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薛平贵与王宝钏在历史中是否...

薛平贵与王宝钏在历史中是否存在?(图)

分享

随着电视连续剧《薛平贵与王宝钏》的热播,在被“薛平贵”的陈浩民和“王宝钏”的宣萱精湛演技打动的同时,再次让我回忆起年少时的几段影视记忆。

记得我小的时候,就特别的喜欢历史题材的影视或戏剧,最早观看的关于薛平贵与王宝钏的戏剧是台湾歌仔戏《乞丐与千金》,由陈亚兰饰演薛平贵,狄莺饰演王宝钏。内容大致如下:

唐朝年间,因宫廷争斗,皇子被薛仁贵的第五代孙解救出宫,并得到一只雌虎喂小皇子虎奶长大成人。后来薛父中箭身亡,薛平贵流落民间沦为乞丐。

在长安城中,遇相国王允三千金宝钏搭彩楼招亲,绣球飞出彩楼,落在薛平贵身上。王允嫌薛为乞丐赶出相府,宝钏钟情平贵,不顾王允反对,与父“三击掌”断绝关系,薛王二人于寒窑结为夫妻。

薛平贵渡江时遇妖龙兴风作浪,与之周旋并降服妖龙。妖龙化身“红鬃烈马”,成了薛的坐骑。薛被皇帝封为后军督抚,可王允从中搞怪,乘西凉国犯境将其贬为先锋出征西凉。薛平贵勇冠三军,被魏虎陷害被抓回西凉。代战对薛早已倾心,得此良缘招薛为驸马。薛挂念宝钏,代战派护卫前往中原,阴差阳错误以为宝钏自尽,薛死心娶代战为妻,后来成为西凉王。

十八年后,苏龙走访西凉认出西凉王乃薛,并将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告知薛,薛不信,苏龙回中原告知宝钏,宝钏写下血书拖苏龙带往西凉于薛,薛见之策马回中原,后得知自己乃皇子,终成大唐天子,与二美团圆。

敢问一下,在历史的海洋中,到底有没有这段历史存在?历史上到底有没有过薛平贵其人?唐皇子李温是否真的流落民间?

我们先来看看薛平贵与王宝钏的爱情故事由来。

我国民间传说的薛平贵故事来源甚古,过去人都以为是由薛仁贵故事转变出来的;实则以薛仁贵为中心的旧剧《汾河湾》,绝不如以薛平贵为中心的旧剧《武家坡》在民间传说里占有势力,恐怕《汾河湾》反倒是根据《武家坡》改编的。薛平贵故事显是人民喜爱的古代传说;王家三位姑娘,金钏、银钏、宝钏的命名,以及剧中若干穿插都带有民间的朴实的风味,虽然薛平贵故事不见于元曲,然而可能在元代以前就存在而只流传在西北一带。京剧《武家坡》本是由秦腔借来的,其事既不出正史而偏偏附会到唐代,且提到西凉,所以故事可能是唐宋间西北边疆的产物。

西安武家坡王宝钏寒窑,作为一个古迹,已在多年前修复并对外开放,其中还塑有薛平贵、王宝钏像及红鬃烈马。这一古迹的产生,实际上只是出于一种传说,它是由旧剧《武家坡》 —薛平贵与王宝钏的故事而来的。但是薛平贵与王宝钏在历史上并无其人其事,那它是怎样形成的呢?说法倒有多种。

薛、王故事的出现,最早约在唐、宋之际,因此,较多的看法认为它是薛仁贵与迎春故事的演变,因为演薛、王故事的《武家坡》,与演薛、柳故事的《汾河湾》情节十分相似。过去持这一观点的较普遍,今天也仍大有人在。

另一种说法是认为薛平贵即是后晋石敬瑭,见于近人崇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其说云:薛平贵、王宝钏故事,计由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探寒窑、平贵别窑、赶三关、武家坡、银空册、算粮大登殿为止。石为后唐李氏婿,又为契丹所立,国号晋,即戏中由西凉归来即皇帝位;其岳父丞相王允,实指长乐老冯道,故薛平贵实乃石敬瑭之化名。但考证,石敬瑭实为后唐明宗李嗣源之婿,而这里既称他是李氏婿,不知为何又拉到冯道身上。所以,其事虽略有相符,看来却有穿凿附会之嫌。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故事系改编来的。今人杨宪益先生在一篇题为《薛平贵故事的来源》的考证文章中说:薛平贵故事最早流传于西北民间,颇为人们所喜闻乐道,后来编成戏曲,是为秦腔,而京剧《武家坡》正是由秦腔借来的。故事可能是唐、宋间西北边疆的产物,而在元代以前只流传于西北一带。因此,故事虽不见于元曲,也不会是薛仁贵故事《汾河湾》的翻版;相反倒有可能《汾河湾》是根据《武家坡》改编的。理由是《格林兄弟童话》中,有篇题为《熊皮》的,与此十分相似。《熊皮》故事大意是:一个军士遇到一个妖人给他一张熊皮,叫他7年不得沐浴修饰,此后就可得到极大财富和终身无忧。这军士后来来到一人家,有三姐妹都非常美丽,但大姐、二姐嫌他丑陋,独有三妹因他救过她的父亲而愿意嫁给他。结婚后,这军士将一枚指环剖分为二,以一半交给妻子作为信物,又出外漫游。他的妻子穿了敝衣,随便两个姐姐如何耻笑,总是安贫守节。7年期满后,这军士衣锦荣归,她们都不认识他;他取出指环认了妻子,大姐、二姐羞愧而死。把这个故事对照《武家坡》中的王氏三姐妹金钏、银钏、宝钏,由三妹宝钏嫁给薛平贵,婚后平贵投戎直到荣归,其中情节都相符。至于“熊皮”怎么会变成薛平贵,杨文认为那是因为在古人的北欧语里,“熊皮”(The bear hide)的译音与“薛平贵”三个字的音完全相符。为此,杨文认为故事必出于一源,它是由欧洲经西域通过回鹘人传过来的,而当时回鹘在西北地区为中西文化交通的媒介。

综观以上诸说,来自欧洲之论似乎合情理,但是,《格林兄弟童话》是18世纪初的作品,而薛平贵故事却在10世纪左右已流传于我国西北地区。因此,是《童话》取材古中国西北地区民间故事,还是武家坡故事来源于西方,这还是一个疑问。看来,要弄清这一故事究竟是怎样产生的,还需进一步的研究探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