象高兴地来到大舜的家里,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可是,却看到了大舜坐在堂前,象惊愕得张口结舌,半天之后才语无伦次地说:「我正想念着哥哥哩!」

象以为已无退路,所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有一天,他买回两大坛酒,对大舜说:「父亲备了酒菜要请你过来一起享用。」 显然是要将大舜灌醉而加以杀害。娥皇、女英依然从容一起应对。她们找了几味草药,煮成药汤,让大舜先在药汤里浸泡,然后再行赴宴。在饭桌上,瞽瞍和象轮番劝大舜饮酒,大舜毫不推辞,直到将两坛酒喝得一干二净,大舜仍毫无醉意。象摇了摇空坛子说:「酒喝光了,待我去后院再搬些酒来。」于是,象前脚刚走,大舜立即拔腿回家。瞽瞍因盲眼看不见,不知阻拦。待象手持凶器回来时,大舜已回到自己家中了。

某年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漫山遍野一片丰收景象。不远处一只鹿妈妈正在给小鹿喂奶。天空中,鸠鸟与鸟母相伴而飞。大舜站在田野中,望着这一幕动人的情景,心中无限悲哀。疼爱子女是父母的天性,就连禽兽也有舐犊之情!可是,自己极尽孝道,父母为何加害不已? 这究竟是谁的过错?在当时的情况下,大舜虽然不断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但还是对父母兄弟的所作所为难以理解,更对改变他们的行为缺乏信心。就这样,在怨恨自己不能使父母满意的同时,大舜也不禁悲从心来,只好面对苍天,号啕大哭。

身在尘世,这世间诸多善恶因缘难了,看似好人常遭恶人欺。但是换个角度看,舜在成帝之前的遭遇会不会是在了结他前世所造的业,并且成就了尧帝对他的考验。这样的安排有没有可能是先天就被安排好的所谓命运呢? 那到底是谁帮人们安排的,如果没有被安排的因素存在,那为何每个人的命运都不同?人常爱说这是偶然这样的,运气不好命不好嘛!那要如何才能有命好的「偶然」呢?!

(编译:郭慕法)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