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从读庚子事件——中国偿付的...

从读庚子事件——中国偿付的赔款最终去向(圖)

分享
20091013-01-r

 

【新三才首发】近代史上,中国政府第二次有计划地大规模向海外派出留学生,是上世纪初的庚款留美学生的派遣。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北京爆发了“庚子之乱”。当时,几十万号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入京围攻各国使馆。不久,八国联军攻占了北京,慈禧太后弃都而逃。

1901年,李鸿章被迫与各国签订耻辱的《辛丑条约》,同意向十四国赔偿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付清。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庚子赔款”。

《辛丑条约》规定,中国向英、法、美、日、意、奥、俄、德、比、荷、西等11个帝国主义国家赔款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白银九亿八千二百多万两。再加上各省的地方赔款,总数在10亿两以上,这笔赔款称之为“庚子赔款“,后来由于形势的发展,经过延付、停付及退还,实际赔款并没有达到这个数目。

赔款背景: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1898年,从山东开始,爆发农民自发组织的以“扶清灭洋”为旗帜的义和团运动。势力不断发展,1900年已扩展到京津地区。清政府予以控制和利用,对义和团的政策由镇压改为招抚。

义和团民的矛头始终指向帝国主义势力,包括所有与外国有关的东西。他们在各地尤其是北京,打杀外国人,围攻各国使馆、教会大学和外国人住所,烧杀抢掠。列强在中国的传教活动、教育活动受到沉重冲击,许多教会学校甚至被捣毁,不得不停办。义和团的举动令国际震惊,各国纷纷提出交涉,多次胁迫清政府予以镇压。清政府应对无策。

1900年5月,义和团在京津一带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清军士兵参加义和团,以端王载漪为首的排外势力在清政府内占据上风。各国公使眼看清政府已无法控制形势,便策划直接出兵干涉。5月28日,英、法、德、奥、意、日、俄、美八国在各国驻华公使会议上正式决定联合出兵镇压义和团,以“保护使馆”的名义,调兵入北京。

 

 

20091013-02
 八国联军在天安門前列隊
 

1900年(农历庚子年)6月初,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7月联军攻下天津,8月占领北京。在北京陷落前,眼看大势已去的清政府,协同联军共同镇压了义和团。

1901年9月7日,清政府与英、法、德、奥、意、日、俄、美及比利时、荷兰、西班牙共11国签定《辛丑条约》。

赔款规定

《辛丑条约》第六款规定,赔偿各国关平银4.5亿两,年息4厘,分39年还清,本息合计982,238,150两,超过以前所有赔款的总和(整个近代中国向帝国主义国家总共支付的战争”赔款”为16亿多两白银)。以关税、常关税和盐税作抵押,通商口岸的常关也归海关管理。这笔赔款所依据的是1900年列强在侵华战争中的损失,所以被称为”庚子赔款”。赔款数字是按当时中国人口约为4亿5千万人来计算的,每人被摊派一两银子,以此作为对中国人民的处罚。

根据各国在战争期间的损失情况按一定比例对赔款予以分配。其中俄国以出兵满洲,需费最多,所得赔款额最大,为1亿3037多万两,计28.97%,德国为20.02%,法国15.75%,英作11.25%,日本7.73%,美国7.32%,意大利5.91%,比利时1.89%,其它国家都不足1%。

赔付过程

还本付息定在上海办理,先由汇丰、德华、道胜、汇理、正金五银行经收。次年美国花旗银行在上海设行,参加组成银行委员会,所收本息摊交各国所定银行。清政府以关税收入仅能抵偿旧借外债,为筹还赔款计,将年额2121万余两摊派各省、关,从而引起田赋、丁漕、粮捐、契税、当税、关税、厘金、统税等各种苛捐杂税的不断增加。

在偿还该赔款时银价跌落,各国坚持按”应还日期之市价易金付给”,到1905年4月,清政府为支付差额,向汇丰银行借款100万英镑,年息5厘,20年还清,本息合计1525000镑。以关税及山西省烟酒税厘金作抵,债票按97%在伦敦发行,市价99%~103%。这项借款成为庚子赔款的追加负担。

当初中国的赔款,是用黄金还是用白银,和约中并未明确规定。而在1904年以前,中国每年对八国的赔款,都是用银;1904年,异议发生。有些国家提出要用黄金赔款。因为金比银贵。美国原来同情中国,独倡用银支付,但后来也变卦了。为了此事,中国驻美公使梁诚就在1904年12月上旬去问美国国务卿海约翰(HayJohn)。据理力争:”用金用银出入虽属不多,唯美国假定答应用银,将来别国尚有转机;如果一律用金,以后就更难翻案了。敝政府所争者即此,并非歧视贵国。现今为赔款而作的筹款,罗掘俱穷,一概还金,势须加增租税,民间难于负担,仇洋之念将日益高涨,大局很可能受到动摇,祸患何堪设想。”海约翰听了这番话。颇为动容,沉默良久,才慢慢地说:”庚子赔案实属过多”原来美国只有参与密笏的高级官员才知道赔款内情。这说明美政府已发现其有关部门在上报庚子之乱的损失之中,有”浮报冒报”的现象。梁诚机敏地放弃了谈判战略,不再和海约翰纠缠赔款用金还是用银。而是乘机收帆,乘其一隙之明,籍归已失之利。为国家减少了大笔赔款。依然要赔偿的那部分包括美国出兵中国的军费赔偿及美在华商人与传教士的损失赔偿。

1908年,美国宣布退还”庚子赔款”的半数;1924年6月又退回余款,主要用来发展中国的教育文化事业。

随后,各国纷纷退还赔款,用于中国教育和文化交流事业,

1917年8月,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付德国赔款。

奥地利和匈牙利分别于1919年和1920年放弃所占有的奥匈帝国时期的赔款。

1924年苏俄政府表示抛弃俄国部份之庚子赔款。

1925年前后,法、日、英、比、义、荷等国都声明退回赔款余额,用作办理对华教育文化事业,或作外国银行营业费用和发行内债基金之用。其中,比利时在1925年订立中比协定退还庚款。1926年初,英国国会通过退还中国庚子赔款议案。荷兰在1926年将庚款全部还给中国,但指定用于水利事业65%,文化事业35%。意大利于1933年订立中意协定,退还庚款。中国最终支付给各国的赔款额共五亿七千六百多万两,约占总数的58%。

退款详情

美国

1905年4月,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与梁诚就退款的问题,曾经有一次重要谈话。柔克义转达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意思:”总统认为,此项赔款摊付之法,中国早已筹定,若果交还,不知是否摊还民间,抑或移作别用。”这话有干预中国内政之嫌,但”弱国无外交”。早已洞悉美国退款要办学的梁诚事后立刻致函外务部,马上声告美国政府,请将此项赔款归回,以为广设学堂遣派游学之用,在美既喜得归款之义声,又乐观育才之盛举。

为什么美国人要用庚款办学?

义和团以后,美国一些人士开始认识到武装镇压并不能消除中国人民反抗。19世纪末期美国的排华浪潮,曾在中国人民当中引起强烈反响。1905年中国爆发全国性的反美爱国运动,上海等许多通商城市各阶层人民纷纷抵制美货,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锐减,它在中国的市场受到沉重打击。这种情况下,不少人认为有必要改善在中国的形象。

如何改善在中国的形象呢?他们认为有必要改变中国人的精神。

在华美国传教士明恩溥(A.H.Smith)1906年曾回国宣传”退款办学”,并得到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接见。他建议用清朝政府的”庚子赔款”在中国兴学和资助中国学生来美国留学。美国伊里诺大学校长詹姆士在1906年给罗斯福的一份备忘录中声称:”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业上的影响取回最大的收获。”“商业追随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随军旗更为可靠。”鉴于当时中国留学生去欧洲和日本的比去美国的多得多(仅1905年和1906年两年,中国留学日本的学生就达8000多人)。詹姆士认为这对欧洲和日本来说,将会带来更多更大的利益,而不利于美国在中国的长远利益。因此他敦促美国政府采取措施通过吸引中国留学生来造就一批为美国从知识和精神上支配中国的新的领袖。

代表清政府最先与美国政府交涉退款的是驻美公使梁诚。他于1907年向美国当局提出核减赔款之事,他说:”贵国如能倡首,义声所播,兴起闻风矣”。当时的国务卿海约翰答应代向总统谋求。海约翰去世后,梁诚争得了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同意。后来,梁诚又在美朝野人士中大肆活动,美国当时有不少报刊发表文章,赞成退款之举。梁诚回国后,退款交涉由伍延芳办理。

在各方推动和中国方面的努力下,罗斯福总统向国会提出赞助中国教育的谘文,1908年5月25日由国会通过。1908年,美国正式宣布退还”庚子赔款”的半数,计1160余万美元,作为资助留美学生之用。此空前之举,在美国舆论界引起巨大反响,赢得一片赞美之声。由于这次退款后还有余额,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将其余的庚子赔款用于成立”中国文教促进基金会”(或称”中国基金会”),数额为1254.5万美金,北洋政府任命了由10名中国人和5名美国人组成的托管董事会。其中的相当部分金额以奖学金的方式提供给清华大学。

为什么美国不省力节事由自己出面直接办学,而绕弯子交由中国人自己来办呢?自1877年至1900年间,美国曾在中国办了许多教会学校。但是,当时清政府各省咨议局规定,官立学堂的毕业生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而教会学校毕业生则没有这个资格。因此美国官员感到”教会学校从未得到官僚阶级的多少支持。而它的毕业生极少可能找到官方任用的机会。难得有一个人会获得重要的位置。”因此,美国为给庚款学生开辟仕途,欲借此在中国社会各界施加美国的影响,因而采取中国官方自办学校的形式。

1908年10月28日,中美两国政府草拟了派遣留美学生规程:自退款的第一年起,清朝政府在最初的4年内,每年至少应派留美学生100人。如果到第4年就派足了400人,则自第5年起,每年至少要派50人赴美,直到退款用完为止。被派遣的学生,必须是”身体强壮,性情纯正,相貌完全,身家清白,恰当年龄”,中文程度须能作文及有文学和历史知识,英文程度能直接入美国大学和专门学校听讲,并规定他们之中,须80%学农业、机械工程、矿业、物理、化学、铁路工程、银行等,其余20%学法律、政治、财经、师范等。同时,中美双方还商定,在北京由清朝政府外务部负责建立一所留美训练学校。为此,清政府于1909年6月专设了游美学务处负责考选学生出国留学,1911年在北京开设清华留美预备学校,1924年改名”清华大学”。清华学校的教育宗旨为”造就中国领袖人才之试验学校。”由于是用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办起来的,也称”赔款学校”(Indemnity College)。

 

 

20091013-03
用庚子赔款基金派往美国学习的中国留学生
 

 

1917年至1921年,美国用庚子赔款还在北京建协和医院(原址本是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的一个皇亲国戚的宅邸,后来成为清王朝的一个帅府)及协和医学院。

美国的对中国教育计划,成效卓然。考取庚子赔款而留美的中国学生,在后来的几十年间成了中国学术界最闪亮的明星(如胡适,他是第二批),他们的言传身教,又深深影响了后来者。到30年代,美国留学生超过日本,成为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国家。而同时,美国人在中国建立了12所教会大学,这其中包括有名的燕京大学。教会医院则出现了协和医院,洛克菲勒基金会则资助了中国学者们的农村调查与考古行动。

美国退款对各国均发生启示作用,各国相继效仿。1920年3月中国教育部设立筹办兴学委员会,财政部、税务处、司法部也做类似的建议。国务会议决定由外交部处理,此后开始了对各国退款的交涉。

 

 

20091013-04

 

1911年國民政府成立 這是當時外交部就有關美國歸還庚子賠款事宜行文財政部的一份公文

 

俄国

俄国的庚子赔款,先后经过缓付、停付,和最后声明放弃的过程。1917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中国开始考虑停付俄国庚款。1920年苏俄政府下令取消内外国债,冻结存款。1924年中俄双方签订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苏俄政府表示抛弃俄国部份之庚子赔款,规定退款的用途,除偿付中国政府业经以俄款为抵押品的各项债务外,余数全用于中国教育事业,由中苏两国派员合组一基金委员会(俄国退还庚子赔款委员会)负责处理。

英国

1920年12月英国通知中国,将退还庚款,作为中英两国共同利益之用,并希望以英式教育教导中国人,促进英国对中国的影响,发展中英贸易,增进英国经济利益。1926年初,英国国会通过退还中国庚子赔款议案(退款用于向英国选派留学生等教育项目),即派斯科塞尔来华制定该款使用细则。胡适为”中英庚款顾问委员会”中方顾问。

法国

法国庚款退还余额总数为39.158万余法郎,折合美金为7.555万余元。此项余额总数,按照协定自1924年l2月1日起,至1947年止。逐年继续垫借中法实业银行,作为该行发行五厘美金公元担保。中法实业银行即以此项美金债权,充作四项费用之用:1.换回远东债权人所持之无利债券;2.办理中法间教育及慈善事业;3.代缴中国政府未缴清之股本余额;4.拨还中国政府所欠中法实业银行贷款。

其他: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法、俄等协约国劝说中国参加协约国对德作战,以打击德国在远东的利益。为此中国曾向各国提出缓付庚子赔款,希望延付10年,日、意、俄等国都表示同意。1917年8月,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当年停付德国赔款。1919年凡尔赛和约第128款明确规定规定德国放弃1917年3月14日以后的赔款。

奥匈帝国瓦解后,奥地利和匈牙利分别于1919年和1920年放弃所占有的奥匈帝国时期的赔款。

比利时在1925年订立中比协定退还庚款。

荷兰在1926年将庚款全部还给中国,但指定用于水利事业65%,文化事业35%。

意大利于1933年订立中意协定,退还庚款。

日本的退款,发生的波折和争执较大,日本始终坚持以挪用庚子赔款的方式,在中国搞”文化事业”,其次是用于留日学生的补助。三是用于日本在中国设立的学术研究机构及中日文化交流。1936年以后则用于侵华战争。

附:美国退还庚子赔款记

胡适

辛丑和约,美国以海陆军费及商人损失不赀,遂索赔款约数二十五兆美金,合中国银三十四兆两有奇。是年四月,各国摊派赔款总数四百五十兆两,美国分得三十二兆九十三万两有奇,合美金二十四兆四十四万元有奇,议定分四十年付清,年息四厘。

事定,美国政府下令,凡美国教会教士商人等,于庚子拳匪之乱,受有损失者,或死者之家属,皆得于此项赔款内,领取赔偿抚恤之费。令下,计来领偿金者,共得二百三十余人,共发给美金一兆九十九元有奇。加入陆军用费七兆十八万零,及海军用费二兆四十八万零,共计美国于庚子一役,所受损失之确数,为美金十一兆六十五万有奇。而于所得赔款二十四兆四十四万之内,减去此数,盖尚余十二兆七十余万金为浮数云。

一九零七年十二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君咨文议院,中有一节论赔款善后事宜,其言曰:当日政府之初意,本欲俟各种损失清偿之后,即以盈余之数交还中国,以为友谊之证,云云。是为美国退还赔款之议之肇端。罗氏又云:此邦(美国)宜竭力助中国之教育发达,使此地大人众之帝国,能振拔以适于今日之竞争世界,即如招致中国学生来此邦留学高等教育,亦达此目的之一法也。据此则赔款遣学生,其议实创自罗氏也。

明年正月,议会通过议案如下:大总统得有全权,斟酌减损一九零一年九月七日与中国所订拳乱赔款二十四兆四十四万七百七十八元九角一分之债券,须使此项赔款之总数,不得过一十一兆六十五万五千四百九十二元六角九分(此即美国损失实数),期所余之数,大总统斟酌行之。

是时十二月二十八日,以国务卿鲁特(Elihu Root)之进言,总统罗期福下令曰:(上略)准此则美国政府除确实费用及一切损失赔偿一十一兆六十五万元零之外,所余十二兆余美金,实为浮数,受之有惭德,应以之退还中国,以全友谊。惟中国自一九零一年七月一日至一九零九年正月一日,共已付若千金,于此一十一兆六十五万元之数,尚不足九兆六十四万元有奇,其自一九零九年正月一日以后,于中国每年分付之赔款内,留其若干份以凑足此九兆余元之数,而分其若干份,以归还中国。其每年退还之数,须照下列之表施行:

 

 附预算分年退还赔款表

 

年份               退还中国之数

一九零九至一九一零        每年四八三,零九四元美金

一九一一至一九一四        每年五四一,一九八元美金

一九一五             七二四,九九三元美金

一九一六至一九三一        每年七九零,一九六元美金

一九三二至一九四零        每年一,三八零,三七八元美金

一九零八年七月十一日,美国驻北京公使照会中国政府,告以退还赔款之议。九月十四日,吾国政府答书曰:”本国政府久感贵国邦交之笃,而无由申达谢悃,今大国如是盛举,何可不谢。蔽国闻贵国大伯里玺天德曾有愿中国学子留学贵邦之言,且蔽国亦仰贵国教育之发达,是以蔽国政府现已决意用此退还之赔款,每年派遣学生若干人至贵国留学,已另咨贵国外务部与贵国使臣会商一切办理之法,敬布腹心,伏惟照察。”

另附一书致美公使,宣告遣送学生办法大概,谓第一年至第四年,岁派学生百人,至第五年以后则每年派五十人。

一九零八年作月三日,美国务卿鲁特邮致美国驻京公使,所议办法大略如下:一、学生全数十之八须习实业工程诸科,其十之二可习政治法律。一、学生程度,(甲)中文能作数百字论说以上;(乙)能通晓本国经史文学;(丙)英文能直入美国大学;(丁)能略晓普通科学。(余略)

是年之冬,清廷派唐绍仪为专使,赴美国答谢退还赔款之盛意。

一九零九年,在北京举行第一次考试,派出学生四十七人,明年又派出七十人,同时取入清华学堂肄业百四十人。一九一一年,由清华学堂考送七十人。现留美之赔款学生共百八十余人,后来者尚不可胜数,十年之后,赔款学生当遍于新大陆矣。

 

(据胡寄尘编《清季野史》,岳麓书社,1985年,183-185页)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