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三才新语:发展有序的灵魂─...

三才新语:发展有序的灵魂──自尊对古希腊人的重要性

分享
法国艺术家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在十九世纪生活在诋毁他的画作的法国,仍用自己的方式在绘画中显示对其他人的敬重。当时,穷人,尤其是儿童,由于其缺乏创造财富的手段而被无视。基于法国和西方文化发展起来的观念,许多陷入贫困的人认为自己「不如」富人。布格罗试图消除这种想法,并提倡同理心。上图是吉普赛女孩的画像,她通过演奏提琴获得施舍来生存。

【新三才首发】柏拉图和希腊人对自尊的定义与我们的现代概念有很大不同,在现代的观念中,对自尊低下的关注和改善方式仅能依据外在因素(通常我们无法控制),并且基于我们不断变化的情绪。现代疗法通常是纯粹以症状为导向来治疗。

根据古希腊人的说法,在我们生活里所有可能拥有的愿望中,有一个最经常被忽视也是最重要的愿望就是与自己建立起有尊严的健康关系并培养积极的自尊。自尊的定义是「对自己的价值,能力或自重的信心」。我们与自己发展纽带的复杂性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和我们如何看待世界以及与他人的互动。它影响并构成了我们的精神状态,决定了我们的满足程度。最终,维持这种关系可能是我们生活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而如果我们掌握了这一挑战,将会带来最大的回报。

古希腊人沉迷于将宇宙中的一切定序并解开其神圣本质(真理、善良和美丽)。他们将这种智慧转化为可以理解并在世界上体现的功能,从神圣的几何、音乐、建筑和艺术,到逻辑以及连贯性的思考和批判性思维的发展。人类的自尊已经以相同的方式被规划、绘制和组建,以帮助他们基于对宇宙及其天性的理解,来体现理想的生活。

柏拉图将健康的自尊描述为「有序的灵魂」,并将灵魂的能力分为三类:欲望、意气与理性。

Epithumetikon的意思是「小的或些微的欲望」,专注于物质的满足和快乐。而thumoeides就涉及非物质的东西,如声誉、我们的意见和观念。最后一个是logistikon,它来自于我们常用的标志。大致可以翻译为智慧与真理的渴望。

有了「有序的灵魂」,和平与和谐就会从人体内自然产生。外界几乎影响不了他们。释迦牟尼佛可能已将这种状态称为「涅槃」。那就是我们与自身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它对我们的生活有着多重大的影响。

「因此,当所有的灵魂都遵循哲学「关于知识、现实和存在的基本本质的研究」而非虚假时,就其他事物而言,结果就是,每个部分都可能会关心自己的任务,公正,尤其是享受自己的快乐,最好的快乐,并在最大程度上享受最真实的快乐。」
――柏拉图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存在,希腊人强调正确朝向真、善、美的渴望,这是由神设定的三个基本特征和追求,来促进人类灵魂在理性方面的发展。如果起点就错误了,则最终将导致人的堕落和衰败。柏拉图在《德尔福经典》中说:「无论您的目标是什么,让美德成为实现目标的条件,并知道没有这些,所有的财产和追求都是不光彩的和邪恶的。」

阿尔伯特.图尔奈尔(Albert Tournaire)重建了德尔菲(Delphi)的阿波罗(Apollo)神殿;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古希腊的格言「了解自己」已经显著地刻在德尔福的阿波罗神殿的入口处(古希腊人的世界中心),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随着我们在社会中的成长,观念和信念深植在我们心中,这构成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以及我们对自己的看法。由于我们是依靠着这些信念成长的,因此很难发现它们,但这是许多自尊问题的根源。自尊低下常常来自于虐待、背叛或任何形式的创伤。结果,一种观念或信念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在我们自己心中扎根,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作为我们对生活和我们自己的信念表征的灵魂意气方面可能会以非常不健康的方式改变着。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可能是,如果一个人经常被贬低,长大后,他们可能会内化有害的言语,并形成一个观念,认为他们不如他人重要。然后,他们可能会表现得过于宜人,一生中都在耗费自己的时间来随时取悦周围的每个人,以免受到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人的不安将会发展,灵魂的意气方面,其信念和观念都将需要纠正,以再次产生一种来自内在的自然满足感。

一个人可能会透过了解自己本质上不是那些破坏性的信念或观念来纠正自己,并试图了解它们及其对身体产生的影响(焦虑或冲动)。「了解自己」一词是古希腊非常重视的格言。这个格言明显地刻在德尔福的阿波罗神殿的入口处(古希腊人的世界中心),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一个「失序」的人容易遭受很多苦难,例如强烈的愤怒、嫉妒、胆怯、淫荡或强烈的金钱和权力渴望。这些都是来自内心的缺乏感。这些欲望,或寻求灵魂方面的肉体享乐,或拼命抓住灵魂的其他两个特征以填补那些空白。

柏拉图和希腊人对自尊的定义与我们的现代概念有很大不同,在现代的观念中,对自尊低下的关注和改善方式仅能依据在外在因素(我们通常无法控制),并且基于我们不断变化的情绪。现代疗法通常是纯粹以症状为导向来治疗。

「我们寻求的最深层目的是内在地浅移默化,而不是实质地拥有那些通过它们的美丽来触动我们的物体或地方。」
―― 艾伦.狄波顿 ,《幸福建筑》

这是我们现代世界如此注重物质的部分原因。我们向外寻找自己的满足感,却不知道内在的和谐是一种自然状态。几乎现代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反映了这种向外追求,它产生了向下的沉沦,从而造成更多的不平衡和内心的不安。结果,发展成了许多成瘾、冲动、扭曲的观念和信念。

现代的消费者的文化和营销已经巧妙地创造了歪斜的观念,从而导致人们内在成瘾的增长。他们利用并引导人类对故意毁灭的满足感,增强了我们的成瘾冲动,并有意降低了我们的自我价值感。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冲动的奴隶,因此很容易受到操纵。

「第一个及最好的胜利是战胜自己」
――柏拉图

当我们踏上寻找内心满足的终生道路时,外界可以操纵我们的就会变少。无论我们在哪里找到自己,我们将能够更轻松地承受来自他人的残酷对待并找到内在的平和。如果我们真正了解并照顾好我们与自己存在的这种最复杂的关系,我们将自由、不受束缚、不受世界影响,并发展柏拉图所谓的「有序的灵魂」。

(作者:提姆.格布哈特)

(编译:心宇)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