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武汉肺炎在非洲:病例破百万...

武汉肺炎在非洲:病例破百万 高峰未来到

分享
受到武汉肺炎经济不景气影响的人们排队接受南非的粮食捐赠。

【新三才首发】专家说,随着各国努力遏制感染,在缺乏筛检的情况下,武汉肺炎在非洲大陆的真正传播仍不得而知。卫生专家警告,大流行的高峰尚未袭击非洲,现在已经确认非洲有超过一百万人感染武汉肺炎。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上周五报导了这一严峻的转捩点,距埃及2月14日报告非洲大陆首例确诊的武汉肺炎病例已经五个多月了,迄今为止,在非洲已有22,000多人死于武汉肺炎,有超过690,000人已经恢复。

上个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对非洲的武汉肺炎「加速发展」表示震惊。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非洲直到最近还没有受到大流行的影响-甚至许多专家认为武汉肺炎感染的实际数量可能要高得多。南非占非洲大陆已通报病例的一半以上,是受灾最严重的非洲国家,也是全球受灾最严重的第五位。埃及以95,000例确诊感染率排名第二,其次是尼日利亚、加纳、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肯尼亚。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技术官员玛丽·斯蒂芬(Mary Stephen)对半岛电视台说:「我们还没有看到非洲的高峰。」她说:「自各国开始放宽封锁措施以来,我们看到的案件数量在增加,其中大多数(超过80%)主要来自10个国家。」

该病毒已蔓延到该大陆12亿人口的所有54个国家,使本已脆弱的医疗保健系统和经济瘫痪。但是专家和援助组织认为,由于缺乏检测和对数据掌握不易,传染病的实际程度被低估了。在拥有5,800万人口的南非,已对大约1,000万人进行了筛检-迄今已进行了超过300万次检测,这是非洲国家的最高水平。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平均每天要进行3,000项测试,这是南非进行检测活动的十分之一,而南非人口总数是其四分之一。 喀麦隆是非洲中部受灾最严重的国家,有17,000例病例,其2,500万人口的检验率不到百分之一。

全球人道主义援助组织「国际救援委员会」(IRC)表示,在其开展业务的所有非洲国家中,其检测率均远低于世卫组织的指导标准,这使「响应者对这种疾病的真正传播情况一无所知」。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疫苗学教授沙比尔·马迪(Shabir Madhi)称非洲100万例武汉肺炎病例的数字「毫无意义」。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它不能量化病毒传播的真实幅度。」Madhi说:「不幸的是,缺乏测试导致那些国家根本不了解武汉肺炎目前正在产生的影响,以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它将产生的影响。」在所有非洲国家中,阳性病例中的死亡人数(称为病死率)不到6%。世卫组织的斯蒂芬解释说,部分原因是非洲大陆上年轻人的比例很高,合并症(患者同时存在多种疾病或病症)的患病率较低。

但是,与病毒有关的污名使对抗大流行变得更加困难。据报导,医护人员受到歧视、患者被驱逐,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有些人由于担心敌对行动而避免接受治疗。Madhi警告说,大多数非洲医疗保健系统的设备不足以应对「 武汉肺炎的外部冲击」,并且有崩溃的危险。许多国家的医疗保健工作者也报告称,缺少个人防护设备(PPE)、工资不足、培训不足以及政府缺乏透明度。

「金融危机」

几乎从卫生紧急情况开始以来,世卫组织就警告武汉肺炎可能给卫生系统较弱的国家(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带来严重风险。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城市拥挤和非正规经济的盛行使遏制疾病传播的努力变得复杂。但是,随着新冠病毒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流传开来,非洲似乎幸免其迅速蔓延,这使许多政府有更多的时间通过关闭边界、禁止大型集会和强加严厉的在家命令来为严重的爆发做准备。此后许多封锁措施已经放松,但那只是在导致那些甚至在冠状病毒到来之前就已经在财政问题上挣扎的国家陷入经济危机之后。在3月实行世界上最严格的封锁措施之一的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封锁期间多达300万人失业,在2020年第一季度30.1%的失业率对于该国来说是灾难性的。

联合国警告说,随着时间的流逝,非洲大陆可能会爆发「全面的金融危机」。 非洲开发银行的人类与社会发展农业副总裁詹妮弗·布兰克(Jennifer Blanke)在最近的文章中写道:「最近几种非洲货币贬值,加上商品价格下跌,进一步加剧了非洲国家确保粮食和营养安全能力的压力。」世卫组织斯蒂芬在对疫情爆发之初的反应性措施和及早采取迅速行动表示赞赏的同时,表示各国必须继续扩大其监控、接触者追踪、测试、隔离和治疗的能力,尤其是在基层。他们还必须直接与社区互动。斯蒂芬说:「我们从以前的疫情中学到的东西,例如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是如果我们尽快限制疫情蔓延,就会抑制疫情的影响。」

(编译:雪丽)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