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三才新语:古希腊关于真理、...

三才新语:古希腊关于真理、美与善的启示

分享
帕德嫩神庙(Parthenon,1871),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希腊文明的黄金时期开始于公元前495年,伯里克利(Pericles)延续使用神圣几何或「永恒形式」设计于帕德嫩神庙的建造。

【新三才首发】将生命带入宇宙,跟随太阳神阿波罗飞过天空,这是他对万物的命令。他将星星放置在他们的路线上,设计了天堂的王国,并将地球放置在适当的位置。众神与他一同创造了许多生命和人类,并向他们传授了神圣的知识、生存方式及其价值。他们在真(Truth)、美(Beauty)与善(Goodness)的这些先验原则(Transcendental Tenet)中奠定了通往永恒的道路,通往自己境界的道路。在古希腊大约公元前500年,希腊人试图将自己的世界刻在阿波罗和希腊诸神的天国律法的大理石穹顶上。

真、善和美的定律在公元前400年的柏拉图时代广为人知。这些原则使人类能够实现自己的最高表现形式,在人类世界中努力追求向善的原则或希腊神话。善(Goodness)对古希腊人的含义仅仅是揭示了现实及其对我们的精神的、仁慈的本质。真(Truth)是对我们的理智揭示现实。柏拉图的前辈巴门尼德(Parmenides)在更早的时期曾说过,人性处于一种幻觉状态,但由于他们对物质世界的有限认识,很容易使人误入歧途。在他的诗篇《On Nature》中,女神指导他遵循天上的原理,女神首先描述了真理、无神论,然后描述了外形或见解、看法(Doxa),这是五官和情感的产物。女神接着说,永恒的万物都是我们宇宙中的真理:「那么,『存在』(is) 在未来会如何? 或它将会如何出现?是否它会应运而生,不是的。如果是将来也不会的。因此,『存在』(is)遂被扑灭并消失而不再被人们听到。」

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波罗(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行星与大地的寓言》(Allegory of the Planets and Continents),1752年。在古希腊社会中,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由许多众神制定。古希腊人试图遵守众神提出的真、善与美的先验原则(transcendental principles)。当希腊人表现出这些原则时,他们的社会蓬勃发展,并带来了促进文明的宇宙原理的智慧和知识。我们仍然在现代中享受着很多这样的知识。

关于人类的妄想,女神告诉巴门尼德:「根据人的观点,事情确实就已经形成了,因此现在已经存在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认为),他们将长大并过世。人们为每件事分配了一个固定的名称。」
真理就是固定不变的。唯一错误的是人类所携带的世界观念和看法。

真之内有美,或希腊文中的kalos 。那时更持久的东西被认为更美丽。美也被描述为具有追求真理与善的品质。美被认为是一种物理力量,而不是我们现代观念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情感,一种观点或一种倾向。这股力量直接影响着我们的灵魂。真正的美是屈服于自己或自我以达到甚至只是稍微更高的思维层面的一种方式,这使我们进入了一种更加神圣的思想或存在状态。错误的美激发了我们对统治的渴望。其不同之处在于奉献与关怀,或欲望与控制欲。

缪斯(Muse)演奏七弦琴,公元前440-430年间。在古希腊,据说音乐是众神的礼物。希腊音乐家注重纯净、完整的音符,经由神圣的声学科学寻求神性的和谐。

要使一个人理解并以真、善和美的普遍品质来表现自己,他们就必须适当地克制自己的欲望。古希腊哲学家教导要摆脱肉体的追求,并将其欲望重新归正为神性。在生活的各个方面,这都是通向理解众神智慧和思想的道路。

古希腊在大约公元前500年至400年间的黄金时期的艺术家和建筑师创作艺术时保持与真、美和善的一致。他们试图利用自己的手艺将自己和人类从「自我」和欲望中解放出来。他们的目标是为他人服务在一瞥之间感知宇宙永恒、仁慈的本质并赞颂他。

寺庙的设计使用了古希腊人所称的神圣几何(Sacred Geometry),以建造足够纯净的地方供奉他们的神。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是几何学的创始人,他认为他的公式揭示了我们物理世界中的神圣完美。毕达哥拉斯认为,通过运用神圣的几何形状,他可以在人类中体现出神圣的完美,并创造出与创作者的设计和意志相呼应的结构。

雅典卫城(Acropolis)和Areios Pagos,利奥·冯·克伦兹(Leo von Klenze),1846年。古希腊建筑掌握数学原理,并在其建筑物和庙宇中使用神圣几何(sacred geometry),以试图与天堂的完美秩序相协调。

寺庙装饰著完美雕刻的大理石雕塑人像。其所呈现的数字比率按其目的应已代表古希腊语中arete的概念。术语arete已应用于由像哲学家柏拉图描述的东西,以完成其最大的作用。arete也曾被用来将某物或某人标记为具有道德或表现出道德品质。在雕塑中,他们的目的是展示美,而不是激发肉欲。大约在公元前500年到400年之间雕塑是心怀谦虚地以古典风格塑造作品。雕塑突显了上帝创造人类的重要性,并表现了智慧和节制。这些雕塑品散发著对情感的克制和心灵平静,并在珍视这种典型的城市和乡村创造美学。

古希腊人重视逻辑和理性。他们教导人克制动物性的情欲。这样,一个人将表现出风度,并按照真(Truth)、善(Goodness)和美( Beauty)等无比美好的原则生活。在将这些原则体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时,据说人们的精神会享受使自己的自我与神性保持一致的祝福,人的精神将是永恒、美丽和美好的。当希腊社会在更大程度上展现这些原则时,它们掀起了黄金时代,带来了宇宙原理的智慧和知识,这些智慧和知识推动了我们现代时代仍然享有的文明。

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帝国的终结》(The Consummation of Empire);毁灭,1833-1836年。当古希腊人放弃神圣原则时,他们的艺术、雕塑和生活表现出颓废、世俗的追求和狂野的热情。随着社会变得不稳定,希腊社会衰落,实力减弱。公民和统治阶级之间的内部纠纷、分歧和腐败导致希腊失去了在世界上的存在。由于内部不稳定,希腊在科林斯战役中失败后于公元前146年轻易地倒下了。

(编译:雪丽)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